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梦似真的圣诞奇缘 芭蕾舞剧《胡桃夹子》

文 / 伊遐

芭蕾舞剧《胡桃夹子》已经是圣诞节传统的一环,到处都可以看到演出海报、听到其甜美的旋律,可能亲友中就有人在其中表演……到底这个玩偶和圣诞节有什么渊缘呢? (Christopher Furlong/Getty Images)

  人气: 1898
【字号】    
   标签: tags: , , ,

圣诞节前夕,午夜钟声响起,善良的女孩克拉拉(Clara)发现自己进入了魔术的世界。她亲眼目睹着老鼠与玩具兵之间展开争战,危急中,她必须助玩具兵一臂之力……

经典芭蕾童话

很久以前,在遥远的德国,一个叫纽伦堡(Nuremberg)的地方,克拉拉.史达尔鲍姆(Clara Stahlbaum)家正在准备圣诞夜的宴会。

客厅布置得美仑美奂,衣着华贵的宾客们陆续来到,大人们寒暄着,顽皮的孩子们互相追逐,仆人们走来走去张罗着。

大厅中,圣诞树装点完毕,所有的蜡烛已点亮,孩子们终于被允许进入,“哗!”“噢!”孩子们望着巨大、闪耀的圣诞树,如醉如痴……

《圣诞快乐》(Merry Christmas),油画,127.2×158.5 厘米,丹麦画家维哥.乔纳森(Viggo Johansen)1891年作。(公有领域)

有趣的是,所有人都没有说话,这一切都在舞台上伴着悠扬的音乐,以芭蕾舞步表演出来。

这是一出芭蕾舞剧,讲述发生在圣诞夜的神秘故事。

1816年,德国浪漫派作家霍夫曼(E.T.A. Hoffmann)在柏林出版了儿童故事集,其中有个故事叫“胡桃夹子与老鼠王”(Nussknacker und Mausekönig),里面提到一只七个头的老鼠王和玩具兵进行战斗。

他的故事比较严肃、晦暗。1844年,法国文豪大仲马(Alexandre Dumas)把故事改成童话版《胡桃夹子的故事》(Histoire d’un casse-noisette)。

法国文豪大仲马童话版《胡桃夹子的故事》首页,1844年。(公有领域)

1891年,俄国圣彼得堡皇家马林斯基(Mariinsky)剧院总监伊凡·弗谢沃洛依斯基(Ivan A. Vsevolozhsky)邀请著名编舞家莫里斯·珀蒂帕(Marius Petipa,1818–1910)与作曲家彼得·柴可夫斯基(Pyotr Il’yich Tchaikovsky,1840–1893)共同创作芭蕾舞剧《胡桃夹子》。他们采用了大仲马的版本。

杰出的创作阵容

伊凡本是王子出身,曾出使法国,对巴黎时尚文化颇有研究。他致力在俄罗斯提振正统艺术。

他把一流人才汇聚在一起。伊凡、珀蒂帕、柴可夫斯基这样的黄金组合在1889年推出了舞剧《睡美人》,深获好评。三人再度联手,共同创作《胡桃夹子》,1892年首演。

俄罗斯圣彼得堡,皇家马林剧院华贵的大幕,1914年之前画作。(公有领域)

珀蒂帕来自法国,但后半生待在俄国,他为马林斯基剧院编导了50部芭蕾舞剧,是芭蕾史上最重要的编舞家。他对《胡桃夹子》的艺术呈现有详细的腹案,他给了柴可夫斯基一张清单,哪一段要多长,要表达什么,都罗列得清清楚楚。

法裔俄罗斯著名编舞家莫里斯·珀蒂帕,1890年代拍摄。(公有领域)

柴可夫斯基照单搭配,以他独特的细腻感性为芭蕾音乐注入了丰富的灵魂,把舞剧音乐提升到像交响乐般的层次。

俄罗斯浪漫派作曲家彼得·伊里奇·柴可夫斯基。(公有领域)

这的确是伊凡王子的上乘洞见。他们三个可能也没想到,柴可夫斯基写曲的三部芭蕾舞剧《天鹅湖》(首演并不成功,后也由珀蒂帕改编)、《睡美人》、《胡桃夹子》后来成为古典芭蕾的三大舞码,经久不衰。

1892年圣彼得堡马林斯基剧院首演的小朋友演员,据说柴可夫斯基在剧终之后送了糖果到后台庆祝。(公有领域)

