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颜丹:东京让人搬离与北京大不同

2011年北京朝阳区小红门乡郭家村92号屋主吴丽红被强拆人员用塔吊吊起一吨重钢管砸向头部,差点丧失性命。照片上,他的家当被丢街上。(网路照片)
人气: 1418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12月03日讯近日,大陆某网报导称,“日本政府表示正在考虑建立一种罕见的制度,向目前居住在东京23个中心行政区的人提供财政补贴,让这些人搬离东京,去别处求职或创业”。

按照《今日日本》的介绍,“这笔钱是这些搬离东京人员的安置费,300万日元(约合18.4万人民币)与日本许多入门级白领年薪相差不远”。此外,“这项提议并没有要求人们搬到距离这23个中心行政区以外多远”;只要“搬到规定区域外,就有可能获得领取补贴的资格”。

不难看出,日本政府尽管有解决东京人口问题的意愿,但在行动上却显得十分谨慎和卑微。首先,不敢针对所有的地区,只面向人口最多的23个中心行政区来推行;其次,以不菲的安家费来作为补偿,不敢让搬离者损失分毫;最后,搬到哪儿、要不要搬,决定权仍在民众自己。政府表示,这是“提议”,决不强求。

与日本政府如此“小心翼翼”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国的中共政府在北京赶人时所表现出的“雷厉风行”。就在一周前,北京公布数据称,“2017年北京常住人口仅仅减少了2.2万,而中心城区人口两年累计减少74万”。之所以能实现“20年来首次下降”,与政府的“主动抽疏”是分不开的。

对于这种旨在歌功颂德的正面描述,有陆媒不慎说出了大实话——“如果不是主动控制人口,哪有人口减少的道理?”只看“控制”一词就不难让人想像,中共的“主动”极有可能是在用强制,对人民下狠手。

就在去年11月,“由于政府管理不善,北京大兴区一座公寓发生大火,造成19人丧生”;这“不仅没有引起政府同情”,北京当局还“连夜发布清查命令,启动强制驱逐行动”。有视频显示,“北京的警察及各类公务员正在加紧对餐馆、店铺以及公寓等出租房屋的强拆和对住户的驱赶,数以万计被政府视为低端人口的民众带着行李,离开自己居住的租屋,走向天寒地冻的大街”。

这突如其来的“驱赶”其实并不突然。由于北京打算“在未来的五年里完成最大程度的人口缩减”,因此,政府从去年8月就已开始“对外来人口进行收费,还强拆外来人口聚居点”。据媒体粗略统计,“已有近千幢出租大院被清理,估计超过10万外地人被逼迁离”。对此,有人指出,“这个实际上是权贵阶层早就制定好的计划”。

既然是计划,就不可能只实施一年。今年7月,美国之音就曾报导,“北京驱逐外来人口的清理整顿运动卷土重来”;“目前,大批警察到大兴区……查封廉租房、服装业小作坊,抓捕业主,收缴生产设备”;“顺义区等其它一些地方也出现了此类强制清理行动”。

或许有人会说,管它用什么方式呢,外地人少了,住在北京的人也能舒服点。但问题是,把外地打工者都赶走了,仍在北京居住的人就会感觉更舒服?从“批发市场和劳动密集型产业逐渐外迁”这句官方解释就不难看出,如今抱怨物价看涨、购物不便、缺乏生活气息的北京人口绝不在少数。

就算北京人口缩减到官方既定的“2300万规模以内”,这2300万人就能从此过上有尊严、有权利、有自由的生活?如果独断专行的政府打算继续缩减人口,有多少人又将成为下一拨被驱逐者?不难看出,在一个任由政府当“老大哥”的社会,老百姓只有被限制、被驱逐的份儿。无论住在哪儿,都难有踏实感、安全感和归属感。

实际上,北京的空气污染、水资源污染、稀缺;交通混乱、垃圾围城;人们买不起房、看不起病、挂不上号、上不起学等长期饱受诟病的问题,其实都与人多的关系不大,大部分是由极权体制引发的社会矛盾以及流氓政府带头耍流氓、破坏一切规则、秩序所致。

民主制下的日本,民选政府只有当公仆的份儿。即便东京人口数量常年位居世界榜首,当地政府也不敢采取强制措施、下驱逐令。国民生活在自己的国家,又能被驱逐到哪里呢?政府只要深谙这个道理,就不可能制定出变态的户籍制度,把国民分成三六九等。

日本不仅没有限制人口自由迁徙的户籍制度,且城乡生活水平差距也不大,居民能享受同等的政策待遇。此外,“大都市与高标准卫星城及小城镇全面联体,还促进各种资源向农村和落后地区流动”。由于“终身雇佣制”,日本的“农民工”不会因失业而陷入困境、落入流民阶层。而“到偏远山区教书的教师可以取得双工资,以补偿恶劣的生活环境”。

在这个总体上被评为世界“最富裕”、“最廉洁”、“效率最高”、“治安最佳”、“贫富差距最小”、“食品最安全”、“环境污染最少”、“教育质量最高”之一的国家,大部分日本人似乎并没有非得当东京人,非得扎堆在东京就业、生存的理由。

而东京,即便其人口数位列世界第一,甚至已被视为“人满为患”,但却丝毫不影响它成为“世界上拥有最多财富五百强公司总部的地区”。在这个“GDP超过万亿美元”的国际大都市,“市长和议长级别的市领导只有7人”。最值得称道的是交通,虽然机动车保有量超过800万,比北京多300万,但“上下班高峰基本不堵车,交通井然有序,没人鸣笛和乱变道,也没摇号限购、单双号限行,交通摄像头都很少”。“到过东京的人,大多都被其发达的公共交通网络所震撼,其发达、便捷程度比北京、上海高出一大截”。

东京人口数全球最多,却能如此井然有序、吸引全球精英。这足以让我们相信,在解决人口过多的问题上,日本与北京政府的心态是绝不可能一样的。#

责任编辑:莆山

评论
2018-12-03 2:5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