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老北京人:经历九死一生 就想当个好人

曹志成近照

曹志成近照。(余天白/大纪元)

人气: 2914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12月03日讯】(大纪元记者陈璐加拿大温哥华报导)“这些年我都经历了不知道多少次九死一生,就是想当个好人。”不久前来到温哥华的老北京人曹志成说。

壹品美房是温哥华最大的中文房地产交易平台,提供最新最全的房源信息。
壹品美房是温哥华最大的中文房地产交易平台,提供最新最全的房源信息。

1955年出生于北京东城区鼓楼的曹志成,幼年随家人迁至北京市丰台区新发地陈留村,他读书不多,14岁就开始干农活。这位普普通通的农民从未想过,1999年以后,他经历了中华大地演绎的一场善与恶的正邪较量,他自己也随之面临了一次又一次道德和良知的抉择。

近期来到温哥华的曹志成在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讲述了一段不寻常的亲身经历:

大年初一得到的礼物

我原先在村里被人叫“半憨子”,抽烟、赌博、酗酒,经常喝醉回不了家。一年365天,我干活不超过280天,想玩就玩,想歇工就歇工。对谁都不放眼里,谁要惹着我就不干了。

1996年大年初一,我们一大家族人欢聚一起,嫂子向我介绍了法轮功,说既可以祛病健身,还能做好人,让我跟着学。

说实话,我身上有一种家族遗传的疑难皮肤病,过去老人们叫阴疮,还有扁桃体炎,每年春秋季各犯一次,每次都得输液一星期才能好。而且血压还高,心脏有时也出毛病。一开始炼功时,我压根就没想着怎么祛病健身,就想着做好人。结果,炼功后原来的那些病都不翼而飞,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好的。

回头再说说我妻子。那天嫂子给我介绍法轮功时,她也在场,那会还没说让她也跟着炼。那时她正患痔疮,每天拉很多血。嫂子说下次给她带些药来。没料到一星期后,她没吃药痔疮就好了,不光痔疮好了,困扰她的偏头疼也好了。于是,我们夫妻都修炼法轮功了。

我们受益后,又介绍给周围的亲朋好友。我妹妹、还有村里十几个人都跟着一起炼。就这样,我家成了村里第一个炼功点。我们每天早上炼功1个小时,晚上读《转法轮》2个小时,还经常参加北京各地举办的修炼心得交流会,每周六去崇文区大世界广场炼功。

曹志成近照。
曹志成近照。(余天白/大纪元)

按真、善、忍做好人

修炼后,烟酒很快就戒了,就想按真、善、忍做个好人,在个人利益上也不争了,有一回被车撞了也没讹人就让司机走了,周围看到的人都惊讶我的变化。

1997年,我开始到北京市丰台区新发地农贸市场上班。早出晚归,兢兢业业,负责过好几个部门的工作,不贪不占,总经理对我特别放心。后来几年,因为炼法轮功经常被抓被关,他也从不另眼看待我。

那时,我们每天都生活得很充实,很快乐。但是,万万没想到就因为修炼法轮功,做好人,我和我的家人后来遭受了那么多的迫害,那么多的苦难。

要求一个正常的修炼环境

1999年4月25日法轮功学员集体上访,要求政府提供炼功环境,允许出版大法书籍。那次我们全家都去了。后来我自己又骑车去信访办递了上访材料,派出所知道后,登记了我的信息。

6月中旬,大兴县庞各庄来了二、三十位外地同修,我和妻子、大女儿与村里一个同修,计划与外地同修一起去天安门抗议。12岁的小女儿也要去,我们不让她去。我说:“我们有可能不会活着回来。”听了这话,年幼的女儿哭了。当时,大家都把生死置之度外,一点不怕。没想到,村里同修那天来晚被警察盯上了,结果同修租的房被抄,外地同修被抓到庞各庄派出所。我们几个北京的被拉到大队关了半天。