圣诞夜的秘密

《胡桃夹子》共两幕,最前面还有一段轻快的序曲,上扬的旋律带动着节庆的气息。

大幕拉开后第一景就是刚才提的的圣诞树部分,接着有小朋友们列队舞蹈,音乐是雀跃的进行曲。顺着音乐慢慢铺叙,渐渐进入故事核心……

一只眼睛带着眼罩,有点神秘的男士铎瑟尔麦耶(Drosselmeyer)出现了。他是克拉拉的教父,也是个钟表匠和发明家。他当众表演魔术。随后他给了克拉拉一个玩具兵造型、可以磕碎坚果壳的胡桃夹子,克拉拉非常喜欢。弟弟菲力兹趁机去夺,不小心弄坏了,还好教父帮她修复了。

入夜,宾客回家了。孩子们与父母道晚安,客厅渐暗。

一切安静之后,克拉拉惦记着胡桃夹子,悄悄跑到树下,抱着胡桃夹子,在躺椅上睡着了。

《胡桃夹子与老鼠王》插图。德国画家、出版商彼得·卡尔·盖斯勒(Peter Carl Geissler,1802—1872)作。(公有领域)

在似梦似醒之际,克拉拉惊讶地看到玩具变活了,在悬疑的音乐中,圣诞树变得更大,整个客厅也越变越高,不知哪儿冒出来的老鼠也变成真人大小,而且是一支军队,带头的老鼠王有七个头。玩具们也成了另一队伍,领袖正是胡桃夹子。

2016年,美国堪萨斯市芭蕾舞团演出的《胡桃夹子》剧照。(KCBalletMedia/Wikimedia Commons)

双方起了激烈的战斗,玩具兵寡不敌众,胡桃夹子受伤,快要支撑不住了……危急中,克拉拉脱下一只拖鞋,奋力朝老鼠王丢了过去。

鼠王应声倒地,胡桃夹子得以反制鼠王。玩具兵获胜。老鼠军队带走了毙命的国王。

克拉拉还没有回过神来,更大的奇事发生了。愉快的音乐盘旋而起,胡桃夹子变成了王子。他感谢克拉拉的襄助,并邀请克拉拉坐上雪橇,他们穿过白雪皑皑的森林,看到雪花仙子翩翩起舞……

第一幕结尾出现的雪花仙子。1954年,美国纽约市立芭蕾舞团演出《胡桃夹子》剧照。(公有领域)

第二幕 糖果王国

穿过雪林之后,克拉拉和王子抵达糖果王国。森林覆盖着鲜奶油,四处绽放着甜美的糖霜花朵,小河里流淌着杏仁奶。

糖梅仙子前来迎接他们。王子以默剧方式演绎昨晚的经历,糖梅仙子很高兴,奉他们为贵宾,一场盛大的庆典即将开始。

《胡桃夹子》1892年首演时的舞台设计。(公有领域)

这是个异国情调的博览会,不同地区的饮品、甜点,搭配不同的舞:

巧克力——西班牙舞曲,小号、铃鼓与响板烘托着帅气的踢跶舞步,女舞蹈演员翻动着波浪般的层层裙摆,甩出了凡丹哥舞(fandango)的热情。

西班牙民间舞蹈凡丹哥(Le Fandango)。约1810年,法国画家皮埃尔·查塞拉特(Pierre Chasselat,1753-1814)作。(公有领域)

咖啡——阿拉伯舞的弦乐特别神秘,一群穿着柔软宽腿扎脚裤的舞蹈演员轻飘飘地摆动着,这是格鲁吉亚人摇篮曲的旋律,可能老爷爷看到这儿已舒服地打起瞌睡了。

茶——中国舞以清脆讨喜的笛子主奏,音乐不长,但越来越快,编舞诙谐有趣,配上高难度的旋跳,造成高潮,通常都会获得如雷的掌声。

接下来是拐杖糖——俄罗斯乌克兰传统崔帕克(Trepak)舞,舞蹈演员衣裙斑斓艳丽,脚踏翘尖短靴,使出特有的绝活,在空中劈腿大跳、或蹲下身来,一面踢腿一面往前走,气势高昂,振奋人心。

再来是长笛与弦乐伴着杏仁糖牧羊人、牧羊女跳起芦荻之舞,清新可人。

好像以上的各色余兴还不够趣味盎然,明朗的铃鼓与欢快的小提琴奏出了谐趣的曲调,果然,一位大妈穿着超胖的大裙子缓缓出现。她拎开裙子,竟跑出个小人儿,原来裙底有乾坤!两个、三个、四个,多半是八个,听说最多能塞下32个!这一段叫做《姜大妈与小丑角》,特别逗趣。

是梦似真

热闹的笑声之余,竖琴带来了华美的《花之圆舞曲》,露珠与花仙子群构成迷人的图案。

接着,英俊的骑士入场,他与糖梅仙子展开了压轴的大双人舞。音乐变得戏剧化,张力十足,大提琴与双簧管倾诉着丰沛的情感,每到音乐的高峰点,就是骑士举起糖梅仙子的时刻,高潮迭起,荡气回肠。

