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鑫圆共享被定性为传销 受害人丹棱法院维权

鑫圆共享受害人到丹棱县法院维权。(网络图片)
人气: 2394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12月05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李新安采访报导)12月3日,在四川省眉山市丹棱县,大陆全国多地的鑫圆共享受害人到丹棱县法院维权,质疑眉山警方“钓鱼执法”,制造所谓“鑫圆系传销铁案”的证据。期间,有受害人下跪求助。

投资受害人刘先生告诉大纪元记者,3日从早上9点开始,来自全国各地的受害人到丹棱县法院门口表达诉求,上午就有一百多人,下午又来了一百多人。

据介绍,之前陆陆续续一直有鑫圆共享受害人去丹棱法院表达诉求,12月3日这是一次较大规模的维权活动。在丹棱检察院诉求的时候他们曾遭到警方驱赶,这次是有组织性的,大家列队站好,警察没有找到驱赶他们的理由。

“我们又不是来闹事,我们是来表达诉求的。我们又没有犯法。”刘先生说。

今年1月22日,眉山警方以涉嫌传销查封了鑫圆共享的平台,抓走了平台多名负责人,冻结了平台资金。11月22日,丹棱县检察院将杨志伟(鑫圆共享集团董事长)等44人以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向丹棱县法院提起公诉。

对鑫圆共享被定性为传销,投资受害人表示抗议,“我看到的是(中共)国家发改委投资研究所吴亚平主任亲自登台金牛宾馆宣布启动该项目,中央13台连续报导,并且有《中华盛世》和《经济日报》等这么大力度的宣传,我们怎么就成了传销分子了?”

受害人分析认为,如果鑫圆共享是传销,主犯应该是吴亚平、刘金富(中国共享经济公益基金管理委员会执行主任、国务院办公厅原副主任)……是他们这些推出方案、误导宣传的国家官员及站台的人,而不是杨志伟这种幕前执行方案的负责人。

他们还认为,非要说国家领导人、国家媒体、国家方案、国家宣传等等诱导会员投资的这些全是假的,那也不是传销,而是赤裸裸的诈骗。杨志伟及数十名站台的领导是诈骗案的主从犯,鑫圆共享投资人是这场诈骗的受害者。

受害人表示,由于所有投资进鑫圆共享的钱全部被没收,有的受害人因此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有的债台高筑,很多人没有办法生活。

受害人无助 下跪请愿

“现在就是含泪下跪啊,在诉求啊!”刘先生说,人们哭天喊地的,场面甚是催人泪下。

其中一段现场视频显示,一名女士给一名疑似法官的人跪下来,抓住对方的手苦苦哀求。

刘先生说,“今天的诉求活动让法院的法官都有所感动,但是检察机关的人告诉我们,谁也改变不了案子的定性,还是以非法传销罪给予定性。”

据介绍,当天的维权活动中,受害人最后派代表进去谈,现场受害人10个人一组,排队进去递交了诉求材料。

鑫圆共享受害人平台上的一份《啮指泣书》显示,全国共有鑫圆共享的会员2,200万人。他们在给丹棱县法院的公开信中,指控眉山公安“钓鱼执法,逐利执法,执法犯法”。他们刚开始查案就扬言要把鑫圆定成“传销铁案、精品案”,在法院没定性之前就做了有罪推定,还在媒体上大肆宣传鑫圆是传销。

一名受害人在维权群里表示,“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朝代,都不会让他的子民因为爱这个国家而受到伤害。人生在世,跪父母、跪天地,但这一次的事件,是天大的冤案,现在老百姓很无助。希望下一次无论是去丹棱县法院,还是成都市政府,大家来一次轰轰烈烈的跪求、集体请愿。”

受害人表示,“因为相信媒体,相信鑫圆共享是国家的平台,有国家的属性,人们才倾其所有地加入,所以我们一定要把这件事情捅破天,让全社会来监督丹棱县法院的公正,为什么到现在还不下协查通报?”

“现在眉山公安凭一已之私,就说这是传销,广大受害者绝对不答应,誓死不答应。”他说,“我们讨回来不的仅仅是我们的血汗钱,还有我们的尊严。”

此前也有受害人告诉记者,鑫圆共享总部在成都,“他们花了钱,在一个小县城把这个事就了了。(小县城)信息比较封闭,也没人去闹事嘛”。#

责任编辑:李穹

评论
2018-12-05 8:1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