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河南单亲癌妈照顾血癌儿 医院外摆理发摊

河南单亲妈妈和27岁的儿子都患有癌症,他们不知道自己是否还有未来。(大纪元资料室)

人气: 68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1月01日讯】 “虽然治疗中每一天都很煎熬,但我从未想过放弃,因为,我不想死啊。”27岁的汤洋洋说。他5岁时,父母便离婚了。两年前,妈妈被告知患子宫颈癌。谁曾料想2018年初,他被诊断患白血病

1991年出生的汤洋洋出生在河南省孟州市河阳办事处缑村,正值青春年华的他已经卧床治疗近一年了,体重直线下降到不足100斤。5岁时,父母离婚,法院把他判给父亲抚养,但父亲几乎不怎么管他。妈妈最后不忍心,就把他接走,自己抚养。妈妈为了他,20多年未再嫁。

两年前,妈妈被告知患子宫颈癌。洋洋从乌鲁木齐辞掉工作回来后,好不容易凑齐了手术费,带着妈妈在洛阳河南科技大学附属医院做了子宫及淋巴切除手术。

原以为妈妈做过手术后,俩人可以平平淡淡过个生活。2018年1月份汤洋洋身体不舒服,后来持续发烧和咳嗽让他苦不堪言,在妈妈的劝说下去了医院,在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被确诊为急性髓系白血病m2。

“确诊后感觉天塌了,不能接受。化疗期间痛苦不堪,每顿饭吃完就吐,每次看到妈妈买来的饭都觉得要上战场一样,妈妈哭着说,为了妈,你一定要吃,哪怕吃一口吐半口也好。好不容易熬过了化疗,又到了化疗后的低点期,全血像降低,白细胞只有零点几,身体基本没有了免疫力,一个普通的感冒发烧对我都是致命的。而紧接着,是头发眉毛的全部掉光。”汤洋洋无奈地说,“看着挺滑稽的。”

洋洋每次化疗之后,身体抵抗力十分薄弱,不能离床,汤妈妈就24小时在医院陪护,晚上就在病床旁边铺个爬爬垫,这半块地板宽的地方,就是她睡觉的地方。“能够24小时守护着他,我就觉得安心。”汤妈妈说,“只有站在治疗室外面等待过,才知道,那个时候心底有多无奈多心急。”

“你说有没有想过放弃,还真没有,一辈子就这一个儿,但凡能坚持,就得提着一口气咬咬牙坚持住,儿就是妈的命啊。”说着,汤妈妈眼角不禁泛起泪光。

为了不让化疗之后头发掉一枕头,汤妈妈从家里拿来理发工具给儿子剪头发。后来,住院久了,看同病房的人得从外面请人来给理发,汤妈妈就拿起工具给大家免费理发。“家里都是有重病的人,花费这么大,不忍心跟他们收钱,就当是给孩子积点善。”汤妈妈说。

有时候,汤妈妈会趁着儿子精神状态好一点,去医院门口支个小摊,给来往行人简单理个发,挣五块钱。“毕竟家里没有一点收入,全在花钱,能挣点是点,五块钱都够吃碗粥了。”

趁着妈妈出去打水,洋洋说:“我不想死,我妈这辈子太不容易,还没让她过上安稳日子。”夜里洋洋也偷偷哭,不敢让妈妈看见,他害怕妈妈白发人守不住他这个黑发人。

目前妈妈在医院照顾他,也失去了工作,母子仅靠每月不到400元的低保生活。洋洋患病以来,已经欠了有20多万了,现在一次化疗报销后也还得自费两三万。后续的治疗费用汤洋洋想都不敢想……

对此,网民说:“医疗保险保了什么?这种家庭怎么活?慈善机构都失踪了?”“现在的社会保障体系就是个渣渣。”“谁去追责,那些大官都是高高在上。”“医疗费令百姓家破人亡。”“农民有大病就在家等死。”

“住房,医疗,教育,压在中国百姓身上的三座大山,拿着全球最高的税,享受着最差的福利待遇。”“社会低层退休人员看病医疗毫无保障,小病看不起大病就等死,生命都抱着活一天是一天,当哪一天眼睛睁不开了就作罢。”

责任编辑:心鉴

评论
2019-01-01 6:1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