之后是男子独舞,女子独舞,男子独舞有高难度的跳跃,雄壮、出色。

糖梅仙子独舞的音乐动听悦耳,非常有名。珀蒂帕编舞时对音乐的要求是“要如喷泉一般,水珠四射”。柴可夫斯基采用了刚发明不久的钢片琴,他高度保密,甚至在首演前都没有公布在管弦乐的编制中。

钢片琴开放图,由后面可见钢片、琴槌与共鸣盒。(Schiedmayer Celesta GmbH/Wikimedia Commons)

果然,钢片琴伴着弦乐,奏出了奇幻、如天界传来的甜美音色,如银铃一般,令人一曲难忘。

最后又以骑士与糖梅仙子快活而顺畅的共舞结束大双人舞的部分。

接下来就是最终的大集锦,所有舞蹈演员鱼贯出来谢场,大家齐聚一堂,向克拉拉和胡桃夹子王子告别……

慢慢地克拉拉感觉到了曙光,她在圣诞树下醒来,胡桃夹子玩偶依然在她怀里。这一切都只是一场梦吗?还是她刚刚才从奇妙的糖果王国回来?

这个圣诞夜,克拉拉经历了太多太多了。她将胡桃夹子高高举起,满溢的幸福感一波波涌向心头……

大幕就此落下。

温韾古典的圣诞礼物

伊凡王子曾说“剧院不应该只为贵族服务”,他希望正统的艺术能在“短短几个小时内传达给所有能来观赏的大众”。也许就是这样远大的抱负,使俄罗斯芭蕾成为当今古典芭蕾的模范与经典。

身着传统服饰的马林斯基剧院总监伊凡·弗谢沃洛依斯基,摄于1903—1904年间。(公有领域)

柴可夫斯基的谱曲可圈可点,其中华尔兹管弦乐编曲可以说是美的极致。其实柴可夫斯基是个纤细忧郁的人,但他创意的升华却留给了世人童话梦幻般的音乐。

没有前人的努力,就没有今天的成果。感谢所有古典团队的坚持,持续推出这样一场故事精彩、服装道具华丽、音乐悠扬醉人的盛宴。

希望每个人也都能够在危机中行侠仗义,说不定也会破解魔咒,进入神奇的世界哦!

祝大家圣诞快乐!2016年,美国堪萨斯市芭蕾舞团演出《胡桃夹子》,剧终集体谢幕。(KCBalletMedia/Wikimedia Commons)

落幕终场,叫醒打瞌睡的爷爷,大家欢天喜地地回家,剧场与舞蹈团也都大功告成,可以好好过年了。祝大家都有个圣诞美梦,梦想成真,明年再见!

观赏视频

俄罗斯圣彼得堡马林斯基剧院芭蕾舞剧《胡桃夹子》完整版»   

点评:古典、优美而严谨,技巧高超。

旧金山芭蕾舞团芭蕾舞剧《胡桃夹子》完整版»

点评:自由民主版,活力奔放、创意四射,毫无冷场。只是,克拉拉没有丢拖鞋,有点可惜。

责任编辑:苏明真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多伦多正在上演俄罗斯作曲家柴可夫斯基的代表作《睡美人》。该剧自1890年在俄罗斯圣彼得堡首演以来,在世界各地舞台久演不衰,广受民众喜爱。
  • 《天鹅湖畔的芭蕾伶娜》是俄罗斯首席舞星乌里安娜‧洛帕特金娜(Ulyana Lopatkina)的纪录电影。她突破传统芭蕾舞者身材需娇小玲珑的框架,靠着勤奋的苦练闯出一片天,成为优秀的俄罗斯首席舞者,致力于古典芭蕾与现代芭蕾的融合,并力促俄法两国最高芭蕾殿堂——马林斯基剧院与巴黎歌剧院的合作。
  • (大纪元记者潘美玲纽约报导)古典芭蕾舞艺术家卡罗‧玛玛拉(Carol Mamara)在看过1月16日下午神韵纽约艺术团在林肯中心的第10场演出后,对中国古典舞赞不绝口。神韵演员出神入化的表演,一举手、一投足、一个回眸亮相,无不倾泻着一身诗情画意,折射出一个古老民族的精气神。这样的文化底蕴,和全善全美的艺术表现形式,超越了文化和民族的界限,让西方人荡气回肠、叹为观止。
  • 自由时报记者王凌莉╱圣彼德堡报导  马林斯基剧院芭蕾舞蹈演员的摇篮瓦嘎诺娃舞蹈学校,至今仍然维持着帝俄时期的某些传统,考进舞校第一年的学生,必须随着老师进行一种“为芭蕾献身”的仪式,而跃上马林斯基剧院舞台成为每个学生终生的期盼。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