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平安夜 各地访民北京信访局门口大集访

人气: 4575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12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李熙采访报导)12月24日,是西方的平安夜,全中国各地访民聚集在北京国家信访局前大集访。上海访民颜秀兰表示,“我们就站在门口做不进门的抗议。看着那些通宵排着长队等候进门登记的难友们,心似油煎地痛。请问舒晓琴局长您看到了吗?”

北京国家信访局每天都是人山人海,有的访民前一天晚上七八点就开始排队卡位,夜晚席地而睡,就期待隔天能排到名额进去。“还有些访民是凌晨三四点就去排队,结果进去2秒钟,让你材料往那儿一放就叫你出来,也不会问你问题,也不给你解决问题。”

颜秀兰向大纪元记者表示,“说全国零上访根本就是说谎,我们就在它门口站一站,让她(舒晓琴)看看有这么多人,这么多访民每天在那里排队等着进去递信访材料,问题根本没有解决。”

全国各地访民于平安夜在北京国家信访局大集访。(受访者提供)

房屋被强拆 夫妻四处流浪

71岁的上海访民丁菊英因为房屋遭强拆,已经上访16年了。她说,“一开始只有我自己上访,我老公借住在亲戚家一间平房,政府人员也不让他住,现在我们夫妻俩一边流浪,一边上访。现在上访越来越黑,我们跑了地方和中央各部门都没人管,叫我们老百姓如何是好?”

11月初进博会期间,丁菊英夫妻俩在外面流浪,走在路上就被以“寻衅滋事罪”抓进看守所关了一个月,出来后又流浪着到北京上访。

首次进京被截 访民相助脱困

昨天(24日),江苏省徐州的王群,因为母亲上访被当地公安严重打伤变成精神病,于是他来到北京上访举报当地派出所所长张永康。这是他第一次进京上访,不幸被江苏省的十几个截访人员发现,要将他抓走塞进苏CD196警车,被一旁的访民阿姨们给挡下,他趁机坐上一台出租车躲过追捕。

王群告诉记者,“他们不是执法人员,什么证件也没有,大白天在路边就这样绑架人,我当时报了警,警察来后说是当地政府人员来带我回去,他们也管不了。我说绑架我的这些人我都不认识,他们也都不问,就这么黑暗。”

王群说,“他们绑架我后要把我塞进他们的车里,是那些好心的阿姨把我拉下来,帮我叫了一台出租车,一路上绕了好多圈才把他们甩掉。现在已经平安回到徐州了。”

警方“查案” 为的是对方解恨消气

2016年1月13日,王群家和邻居李荣焕家因琐事发生争吵,过程中王群父亲被对方咬伤,母亲头被抓钩打伤,王群一气之下打了李荣焕两巴掌。

事情发生后,李荣焕控告王群家三人。工业园派出所所长张永康传唤王群调查。一开始,张永康说有人告王群吸毒,要验尿,接着又说王群用刀把李荣焕面部砍伤,并称东院一个姓赵的老太婆亲眼看到他行凶。王群做完笔录后回家。

在上海上班的王群,一天坐地铁时,上海员警说他被通缉了。“我被张永康从上海带回,在徐州高铁站让我戴着手铐脚铐站在出站口配合路人拍照。张永康告诉我:‘你用刀把李荣焕面部砍伤,已鉴定为轻伤二级,给对方五万块钱就了事了。’”

王群说,“我家没有刀,也没有把李荣焕砍伤,我家人走时也没有看到她脸上有伤。张永康就对我又打又骂,把我拘留七天,又对我进行测谎,测谎不成要强行让我认罪,并强行让我指认现场,让我戴着脚铐手铐从村里走进,事后给我办了取保候审。当时,张永康说:‘把你整成这样,李荣焕也出了气,事情就这样算了,你们互相就不要追究了。’”

王群的辩护律师查看对方的伤残鉴定书后,发现没有刀伤造成的疤痕,伤口为斑痕,不符合刀伤特征,不符合鉴定标准,与对方所说的刀伤完全不符。

过程中,张永康对王家人诬告陷害,捏造事实,实行殴打,严刑逼供,诱供,侮辱,制作假证。造成王群母亲孙秀兰精神失常,经常头痛,时常失忆。张永康并且多次到孙秀兰和其女儿王梅的工作单位要求强行扣工资。事件发生至今,法院一直拖着不判,造成王家无法正常生活。

中共治下的特色社会主义

有网民说:“在中共独裁统治下,民事案件有天文数字的冤假错案。中共垄断法律,又有多少的刑事案件被冤判?被冤死在监狱里?这也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把本国的老百姓私有的所有合法财产都抢劫了,然后,把老百姓慢慢地折磨、迫害致死……”

也有网民说:“为何中国冤民世界第一,贪官世界第一,每一个冤案背后绝对不是一两个贪官法贼,而是一个强大的流氓集团在做怪。贪官把法律践踏为血腥掠夺的工具,这就是冤案难以纠正的原因。公权力受不到控制,私权利得不到保障,现在不是把权力关进笼子里,而是有权力的人到处提着笼子关别人。”#

责任编辑:孙芸

评论
2018-12-26 3:5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