7月20日,中共开始全面迫害法轮功。我和妻子、大女儿等5个人一起去上访。当时到处戒严,所有的路都堵了,警察在西四就把我们截了,上访的法轮功学员都被拉到很远的荒郊野外赶下车。之后,妻子进了洗脑班。女儿被开除工作,让扫了两个月大街。

不让炼功就是错的

2000年4月20日,我和妻子去天安门展开“法轮大法好”的横幅,抗议中共镇压法轮功。我们在前门拉开横幅,那里游客多,然后我们又到纪念碑前拉开横幅,刚走了二十几步,从身后飞奔过来4个便衣抢横幅,妻子被带上警车。他们硬把我推到警车边,我右手死死抓住车门旁的把手,警察见状,穿着皮鞋连跺了我十几下,我松手被推进车后,他们继续殴打,用膝盖顶我的胃,顶得我喘不过气,说不出来话。

丰台区樊家村片警张海军接到通知,一过来就直接打了我两嘴巴。我们被关押在丰台区看守所37天。之后我被转到大兴区南大楼调遣处。在那里被强迫干活——包筷子,进去第一天我就拒绝干活并绝食抗议。到了晚上,警察就用电棍电我。

第二天晚上警察强行给我灌食,把我绑到暖气片上,身体搭在水泥地上,晚上睡觉也这么绑着,手脚都肿老高。我一共绝食了4天,还坚持要炼功,8天后他们妥协了,单独给我安排了一个号房,安排了两个人包夹(犯人贴身监控)我,允许在里面炼功。有个姓徐的处长来看过我,说:“你够坚强的。”我理直气壮说:“你们不让我炼功就是错的”。

又过了些日子,他们把我和另外4个同修戴着手铐、脚镣、坦克帽,转到团河劳教所。在劳教所我炼功,三大队姓蒋的大队长指使4个犯人打了我一个多小时,打得我当天腿都盘不上了。那4个人打完我,一个当晚躺床上动不了、一个半身不遂送医院了。

取回抄家没收的大法书

2003年正月初六,派出所张海军领十几个便衣警察到我们家抄家,当时只有十几岁小女儿在家,法轮大法书籍都被抄走,藏在褥子下的7900元钱也被拿走了。他们把我关到派出所。妻子去大队讨说法,大队说管不了。她去质问派出所的干警。干警自知理亏把我放了,也不提钱的事,说了句:“你们看需要什么就拿吧!”我们就装了一袋子大法书回家了。

过后不久,张海军家里发生变故,妻子去跟他讲了善恶有报的道理,他明白了,后来善待法轮功修炼人,不久就被调离了迫害系统。

被强制洗脑 单位被迫缴费

2005年4月,我正在上班,突然闯进来2个警察和6个保安,强拉硬拽把我拖上一辆警车,上车后发现我妹妹也在车上。610办公室(迫害法轮功的中共党务组织)在大红门一个旅馆设了洗脑班,对法轮功学员强行洗脑,还让我单位出一个人去专门看着我。那几年我进进出出洗脑班好几次。总经理告诉我,每次进洗脑班,610都让单位缴1万块钱。

因一张卡片被判劳教两年半

我从洗脑班出来回新发地水果市场上班,还是继续向人们讲法轮功真相,部门经理为向上爬,举报了我,捅到当时的北京市公安局局长马振川那去了。片警白羽去水果市场找我,让我写不炼功的保证,我拒绝了。两三天后,我下班到家,已有10来个警察等着,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就让我跟他们去玉泉营派出所。

马振川亲自到派出所问我:“你为什么炼法轮功?”我说:“我要做好人,真善忍好,祛病健身有奇效。”他听了什么话也没说就走了。

第二天,来了一个姓郭的便衣警察,一句话也不解释,什么手续也没办,直接就把我送丰台区看守所。我文化程度低,不会写,没法申诉,就绝食抗议。干警王凡叫号里七、八个人强行把我绑到椅子上,硬给我灌食。当天晚上,王凡给我戴了手铐、脚镣、刑具帽。手铐、脚镣还好忍受,那刑具帽是一种特殊的、残酷的刑具,大概10斤重。戴上令人非常痛苦。脑子一下就懵了,什么都想不起来。

