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洛杉矶小镇要建大麻厂 两千多华人抗议

12月18日晚,媒体采访艾尔蒙地市议会外抗议大麻基地的人群。(刘菲/大纪元)
人气: 1525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12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刘菲洛杉矶艾尔蒙地市报导)12月18日晚,位于洛杉矶县圣盖博谷(San Gabriel)华人区的小镇艾尔蒙地市(El Monte)议会就拟建大麻厂召开听证会,吸引两千多华人前去抗议、陈情。然而经过近7个小时的公众发言,市议会仍以4比1的投票通过,给予大麻基地开发商GSC Holding Group, LLC在天普市大街(Temple City Blvd.)4400号建设大麻种植与分销中心工厂的“有条件许可”(Conditional Use Permit)。

此次投票属于对大麻基地的“第一次阅读”,市议会将在1月8日对此进行第二次投票,届时再通过才会正式纳入市府文件,居民如果不满可在30天内提起投诉。

当晚市政厅门口被围得水泄不通,走道和街边也都是举牌抗议的人群。他们高喊“不要大麻”(No Marijuana)、“保障学生安全”(Keep Students Safe)、“罢免市长”等口号,吸引了多家媒体采访。

晚上7点市议会开始公开讨论。进入市政厅的人数被严格控制,警察称出来一人才放进去一人,但有抗议者说他们下午4点就到了被挡在门外很久,而有些支持大麻的人士却被允许从侧门进去。

12月18日晚,艾尔蒙地市议会外抗议的人群。(刘菲/大纪元)
12月18日晚,媒体采访艾尔蒙地市议会外抗议大麻基地的人群。(刘菲/大纪元)
大麻厂开发商Teresa Tsai(中)发言。(刘菲/大纪元)

环境影响和安全隐患是大麻中心受到的最多质疑。包括天普市(Temple)在内的周边城市市府也向艾尔蒙地发信表示担忧。

会议开始的前两个小时是市府职员及开发商发言,对大麻中心安全性做出各种解释和保证。大麻开发商GSC Holding Group的代表Teresa Tsai说,有些人反对大麻是因为提起大麻他们就想到毒品,“而实际上大麻是一种合法的有疗效的药品”。

艾尔蒙地警局局长David Reynoso则针对天普市和柔斯密(Rosemead)市府质疑安全的来信回复说:“艾尔蒙地警局有足够的人力对任何报警做及时回应。”

天普市房地产业者David Chiu则认为,市府找这么多人解释安全性就是因为有危险。

市议会在进行中。左起:市议员马丁内兹(Victoria Martinez)、莫拉若斯(Maria Morales)、市长奎特洛(Andre Quintero)、副市长维拉斯克(Jerry Velasco)、市议员安卡纳(Jessica Ancona)。(刘菲/大纪元)

接近9点,公众发言才开始,每人只有一分钟时间,绝大多数都是反对大麻项目。首先发言的抗议者代表刘凤岚律师向市议会提交了从艾市和天普市征集的两万多人签名,呼吁市议会“为人民投票不要为钱投票”。

一位华裔女士说:“我们知道大麻有医疗效用,但是为什么不可以把大麻工厂开在山区、农场,而要开在居民区?”她还质问市议会怎么能容忍大麻工厂开在家门口,是不是因为他们实际上并不住在市内。

此前有市民爆料说市长家住Redlands,在艾尔蒙地的房子是装样子,但他无法证实这一传言。根据选举规则,不住在市内是没有资格竞选市议员的。

一位华裔老者借助翻译对市议会说,拥有一个安全的居住环境是市民的基本要求。如果市议会连这一基本要求都不能保证,市民将抵抗到底,并采取法律措施。他的发言赢得场内外热烈掌声。

天普市市议员和柔斯密学区代表也赶到现场发言,表示反对艾尔蒙地的大麻项目。

市政厅走廊的抗议者。(刘菲/大纪元)

恐圣盖博谷变成南加“金三角”居民揭露大麻交易内幕

11月27日,艾尔蒙地市规划委员会以3比1投票同意开发商Teresa Tsai在天普市大街4400号申请建造商业大麻中心项目,引起周边居民强烈反对,表示不愿看到圣盖博谷成为南加州的“金三角”。

华人自发的抗议活动不断升级,于周二晚达到高潮。以刘凤岚律师为代表的抗议者还在此前召开记者会,曝光多位市议员接受大麻开发商政治捐款,有利益冲突应该回避投票。

上个月成功获得连任的市长奎特洛(Andre Quintero)和现任市议员维拉斯克(Jerry Velasco)和马丁内兹(Victoria Martinez)在去年11月就曾投票支持在市内种植、生产和批发医用大麻的新条例。

加州公平政治委员会(FPPC)网上下载的460表(个人所获竞选资金说明)则显示,新当选市议员安卡纳(Jessica Ancona)和莫拉若斯(Maria Morales)则分别获得了来自大麻开发商的1,000、5,000美元捐款。以奎特洛为首共有11位候选人组成的Team El Monte竞选团队也收到了来自大麻开发商的5,000美元捐款。

有居民指称,在11月6日的地方选举,与奎特洛有裙带关系的候选人基本挤掉了所有曾经反对大麻的市府官员,包括在去年11月针对大麻条例投了弃权票的两名市议员戈麦斯(Juventino Gomez)和马西亚斯(Norma Macias),以及反对过大麻条例的半华裔市府书记霍伊斯(Jonathan Hawes)。以致抗议大麻中心的房地产经纪人Jimmy Liu在上周四的记者会上说:“这个市政府的绝大部分人已经被收买了。所以他们不会听取民意,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站出来抗争。”

