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何志平案结辩 行贿总统手法令控方惊叹

辩方:何所为全写在报告和邮件中 有这样的罪犯?控方:事实胜于雄辩

控方最后以何志平及华信人员在2016年出席乌干达总统就职典礼期间,与总统及新内阁谈生意,并到访乌干达的能源及矿物资源部的照片(如图)做结尾,“他为何站在那里?这就是收买来的结果(而不是靠竞争)。” (纽约南区联邦法庭文件)
人气: 1927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12月05日讯】(大纪元记者蔡溶纽约报导)经过一周的庭审,香港民政局前局长何志平涉嫌行贿非洲政要一案,双方律师4日进行结案陈词。检控方告诉陪审团,何志平的犯罪证据确凿,通过金钱输送,收买非洲总统,获得商业优势,是电影般的经典行贿。而辩方律师则攻击检方证人、塞内加尔前外长加迪奥“谎话连篇”,并指检方证据有漏洞。

何志平一方为何向乍得总统送200万美元现金?控方通过证据说明,何志平先以非牟利组织“中华能源基金会”的名义在联合国广结人脉,2014年11月他向中国“华信”公司(CEFC)主席叶简明报告,乍得与苏丹、埃及、利比亚接壤,具有丰富的石油储藏及战略意义,他强调,因乍得总统德比在位逾20年,该国的石油开采权他一人说了算,“我们无需与乍得能源部长谈”。中方希望从乍得开始,打开非洲市场的大门,乍得总统就成了关键人物。

为何这200万元现金不是捐款呢?检控官指出,何志平一方事前既无讨论捐款协议,事后亦无公告捐款,既不是电汇给乍得财政局,也没有支票给该国,只是悄悄将200万现金藏在八个礼盒中的一个礼盒中,从海关走私带入乍得,最后送给总统一个人。这种做法与公益捐款如此不同,以至于中间人加迪奥立刻想,“除了试图收买总统,没有其它解释”。

检控官呈堂中国“华信”的网站,指出“华信”利用一切机会宣传自己,何志平在邮件中甚至训斥助手在捐赠新闻稿上处理太慢,不懂得突出“华信”捐赠方的形象,那么,为何中方“捐赠”乍得与乌干达的款项不见报?唯一解释是“秘密行贿”。

香港前高官何志平在中国“华信”究竟扮演什么角色?检控官引述塞尔维亚前外长耶雷米奇(Vuk Jeremi)的证词,指何志平很了解国际社会,英语沟通力强,他能帮助CEFC在全球进行能源业务和基建等多行业的战略扩张。

何志平电话明言“捐款”交换

这并不是何志平第一次将贿款描述为“捐赠”。检控官举例FBI录下的何志平与前联合国大会主席阿什的业务伙伴(据信为严雪瑞)的通话证据,何志平告诉对方,已经“捐款”给阿什了,不过,他们还可以给阿什“更大额的捐款(major contribution),一切都可以商谈”,只看商谈结果、阿什能为CEFC做什么了,何志平明言“这是施与受(give and take)的交换”,对方应和说“当然”。也就是说,一手给“捐款”,另一手直接索求利益回报。

在乌干达,何志平一方向竞选获得连任的总统家族付出50万美元后,何志平向CEFC主席叶简明报告说,“即使中方与乌干达的各部门设定了绑定项目协议,我们仍可以推翻,从头再谈。”为何他能这么说?检控官告诉陪审团,这是因为中方贿赂了乌干达总统和外长,才有如此特权。

检控官进一步指出,何志平第一次与乌干达外长库泰萨见面时,自我介绍是联合国非牟利组织“中华能源基金会”的副主席,而两人接触以后,何志平与库泰萨之间的邮件,何志平与CEFC内部的邮件,完全不再提非牟利组织,全部是公司生意。

辩方:何志平无隐瞒 毫无犯罪心理

何志平的代理律师Edward Kim(金)在结案陈词中,则描述了完全不同的画面。金律师将何志平一方送给非洲政要的250万美元形容为“企业捐赠”,“企业捐赠也不会一无所求,但却是寓意良好的,是为了双方长远的关系而投资,为品牌或企业树立名声。”他说,CEFC在送出这些钱款后,并没有催促立竿见影的合同回报,就因为他们抱长远合作的良好意愿,这不是利益交换。

金律师说,何志平的愿望是帮助很多人,他的所作所为都在他自己的报告和邮件中写出来了,没有隐瞒,毫无犯罪心理,“犯罪的人有这样行事的吗?有哪个行贿者写报告的?”因此他要求陪审团去深入了解何志平为何这样做。

金律师又将炮火开向证人加迪奥,指他最早授意何志平贿赂乍得总统,向德比总统的政治生涯提供秘密经济援助,指他早年竞选塞内加尔总统时也有收受贿款的前科,指他用外交语言粉饰自己的谎言,指他不想付出代价就靠说谎换得免入狱(get a free pass)。金律师质疑,乍得总统见到200万美元当下真的愤怒吗?还是加迪奥在说谎?

控方:事实胜于雄辩

控方在金律师完成结案陈词后,对辩方陈词进行反驳。检控官向陪审团指出,不需要了解何志平是怎么想的,只要看他做了什么,事实胜于雄辩(actions speak louder than words),呈堂的证据已经充分说明问题。

加迪奥在说谎吗?控方举例说明,早前呈堂的证据中有一条,加迪奥的儿子在手机短信中抱怨说,“我真的认为何志平想买下总统,(过河拆桥)将我们摆到一边,他们这样做不行。”加迪奥当时还称,中方再不给他劳务费,他就要向乍得总统道歉。“如果加迪奥不认为何志平收买总统,就没有这些对话。事实上,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一个信息,200万美元现金的确是收买总统。”

控方最后以何志平及华信人员在2016年出席乌干达总统就职典礼期间,与总统及新内阁谈生意,并到访乌干达的能源及矿物资源部的照片做结尾,“他为何站在那里?这就是收买来的结果(而不是靠竞争)。这不公平,这是犯罪。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今天在这里。”

陪审团随后闭门研讨,预计本周内此案将有决断。 ◇#

责任编辑:家瑞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