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体制内人士:中共“改革已死”

大陆的知识分子及中共体制内人士都普遍认为,中共的“改革已死”,并对中国的前景感到焦虑与悲观。(Getty Images)

人气: 13085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12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许梦儿综合报导)在今年中共“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中共并没有如预期提出新的改革举措。这期间,大陆的知识分子及中共体制内人士都普遍认为,中共的“改革已死”,并对中国的前景感到焦虑与悲观。

12月18日在北京举行的中共“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北京当局说,“不该改的、不能改的坚决不改。”中共没有推出任何有新的举措。舆论普遍认为,中共政治体制改革绝无可能。

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在最近的一篇文章中直言,逮至中共“四十年庆祝大会”落幕,号曰“庆祝”,实为葬礼,正式宣告“改革开放”彻底结束,大家这才明白,路已堵死,不再期待当轴会有任何把历史往前推进一步的实质性举措了。

许章润提到,沉湎于万年党国专政幻梦,乃至于造成了中国渐为奠立于“大数据极权主义”基础之上的“红色帝国”这一国际印象,招致四面为敌,只能是绝路一条。

已故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的秘书鲍彤直言,此次大会等于宣布中共改革已死。BBC中文网12月26日报导,鲍彤表示,事实上,以民众为主体的中国改革,早就被中共在1989年用坦克和冲锋枪处死了。

鲍彤表示,以维护“党的领导”的权力和利益为主题的“改革”,也许“永远在路上”。但是,以民众为主体的中国的改革早已死掉。

最近,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教授萧瀚发表题为《中国2018:何处是归程?》的文章,更是痛批中共的不作为。

文章说,“内政方面,‘党进民退’的经济政策,背后是中共在政治上进一步掌控经济的图谋;而对民企颠三倒四的政策性碾压,则是经济掌控与经济下行矛盾下的仓皇失措。国税地税的合并,背后是中共财政的抽血泵在加大功率……。

“去年以来,以北京这个首恶之区为典范,对城市外来打工移民的打砸暴力驱逐,将部分国民置于奴隶不如的境地;各地政府朝令夕改,强行拆除商家店铺的牌匾,已是几如癫狂的政治精神病;对香港的持续大陆化,势头有增无减;对西藏、新疆的高压暴政,更是到了让人几乎无法喘息的地步……与此同时,消灭所有反抗暴政的声音与行动,则变本加厉……。

“外交方面,即使因颠三倒四的经济政策、官僚机构的继续膨胀和财政支出上的挥霍无度带来财政紧张,多年来在国际上肆意撒币送钱,广交各种国际流氓……国际上,因长期不遵守WTO而与西方交恶,无力应对美国挑起的贸易战,国际关系继续沿着‘一带一路”恶化,缓解乏力。”

文章表示,从20世纪20年代中共发迹到现在,已将近百年。在这百年里,中共从它出现的那一刻开始,就从未改变过它的基本形象——一个依靠残忍、坚韧和无耻的不择手段最终窃取国家政权的窃国集团。”

文章说,美国对中共的警觉并且迅速采取遏制战略予以反击,完全打乱了中共之前的如意算盘。中共在内政和外交上的双重乱政,对国内经济和国际形象的打击都十分严重……再加上因其权力不受限制导致的盲目行政……横征暴敛进一步加剧,企业倒闭潮迅速到来,内外夹攻之下,中国经济开始进入下行通道。

文章认为,中共给这个国家带来的灾难是N次方的灾难,它对中国残存良好民情的摧残也几乎是根本性和毁灭性的。

中国会走向何方?萧瀚认为,今天这个问题再次成为许多中国人的焦虑之源。

目前旅居美国的《河殇》总撰稿苏晓康在脸书上表示,“我们的一切想像和话语都在死亡。‘改革’,一个最霸权的话语,却是一个死亡话语。”他认为,“改革”已成为化石语言,而且早已终结。

时政评论员周晓辉认为,从中共的最新言论看,中共改革已死,中共将继续沿着“保党”的老路、邪路走下去已是不争的事实,而这也意味着,中共走入了死局,2019年将不仅迎接难以想像的惊涛骇浪,还可能迎来将其埋葬的海啸。

责任编辑:林琮文

评论
2018-12-29 3:3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