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音希声(上)

作者:罗惠真

罗惠真:身心进入“定”境时,声音和音乐产生出不可思议的效果。(Shutterstock)

  人气: 41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孔子言:“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身心进入“定”境时,声音和音乐产生出不可思议的效果。由“静”能产生的巨大能量。美好的歌唱,不一定得大声唱出来震撼听众。美好的歌唱,是美好内在的展现。不是向外的,而是不断的往内去寻求。学唱的过程,其实类似身心灵的统整,修身养性的过程。

二十多年前,我在纽约曼哈顿音乐院(Manhattan School of Music)受教于Prof. Cynthia Hoffmann。刚开始上课时Hoffmann老师传达最重要的概念,是声音不往前也不往后,而是保持在耳朵的中间,眼睛的后面(Between your ears and behind your eyes.)。多年来,直至现在,我欣喜的在此探求,处处惊喜⋯⋯

后来Hoffmann老师看我整个人唱歌时绷得这么紧(我努力的在唱歌),要我每星期去上一对一的亚历山大技巧(Alexander Technique)。刚开始时真是难啊!

女歌唱家罗惠真,致力于各国艺术歌曲台湾民谣及台语艺术歌曲演唱。(罗惠真提供)

亚技的老师要我不要学,只要感受。这对从小努力的我,是颠覆性的思考方式,究竟我们从小接受联考的洗礼,孜孜不倦,一路过关斩将习惯了。半年后我才稍微有点感觉,知道一点,那每周花40元美金一小时的个别课,到底在做什么?从此我了解到,自己从内在到外在到底有多紧绷了。

有好长的日子,我老觉得唱歌时这里不对,那里不对。听从Hoffmann老师的指示,在回台湾时,到公园去和一位陈老师学太极拳。每天练唱前,好好的打一趟拳,安定身心,才开始练唱。慢慢的,我越来越有觉知,亚历山大技巧与太极拳,似乎讲的是同一件事。“觉察”与“放掉”,在每天练唱中不断练习。我才比较能掌握Hoffmann老师要我做的事。

回台湾后,为了贯彻Hoffmann老师要我做到的“放松又有能量的歌唱方式”,又先后跟随张良维老师练太极导引、气机导引与瑜珈几年。而后有十年的时间,放弃一切,我成了全职母亲,在此我深刻的体会“人的成长”是怎么回事?孩子的成长、学说话、给孩子的感觉统合训练,有唱歌的道理。

每天带孩子行走在大自然里,大自然也充满着唱歌的道理。孩子大了,和孩子一起上天文课,宇宙的运转也有唱歌的道理⋯⋯。孩子五岁时,我和孩子跳舞,左脚阿基里斯腱(脚后跟)整个绷断,开刀、缝合、上石膏、左脚不落地,拄拐杖、坐轮椅三个月,之后漫长的复健⋯⋯。过几年后,髌骨外翻不良于行,长期物理治疗、研究人体、自我治疗,到现在健步如飞。

最近两年又开始练北宗气功。并常在武术及儒、释、道经典中寻觅更能自我突破的只字片语。在多处探求与在身体中实践后,我发现一件事,我所喜爱与相信的事其实很简单。就如孔子所言:“吾道一以贯之,中道而已矣。”简单到在于“平衡”二字⋯⋯至大、至简、也最难⋯⋯。而目前我还想再参透更难的一个字“松”⋯⋯。

“声音不往前,亦不往后,维持中线。在耳朵的中间,眼睛的后面。”二十多年的寻觅与锻炼后,我准备把自己多年的笔记与心得,写成书与大家分享。在这条线上唱歌,喉部肌肉得以放松,能量不会浪费,并得以流动,声音得以因放松而顺利共振。不用大声唱,自然能传⋯⋯。

最重要的是,它在情感的中枢,得以传达最深最内在的情感。这并不是我一个人的发现,许多伟大的歌唱家是如此唱的。它有个特点:非常个人,无法模仿⋯⋯。如:Gundula Janowitz、Thomas Hampson、Victoria de los Angeles、Lucia Popp、Maria Callas⋯⋯。而我只是想在西方声乐训练中,找出东方原有的精髓,并将之解码。在这个过程中,真是“每有会意,便欣然忘食”。#

罗惠真简介:
女高音/罗惠真,国立台湾师范大学音乐系学士。曼哈顿音乐院 (Manhattan School of Music) 声乐演唱硕士。跟随Prof. Cynthia Hoffmann学习声乐。回台湾后致力于各国艺术歌曲、台湾民谣及台语艺术歌曲演唱。近年来更专注于河洛汉诗吟唱,希望能发扬保存千年的古调。现任教于市立台北大学音乐系、光仁中学音乐班。

本文刊载于旧金山12月8日教育版
责任编辑:张德辉、李欧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2018士林官邸菊花展即将于11月30日登场,展期至12月16日止,展览名为“菊世遨游”,以各种大小型菊花布置场景,打造菊科草花与世界七大洲结合之主题。展览期间将由亿光文化基金会承办一场音乐会,12月8日下午声乐家简文秀将登台献唱,高歌一曲“菊花真美”。
  • 在本月初结束的新唐人电视台举办的“第七届全世界华人美声唱法声乐大赛”上,除了按照章程中写明的金、银、铜以及优秀奖等奖项外,评委还特别给一个选手颁发了唯一的额外奖项“特别奖”。对此,声乐大赛主评委关贵敏先生表示,这是因为新唐人声乐比赛的标准与众不同,“我们评选的是华人用美声唱汉语歌的古老、传统的唱法”。
  • 11月10日,新唐人电视台举办的第七届“全世界华人美声唱法声乐大赛”圆满落幕,第一个出场的选手朱颖恩(Mindy Chu)荣获优秀奖,她演绎了西洋咏叹调《我的母亲》(《O mia madre》)和中文经典曲目《在那遥远的地方》。
  • 11月10日,第七届“全世界华人美声唱法声乐大赛”汇聚世界各地华人歌唱家,一展才华,同时为观众带来一场音乐盛宴。
  • 凭着一曲意大利文咏叹调《漫步街上》(Quando men vo)、一曲中国古典《红楼梦》中的《红豆词》,盟盟,一个人如其名般纯净、美丽的年轻声乐艺术家凭着出色的传统美声演唱,一举拿下2018年第七届全世界华人美声唱法声乐大赛决赛金奖。
  • 11月10日,新唐人电视台20018年“第七届全世界华人美声唱法声乐大赛”的决赛在纽约市曼哈顿巴鲁克表演艺术中心的英格曼音乐厅举行。经过一下午的激烈角逐,来自纽约州的古韵和来自麻萨诸塞州的盟盟分别获得男声组与女声组金奖。
  • 华人歌唱家,用美声演绎中国传统的艺术歌曲,夏瑰琦认为这种形式意义重大。“中国的传统文化是最丰富的,”她说,“如果能通过音乐弘扬传统文化,那么对世界音乐回归传统,也是非常大的推动。”
  • “我觉得终于可以拿到这个奖了,觉得很开心!”来自台湾的王珮颖,于11月10日成为第七届“全世界华人美声唱法声乐大赛”的银奖得主,她手捧奖杯激动地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