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打压升级 P2P维权群主李文燕等9人被抓

P2P受害难友李文燕带着孩子在法院门前维权,其三岁女儿模仿古代击鼓鸣冤。(视频截图)
人气: 378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12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李新安采访报导)临近年底,中共对金融难友加大了打压力度。17日,北京一名P2P难友因维权言行被捕,此前她的先生已被关押一年。同一天,还有各地8名难友因转发她的维权消息被抓。

日前,多名金融难友向大纪元记者证实,北京创立投案难友李文燕于12月17日被警方上门抓捕,先是关在北京海淀分局西三旗派出所,后被送拘留所,警方开出行政拘留10天处罚,罪名是聚众滋事,扰乱公共治安。而李文燕的1岁半的孩子被警方送进了救助中心。

李文燕是原北京创利投技术总监房建民的妻子,网名明月心,是多个P2P平台维权群主之一。

大纪元此前报导,创利投平台被立案后,房建民做为仅在创利投工作了三个月的技术主管,被抓且被以主犯公诉,警方却没有抓老板、实控人等人。此后,李文燕一直通过各种渠道维权上访。

12月6日,北京朝阳区温榆河法院开庭审理创立投案。

据知情难友向大纪元披露,李文燕在难友群里介绍庭审情况,“朝阳区经侦和检察院公然放走主犯王洪波,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硬性栽赃网站技术开发员工房建民非法吸资9,000万,强行关押一年。法院还想判决有罪继续关押。庭审中,房建民双眼及面部多处红肿(后法官说其是过敏)。”

庭审后,李文燕还曾带着两个幼儿前往朝阳区法院维权要求见院长,没人理,就将两条冤情横幅悬挂在树上,由两个孩子击鼓效仿古代衙门前击鼓喊冤来明志。

为了给她丈夫申冤、也为了曝光北京朝阳区公检法多起案件办案黑幕,李文燕在难友群愤然呼吁,“集结全国百家平台数万难友、老军人等向最高权力机关全国人大出发,要求每个案件限期抓主犯到案,释放无辜员工,全程透明办案,定期公示进度,全力追赃挽损。”

创利投受害人李文燕在平台上呼吁所有平台家人,匡扶正义、捍卫法律、救我中华难友。(知情者提供)

被抓前,李文燕还在难友群里上传了一段16日晚西三旗派出所警察上门兴师问罪的视频。难友介绍,当时警察态度很凶,称已经掌握李文燕的网名“明月心”,并质问1月8日她有没有在网上发“集结令”,并追问去那集结?甚至威胁她“放心,有会带走你的人”。

图为16日晚间上门骚扰金融维权人士李文燕的两名警察(左中图为同一人),一名警察一边看手机,一边说出了李文燕的网名和她发的“集结令”。(知情人提供)

警察还警告她,不要把视频发到网上。第二天(17日)晚上6点多,她就被抓进去了。

据介绍,当时李文燕正在跟一名难友通电话,说“挂了,警察来了”。此后便处于失联状态。

另据难友消息,17日当天,除李文燕被登门抓捕外,失踪的还有8人。“杭州一平台的难友在小区被抓了4个人,警察查手机……”据说是上面(公安部)有人要求抓捕。

“就是因为转发了她写的东西,谁转发了就逮谁。”难友说。

大纪元记者致电西三旗派出所,接电的警员称“没有权力告知你这个人的情况,是否拘留此人,请向她的直系亲属了解”,也不多说直接挂电话。再打过去,记者告知她的丈夫已被抓,家里只有老人小孩,对方坚称“找直系亲属”,再挂电话。

难友表示,李文燕只有一个3岁的女儿,跟一个1岁零2个月的女儿,这就是她的直系亲属。还有她老公被抓了。她婆婆腿有病需要动手术,因为没钱什么都没做。她的父母在老家,母亲出车祸瘫痪了,她父亲出不了门得长年照顾她父母。

“他先生是搞技术的,在公司干了3个半月辞职了。后来平台老板出事跑路了,同事打电话给他,他给出主意让把第三方支付的钱赶紧给冻结了。法庭上资料80%全是他提供的。所以就说他是主犯。”

她还说,“审计报告出来后,他先生往里投资的钱全都有,平台出去的钱是到平台老板和实控人那儿了。一开庭,平台拿钱的人变成“证人”了,他先生变主犯了。等于倒了一个个儿。”

信访渠道被堵死 维权更难

难友还表示,她被抓的原因据说是“聚众闹事,扰乱公共治安”。“不是说谁维权积极,我们的钱全都没了,我们全都特别积极。不是说谁领导的。”

李文燕致难友–“我的利益我争取到底”。(知情人提供)

据介绍,多个平台都在制作调研报告,向政府反馈事实真相。认为此次金融灾难是国难,成千上万企业随之倒闭,失业率明显上升,逐渐影响到各行各业,国民经济受到重创

如杭州一家国资背景的平台(杭州浙优科技服务有限公司),2018年4月立案,没有定期公示,主犯在逃。媒体已报导有一名天津的女受害人自杀。

平台受害人走遍了从地方到北京几乎所有部门,只有银监会给过一份书面裁决。据反馈,杭州一直暴力维稳,每次维权都有难友被抓。

据难友提供的数据,截至到目前,中国大陆平台爆雷的有5,210多家平台。

“5,000多家平台,能没有诉求吗?”难友说,“你那个信访交了,人家都不收,现在的情况是这样。”

她说,“我手里还有一份材料,因为我们平台是国资系的,我到国资委去了,北京的国资委还是当地的国资委全都不收,你说你让我怎么信访啊!你没有渠道,我们想上访,现在是各个渠道全都给堵死了。”

“你要向上告状维权就说你越级上访违法,就要面临被抓、被判刑的境地。”

还有难友介绍,“有难友因为维权被抓,关押期间还挨打。自己钱被骗了,维权还成为罪犯,实在想不通,出来就自尽了。”

出借人一夜之间血本无归,有的损失的是养老钱、有的是看病钱、有的是孩子读书上学的钱等等,令无数个家庭陷入绝望之中,跳楼、投河、上吊、喝毒药等各种方式自杀频传,甚至有平台多人自杀。

也有难友群有人被逼得走投无路扬言要走极端,报复相关人员。#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8-12-20 10:5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