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民企濒危 大陆企业主:扶持政策无法解难

2000年,小纺织品和手工艺品出口业务推动了华东沿海地区的经济增长,但中国私营企业仍然缺乏银行资本和政府支持。图为宁波华东镇私营出口公司,一名工人在车间包装线卷。(LIU JIN/AFP/Getty Images)
人气: 4226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12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易如采访报导)日前,“私营经济离场论”引发了外界对民营企业处境的忧虑,而在民营企业大量倒闭的背景下,中共出台了扶持民营企业的政策,那么,这个所谓的扶持政策对民企到底有无帮助,民企主真正需要的是什么?大纪元采访了一些小企业主,来听听他们的想法。

自中共民营企业座谈会后,近2个多月以来,中共从中央到地方到金融机构相继召开了数十场大小会议,各地相继出台了所谓扶持民营企业的各种政策,这些政策大多集中在对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融资问题方面。

中共央行负责人表示,要采取货币政策、财政政策、监管政策等“几家抬”的办法,进一步加大对小微企业的金融支持力度。

“这个政策在民间的反响是微乎其微的。”福建企业主卢先生对大纪元说,“因为中国经济已经进入严冬期,搞环保消防,再加上贸易战,中小企业已经到存亡的边缘,大部分企业是等着破产,现在要支持企业贷款,已起不到多大作用了。”

“银行出来表态加大金融扶持,这是官方的一种姿态,表面的文章,表示现在要重视民企了。”湖南企业主陈先生说。

“现在给民营企业的好处都停留在宣传上,是口号,政府面子上的东西,实际操作的时候,该资格审查还是要审查的。”重庆小微企业主黄先生说,“没有实惠落到小微企业主身上。”

黄先生表示,而有官方背景的企业可能获得贷款和融资的机会就会更大,“就跟当年说先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一样,对普通的民营企业来说是没有变化的。”

扶持政策不会真正解决问题

黄先生说,扶持政策不会真正解决问题,“贷款方面还是比较收紧的,它也是要看企业有没有盈利的能力和本身的资产,它讲的信誉贷款是非常不靠谱的,你必须要有资产,即使没有做抵押手续,它才贷款给你,你什么都没有是不会贷款给你的。”“还有,包括所谓减税补贴、包括社保这些对于小企业都没有减少。”

陈先生说,现在关键是本金和利息每月都要还,“比如,年贷款120万,本金每月还10万,利息几千,就是说每月要还近10万多,不是1年之后还,那压力很大的,那半年后,你手里只有60万,而一旦你有了厂房、设备等,但没接到订单,一旦6个月不给清,房产证都押在那里,银行就拍卖你的东西,好多人就被搞死了,而且一贷就是3年。”

而卢先生表示,有很多银行的人打电话说要给他贷款,但贷款对解决问题已起不了多大作用,“即使给我贷款,做出来的东西卖给谁,出口这块基本都死了,而国内,房地产也死了,那其它所有行业都受到牵连,也就是说国内需求也进入了严冬期,所以,银行有钱要放出去,小微企业也不敢要,总之,现在大部分都等着关门。”

对于银行,卢先生表示,通常他们只会锦上添花,不会雪中送炭,“在经济好的时候小微企业贷不到款,所以产生很多民间融资,现在民间融资也玩坏了,社会底层的资金基本枯竭,而现在这种经济背景下,当局就印了很多钱放出来,现在对民营企业只是被动性的放款。”

民营企业家没有安全感

卢先生说,民营企业家从来没有安全感,“某个大佬在法国被跳楼死,不要说民间企业,体制内的那些白手套都感觉危在旦夕,民间企业那就是砧板上的鱼肉,其实每个人都有这样的感觉,都生活在恐惧和不安全感中。”

卢先生表示,随时变动的政策,也让企业主担心企业随时会倒闭,“比如,以前银行贷款3年期的不要求你还本金,还利息就可以,现在的银行还款方式改成当年放出去,当年就要收回本钱(金),有些需要资金大的企业,本来还款的钱可以作为公司正常的经营,但碰到经济下行的时候,国家就会出台一些政策,政策不稳定就造成银行撤掉放款,导致民企资金链断裂,这样,2015年的时候企业就死掉一大批。”

黄先生说,让民营企业家感到不安的是法治不健全,运动式治国,“比如藉扫黑打击民企主,环保执法中不交钱‘一律关停’,这些对经济下行,包括贸易战都是很大的影响,包括涨社保补缴社保等对企业的打击也是非常大的,让民企深感不安。”

黄先生表示,现在重庆整个经济都非常萧条,“就我自己而言,经济下滑、消费降级,对我们小企业是有非常具体切身的感受,而物价上涨、工资不涨,经济下行是大众很切身的感受,普遍让人感到不安。”

民营企业家真正的需要

“民营企业家不仅需要资金的支持,更重要的是包括减税等很具体的措施,还有政策稳定。”黄先生说。

“对企业来讲,税费对企业压力最大,政策好也很重要。”陈先生说,“我们是40多人的厂,当地招商优惠,营业执照性质上是个体经营,这个在税收比较便宜,如果把你变成一般纳税人不是私营,这个税就比较重了。”

“从企业家来讲,真正需要的是一个稳定的经营环境或保障。”卢先生说,但在中国这是很难的。

卢先生表示,现实是大中型的企业希望能够巴结权贵,“因为中国的企业不可能100%按税率去缴,因为这样基本没利润,所以每个企业都走在违规的路上,它要整你,就用权力来整你,所以,企业基本上都是希望能够巴结权贵,然后权力跟企业挂钩后,企业有钱赚。而员工超过2千的大企业,不得不按中共要求设立党组织,那其实每个大一点的企业就被共产掉了。”

“一般赚钱养家的小企业基本不会去依靠政府会带给他们什么政策,所以,他们希望政府机构尽可不要来骚扰,政府光顾多了,而权力没有监管。”

卢先生说,他是最底层的企业主,能感受到底层小微企业的真正需要及他们的经营状况,“经济怎么样都看得很清楚,现在是经济情况非常严峻,就看能撑到什么时候。”

而企业倒闭潮带来的失业会增加很大的社会不稳定性,“我的评估就是会有一场社会的变革,就是经济问题会导致社会变革。”卢先生说。

资料显示,截至2017年年底,中国实有个体工商户6579.4万户,私营企业2726.3万户,广义民营企业合计占全部市场主体的94.8%。#

责任编辑:李沐恩

评论
2018-12-20 1:2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