市民Cosme Jimenez说,在面对抗议时,市议会往往会采取拖延战术,拖到以后再讨论。到再次讨论的时候抗议者声势就会减少。市议会再趁机表决通过。

去年10月,当大麻条例在第一次和第二次被提出讨论时也遇到居民的强烈抗议。其中有一位罹患癌症的母亲上台发言,表示虽然自己未来可能需要大麻药物止痛,但是为了孩子她不愿看到大麻入侵社区。她的发言引起巨大共鸣,市议会不得不暂停表决。但是在一个月后第三次讨论时,抗议者减少,支持者增加,大麻条例最终得到通过。

市长:鸦片战争给中国人留下毒品禁忌

不过这次市议会没有拖延之意。

当晚有数百人递交了发言卡,只有一百多人得以发言,绝大多数是反对大麻基地的。由于人数众多,发言持续到午夜以后。大约凌晨1点左右,市议会开始表态。市长奎特洛(Andre Quintero)首先表示提议通过大麻基地,理由是大多数(54.49%)艾尔蒙地选民在加州通过大麻合法化提案时投了赞成票,尽管这对反对大麻的人士来说很难接受。居民也知道他对大麻的一贯立场:“我被中文媒体冠以‘大麻市长’(Marijuna Mayor)、‘大麻王’(Marijuana King)等各种绰号……但是作为市长我的责任是保证社区的财政稳健。”

被堵在市政厅外的抗议者。(刘菲/大纪元)

在洛杉矶市检察官办公室任职的奎特洛说吸毒不再是重罪:“我是洛杉矶市的(副)检察官,因为(加州通过)47号(重罪轻罚)提案,持有海洛因、可卡因和冰毒不再是重罪,而变成轻罪。我们将其作为上瘾而不是犯罪行为看待。”

他说:“当然这与(大麻基地)申请者无关,我分享这一点因为今晚的很多发言仍集中在我们是否应该将此(大麻)引入社区。这个问题已经在2017年回答了。现阶段我们考虑的是申请者是否符合我们设立的标准。我认为是符合的。”

奎特洛把抗议归咎于中国人对大麻的禁忌,说这种禁忌来源于鸦片战争给华人留下的历史阴影。他还将大麻和烟酒相比,称酒精同样损伤青少年大脑,但是大家并不以为然。此言一出引起场外聆听的民众一片倒采。

前学区教委投反对票:离学校太近

唯一投了反对票的是新当选的市议员洁西卡·安卡纳(Jessica Ancona),当选市议员前她是艾尔蒙地学区教委,现在仍是柔斯密一所中学的校长。安卡纳说:“仅仅在一年前,作为艾尔蒙地学区教委会的一员,我和我的同事们一致通过决议反对大麻进入艾尔蒙地。我们最关心的是让学校和孩子们远离大麻。由于电子烟和大麻糖果,吸食大麻现象已经在青少年中在增长。作为父母和校长,这是我最大的担忧。”

安卡纳表示她最担心大麻厂和民宅及学校之间的距离限制,因加州和市府对大麻厂和民宅之间没有规定限制距离,市府对大麻商家与学校的距离限制也不过800英尺,“走路不到5分钟的时间……我认为是不够的”。

抗议律师:将对两位市议员发起罢免程序

抗议组织者刘凤岚律师对市府的投票结果遗憾并指责市议员在一两年前就开始接受大麻商的政治捐献。

“很遗憾,艾尔蒙地的议员都被钱绑架了。”刘凤岚在听证会结束后接受本报采访时说,“一句话,钱最大,钱绑架了,这个市长是只会听钱不会听人民的呼声。我们今天有两千多人在这里呼吁,没有用的。”

刘凤岚表示他们打算启动罢免和起诉程序,理由是:第一、没有把大麻项目通知居民,违反了正当程序(Due Process);第二、违反加州公开会议法(Brown Act);第三、大麻项目将给当地造成公害(Public Nuisance)。

按照洛杉矶县政府的罢免程序,目前艾尔蒙地市议会有两位市议员符合被罢免资格。他们是维拉斯克(Jerry Velasco)和马丁内兹(Victoria Martinez)。对于选民人口在1万到5万之间的城市,罢免官员需要获得20%选民的联署。艾尔蒙地市大约有3万6千选民,需要近8,000个签名。

刘凤岚说:“我们希望艾尔蒙地华裔居民没有登记选民的赶紧要去登记,因为只有艾尔蒙地市登记选民的签字才是有作用的,其它城市的签名是没有作用的。如果艾尔蒙地25%的中国人团结起来大家都去登记选民,再团结一些西裔朋友,还是有很大希望去罢免他们。”

华人牧师:市议会要为其决定面临上帝审判

在长滩市住了23年的华人牧师Anna Mao-Mace深知毒品的危害。她在听证会尾声作为抗议代表之一对市议会说:“我经营旅行社,他们(毒品贩子)闯进来用枪对着我的太阳穴,这是发生在我身上的真事。你们愿意遇到这种威胁吗?市长市议员们?”“警察是保护我们的,但是他们也会感到威胁。这个城市将不得安宁。”

“作为牧师,我们讲In God We Trust(相信上帝)”,她在三分钟发言的最后说,“所有人都有会面临上帝审判的那一天,是下地狱还是上天堂取决于你们市长和市议员的决定。别忘了这是美国,政府是民有、民治、民享的。”#

责任编辑:方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