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平安夜 团聚夜 异国他乡的珍贵礼物

作者:周远

12月24日平安夜是阖家团聚的日子。(iStock.com/FamVeld)

人气: 36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12月22日讯】在德国过圣诞节,最热闹的是12月24日平安夜,就好比是中国人传统的大年三十夜,下午两点以后,商店打烊,街道冷清,还漂流在外的人都急着往家赶,赶赴晚间阖家团聚的大餐。

曾经有德国朋友对我说,世上最让人伤心的事,莫过于平安夜无家可回,一个人只身影单地度过。所幸的是,自从来到德国,在自己成家之前,我的平安夜都没有沦落到要独自面对烛火。

二十多年前的秋天来到柏林求学,三个月后的第一个平安夜,便有德国同学安娜邀请我去她家共庆。安娜来自前东德,我们在选修同一门课时认识的,她兼修中文专业。她曾去中国的大学做过一段时间交流学生,说在中国过年时,总有同学老师怕她孤单,叫她去自家吃年夜饭。所以她回国后也就自然而然地想到请我这个异乡留学生去她家过平安夜。

她家住在东柏林典型的大高楼里。她的父母和我爸妈年纪差不多。和我家一样,她家过节也是父亲掌勺,她还有两个妹妹,比我多一个。总之进了她家门,我立刻就有了回到家的亲切感觉,连客厅里那些东德风格的家具摆设,也和我家的很像啊。

像她们家的所有家庭成员那样,我也在圣诞树下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礼物,当然我也事先做了功课,给她们全家准备了礼物。当我半夜里带着满满的肠胃和精神收获回到学生宿舍时,居然还引来宿舍里无处可去的其他外国学生的羡慕。

那一个温暖的平安夜,让我在心里许下了一个小小的愿望,等到有了自己的家,也要邀请那些单身的异乡客来过年过节,取之于人,还之于人。

随后在柏林求学的那几年,平安夜常是在德国友人克里斯蒂娜家度过。她是一个单亲妈妈,有一对可爱的双胞胎儿子。我是在学校食堂里看到她寻找保姆的纸条,于是打电话去应聘,电话里就谈得很投机,因为她去过亚洲,很喜欢亚洲人。去她家面试时,那两个四岁的小男孩马上就爬到我身上来。

自然而然,我成了她家的一员,她需要时我就义务帮她去看孩子,她有好吃好玩的事都记着叫上我。她的母亲简直是把我当小女儿来看待,给自己女儿织毛衣时,总想着同时织一件小号的送给我。有一年夏天,她们还请我和她们三代一起去海边度假。如今,我的两个儿子都比当年她的两个大了,期间大家都搬了无数次家,都不在同一个城市,但一直联系不断,呵护着这份亲情。

大学毕业后去德国南部工作,平安夜又有热心的德国同事邀请去家里共度,也是祖孙三代像中国人家一样热闹,又玩乐器又唱歌,不亦乐乎。

转眼自己也成家了,还没有孩子的时候,或者是去公公婆婆家过平安夜,或者是去德国丈夫的大哥家。如果哪里也不去,我就叫上周围认识的中国学生来我家,一起吃火锅过节,一了当初的心愿。

随着孩子的降生,过平安夜几乎就是围着他们在转,节前一起装饰圣诞树、准备礼品、准备大餐,忙着自家的小日子。这里出生的孩子,没有中国过大年的感觉,圣诞节对他们来说,很大一部分意义是能收到礼物,那种阖家团聚、安抚心灵的需求还没有提到日程上来。

也许他们会慢慢领悟,平安夜,团聚夜,当我们敞开家门迎接客人的时候,当温暖融化孤单的时候,他们会找到用物质换不来的珍贵礼物。

责任编辑:王亦笑

评论
2018-12-22 5:3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