第二天早上王凡来让人给我摘了这刑具,换了个号,让2个人看着我,在里面能炼功,并对外谎称我“表现很好”,说我“不炼了”。

一天,那个姓郭的警察来提审,想办法给我找罪名。他找到之前我曾给别人的一张法轮大法好的卡片,声称这就是证据。

在看守所被关押的第37天,王凡告诉我,分局局长要见我,如果问还炼不炼,就说不炼了,千万别说还炼。结果一个自称局长秘书的年轻人来了,他问我还炼不炼,我说:“这么好的功为什么不炼?”于是,什么手续也没有,就把我送到北京团河劳教所劳教2年半。

为什么不让人相信真、善、忍

在团河劳教所一大队,我曾违心地妥协过。受同修的鼓励,我又写了声明要从新坚定修炼法轮大法,交给大队长后,他们怕影响上级对他们的考核,不敢往上报也不敢惩罚我,从此没了下文。

大队换了新来的大队长搞减期考核,我拒绝考核。一天,16个干警把我带到楼上一间办公室,强迫我去参加考核。不等他们问,我就大声质问:“全世界都相信真、善、忍,你们为什么不让人相信真、善、忍?”大队长对其他干警说了一句:“他疯了,把他弄出去!”就把我带出去了。

劳教所给我们照相、抽血,我一概拒绝。一次给我照相,我不让照,警告那警察:“你再照,你的相机就坏了。”当时,那人的相机真的就坏了,照不出来。

曹志成近照
曹志成近照。(余天白/大纪元)

在家里看书第四次被劳教

2011年5月,有个叫龚英才的警察上我家,看到我正在家里读《转法轮》,就打电话叫来两辆警车,七、八个警察。于是,我又一次被劳教两年半。在我被劳教期限还差一年零七个月时,迫于国内外舆论的的强大压力,中共取消了罪恶累累的劳教制度。2013年6月,我终于走出了劳教所。

被迫流离失所仍然讲真相

2013年后的一天,龚英才带了个保安突然跑到我家,说看看我把房子租给谁了。之后,有法轮功学员到过我们家,警察很快就会上门来抄家。有人提醒我,“可能给你家安监控了。”我不敢在家住,就和妻子一起离开北京,流落到河北省石家庄市。

我买了辆电动车,街道、村里,工地、集市,哪都去,面对面的给民众讲述法轮功的美好和中共政权迫害法轮功的真相。经我们手,两年多差不多有上万人做了三退(声明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

劝阻警察勿对佛法犯罪

2017年,我骑车在黄河大道上讲真相时被2个警察截住。我就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们气坏了,不知往我嘴里塞了什么,不让喊。一个警察骑我身上使劲拧胳膊,都能听到嘎嘎响。另一个警察使劲踹我,跺我的臀部。

他们审问我法轮功真相资料是从哪里来的,我绝口不提,我坚持零口供,不签字。我告诉他们:“我没有什么怕的。这些真相资料都是用来救人的,我不能配合你们,是因为我不想你们对佛法犯罪”。

到玉华区永泰路南位村拘留所时,我的腿都是紫青的,上楼上不了,走路走不了。拘留所见我眼睛瘀血,怕有内伤担责任,拒收。警察出了3200元给我做CT,让吃药,我说不用吃。我每天早晨3点开始炼功,一天炼好几个小时没人管我。过了三、四天,身体就恢复了正常。号里的人亲眼所见,都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他们让我给他们演示法轮功的五套功法。

我不穿号服,不参加犯人点名,向号里的人讲法轮功真相。有个警察专门进号里和我交谈,说:“真善忍没有错,做好人也没有错。”还叫我小心,以后不要再被抓了。

15天后,我被释放了。

后记

回忆了这些年来的风风雨雨,曹志成说:“这些年我都经历了不知道多少次九死一生,就是想当个好人。真善忍教人做好人没有错,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受益者,我愿意让更多的人也来受益”。#

责任编辑:李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