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说我坚强:我希望在我死后,仍能继续活着(2)

四分之三的拥抱

作者:柯菲比

(《不要说我坚强》/ 时报文化出版公司提供)

  人气: 381
【字号】    
   标签: tags: , , ,

力恩!我真的想不到你不只从爱琴海寄了信来,这次你还“来真的”。

 

当时视讯,你的温柔语气藏不住兴奋:“我要去台湾了。”

起初我以为是玩笑话,你却吐露如何以绝食抗议三天的决心,成功说服了父母并订好机票。

我嘴巴上说:“哇!真的?太好了!”事实上紧张的情绪直直飙升——当初语言交换时应允如果你造访台湾,会当你的导游,只是说说的啊……

过去几个月频繁的视讯通话,已经多次聊过不少国际社会议题、甚至谈心,知道你的成熟、为人正直,也恨不得告诉你我有一点喜欢你。可我们的界线划得很开,我生于一个台湾正统的基督召会家庭,虽然你也是希腊正教的基督徒,但我以为是到了天国,我俩才会属于同一国度。

我以为这淡淡的感觉,只会随着暑假结束画下句点。我当然晓得以召会“正统”乖小孩的价值观,似乎不该单独与你见面,但没人会懂,是我最近莫名的疼痛要我赴这个约。

得骨癌后,我最不愿的就是还没谈过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就要死了。至医院复诊追踪也检查不出个所以然;但我想,我想冒一回险。你这次的诚挚邀约,我又怎知,不是上帝差遣飞机,将白马王子送来我这呢?

“天马行空”的我,此刻已站在桃园机场迎宾处等着力恩。这种感觉真神奇,你将会第一次出现在萤幕之外;你将从平面的视讯画面变成高挺挺一米八的大男孩;你会和我面对面、肩并肩讨论人生。

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还怕讲英文会打结。我只算是个短暂的地陪吧?事实上我没有任何经验啊!

早上挑了件靛蓝长裙,搭白色内里短T,我便七上八下地搭车至此。一位位出了那双层大门的男人,我都仔细检查:太矮、太老、太小、太壮、金头发、乌黑发、没头发、肩上举着小孩,还有穿夏威夷装的大叔……

我站得两腿发软,开始驼背又显出疲态,半小时、一小时过去了。双眼发直的我,只想赶快找张长椅坐下来,又怕走远了让你找不到。

站在接机大厅出口边的我,几乎把人生来回想了一遍。

我向神祈祷着,求祂赦免我听不到祂的旨意。我求神赦免我过去的自卑,不懂得为祂赐我的恩典而感到骄傲,反倒担心自己耽误别人,或是浪费了一位男孩的帅气青春。

我向神认罪,为我的信心渺小而感到羞耻。

我闭上眼睛祈祷,盼力恩一切安好,这是最重要的。若是力恩,你没有出现,我会默默步出桃园机场,今后也将带着从你那里学习到的希腊智慧观点,和对爱情的希望继续走下去。谢谢你教我的一切。从你,我窥探了另一个世界。

双眼缓缓睁开,吸了一口气。一阵匆忙的滑轮声:左一个小行李箱,右一个中行李箱——磕磕绊绊的脚步似乎挺不协调,斜背着笔电包和黑色后背包的一个T恤短裤男孩,从那个不怎么侦测到他的双层自动门,尴尬地小跑步闯出,朝我迎面而来。

我一眼便认出你了,然而我也僵住了。一米八的身高,搭配深邃五官的你,也太俊美了吧!

不得不说,我瞬间感觉秒针慢了十倍,你缓缓地朝我奔来……有一阵微风,让我发丝合作地往后飘。你的深瞳在离我五步距离时,吸住了我,你放下了手边两个碍事的行李,轻轻地低下身伸出那结实的双臂,我抬起手触碰到你背的那刻,耳际响起了从未听过的乐音,头上有天使在奏章:我好晕,这太夸张了。

只能说《三个傻瓜》里面蓝丘和佩雅的那段相遇是真的。你和我围成了一个四分之三的拥抱,两个世界合一的时候旋转了好几圈。

力恩!你的拥抱是那种抱紧了,就让时间冻结了的猛烈的温柔。从第一次的拥抱开始,你给我满满的关爱,而我所能回应你的,总是缺了一角,无法形成一个圆。◇

——节录自《不要说我坚强》/ 时报文化出版公司

责任编辑:余心平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满头白发的飞行员回忆起那天,他想的不再是空战的细节,而是那些年、那些空战的影响……
  • 冬夜降临大地。预言说:熊。将。来。袭。被恐惧与恶梦威胁的族人,不再祭祀和荣耀家屋,精灵日渐凋零。
  • 13岁时,菲比得知罹患骨癌;14岁时,她截肢了弹钢琴的右手;18岁时,她和远在爱琴海的力恩邂逅;即将21岁那年,离世前二天,她成为力恩带着氧气罩的新娘。离世后,她捐赠出自己的眼角膜,遗爱人间。
  • 战争会改变人,特别是男人。没多久前,萨伊德还跟我和侄女凯萨琳在院子里玩,还不知道男孩不该喜欢洋娃娃。但最近,萨伊德已对席卷伊拉克和叙利亚的暴力深深着迷。有一天我瞥见他在看手机里伊斯兰国斩首的影片……
  • 老家在偏僻的山脚边,不是五光十彩的都市,而是天造地设一色绿的山野。小女儿刚回来,第一个最攫引她的便是东边的山,尤其是那高出一切的南北太母,只要是空旷无遮蔽的地方,一定东顾看山。
  • 所以,过去中国人对自然的爱好,不下于今日的西方人。但不愿和自然对立,祇想如何使自己与自然融而为一。甚至缩小山林的形象,置于庭园里,培植在盆景中,使自己的日常生活也融于自然之中。他们也登山,但祇是“我来,我看”,却不想“征服”,他们欣赏山,不但用眼睛,还用心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