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共产主义黑皮书》第二部分 革命、内战和恐怖(23)

《共产主义黑皮书》:NKVD阴影笼罩西班牙

作者:史蒂芬‧库托伊斯(Stéphane Courtois)、让-路易斯‧潘尼(Jean-Louis Panné)

大纪元获得授权翻译、发行《共产主义黑皮书》中文版。(大纪元制图)

人气: 557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12月08日讯】1936年7月17日,西班牙驻摩洛哥的军队在弗朗西斯科‧佛朗哥(Francisco Franco)将军的领导下,起来反对共和政府。次日,这场兵变蔓延整个半岛。7月19日,一场总罢工和工人阶级的大规模动员使它在许多城市受到遏制,包括马德里、巴塞罗那(Barcelona)、瓦伦西亚(Valencia)和毕尔巴鄂(Bilbao)。几个月前,1936年2月16日,人民阵线(Popular Front)在西班牙选举中以极微弱的优势险胜,获得470万票(267个议席),相比之下,右翼获得399万7,000票(132个议席),中间派获得44万9,000票。社会党人赢得89个席位,共和左翼赢得84席,共和联盟37席,西班牙共产党(PCE)16席。马克思主义统一工人党(POUM)获得1席。该党是1935年由华金‧毛林(Joaquín Maurin)的工农联盟和安德雷乌‧宁(Andreu Nin)的共产主义左翼联合而成的。西班牙的主要政治力量之一──全国劳工联盟(CNT)和伊比利亚无政府主义联盟(FAI)的无政府主义者,没有代表当选。按照其原则,他们没有推出任何候选人参选。这两个组织共有157万7,547名成员。相比之下,社会党(Socialist Party)和劳动者总工会(General Workers’ Union)则拥有144万4,474名成员。如果没有无政府主义者支持者的投票,人民阵线将无法赢得胜利。共产党获得16席,但其支持率实际上远低于此。他们声称有4万名成员,但实际只有不到1万名支持者分布在不直接依靠共产党的众多零散组织中。

因此,左派极为分裂,右翼势力强大,且集中在长枪党(Falange)一派。城市里政治示威和罢工四起,动乱蔓延至农村,农民在那里开始接管土地。军队强大,政府分裂,大量阴谋在酝酿中,政治暴力持续升级。所有这些因素都表明,一场内战正在酝酿之中,这确实是许多人所乐见的结果。

共产阵线

为了增强自己的政治影响力,共产党人提出与社会党人结盟。这一策略起初只在这两个党的青年组织方面取得成功。1936年4月1日,统一社会主义青年团(Unified Socialist Youth group)成立。然而,随后于6月26日发生了一件更为重要的事情──加泰罗尼亚统一社会党(Unified Socialist Party of Catalonia)成立。

共产国际对西班牙并不是特别感兴趣。在1931年君主政体垮台和1934年阿斯图里亚斯(Asturias)工人暴动之后,它才开始关注这个国家。苏联同样不感兴趣,直到内战爆发之后的1936年8月,两国才签署了一项相互承认的协议。一个月前,苏联政府签署了一项7月由法国和英国通过的《不干涉协定》,希望防止战争在国际间升级。苏联大使马塞尔‧伊斯雷洛维奇‧罗森堡(Marsel Israelovich Rosenberg)于8月27日上任。

在1936年9月成立的弗朗西斯科‧拉尔戈‧卡瓦列罗(Francisco Largo Caballero)政府中,共产党只有两名部长:教育部的赫苏斯‧埃尔南德斯(Jesús Hernández)和农业部的文森特‧乌里韦(Vincente Uribe)。但苏联很快在该政府中获得了更大的影响力。由于其他几名政府成员(包括胡安‧阿尔瓦雷斯‧德尔巴约﹝Juan Alvarez del Vayo﹞和胡安‧内格林﹝Juan Negrín﹞)的支持,马塞尔‧罗森堡几乎成了一名副总理,甚至参加了部长理事会(Council of Ministers)会议。自从苏联急于武装共和派以来,他拥有了几项相当大的优势。

至此,干预其正常势力范围以外的地区,成为苏联特别重要的事务。苏联的干预,发生在西班牙被强大的社会运动和内战削弱的一个关键时刻。1936年至1939年,该国成为某种实验室。苏联当局在那里不仅应用了新的政治战略和战术,而且试验了将在二战期间和之后所使用的技术。他们的目标是多方面的,但主要目标是确保西班牙共产党(至此完全由共产国际和NKVD掌管)夺取政权,并建立一个会变成苏联又一卫星国的国家。为了实现他们的目标,他们使用了苏联传统的手段,如建立无所不在的警察力量,以及肃清一切非共产党力量。

1936年,意大利共产党人、共产国际理事会成员帕尔米罗‧陶里亚蒂(当时人称他为马里奥‧埃尔科利﹝Mario Ercoli﹞),对西班牙内战的具体特征进行了定义,称其为“民族革命战争”。在他看来,西班牙革命的民族主义性质、大众性和反法西斯性质,为共产党人提出了一个新的议程:“西班牙人民正以一种新的方式解决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问题。”他很快就认定共和党和社会党的领导人是这种新概念革命的敌人,称他们“隐藏在无政府主义原则背后,以不成熟的强制‘集体化’项目来削弱人民阵线的团结和凝聚力”。他把建立共产党霸权确立为一个明确目标,其实现途径是“一个社会党和共产党的共同阵线、建立一个共产主义青年组织、在加泰罗尼亚建立一个单一的无产阶级政党 [PUSC],并把共产党改造成一个规模庞大的群众党”。1937年6月,西班牙共产党人多洛雷斯‧伊巴露丽(Dolores Ibarruri)提出了一个新的目标:“一种新型的议会民主共和国”。她以“热情之花”(La Pasionaria)之名更为人所知,因呼吁抵抗而成名。

佛朗哥宣言(Franquista pronunciamento)发表之后,斯大林立即再次表现出他对整个西班牙局势的相对冷感。1936年夏陪同安德烈‧纪德(Andre Gide,译者注:1869年—1951年,法国作家,1947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前往莫斯科的杰夫‧拉斯特(Jef Last)回忆说:“发现他们对那里发生的事完全没有兴趣,我们非常愤怒。没有任何会议上提出过这个话题。每当我们试图让官员们私下参与讨论这个话题,他们都小心翼翼地避免发表自己的意见。”两个月后,鉴于形势的变化,斯大林意识到,他可以利用这种局势用于外交和宣传目的。通过配合《不干涉协定》,苏联可能获得更大的国际认可度,甚至可能有能力瓦解英法联盟。当然,与此同时,苏联正秘密地向共和派提供枪支,并给予军事援助,希望利用法国的人民阵线政府。该政府似乎准备与苏联特务机关合作,安排对西班牙共和军的进一步援助。按照莱昂‧布鲁姆(Léon Blum,译者注:时任法国总理)的指示,财政部内阁副部长加斯东‧库辛(Gaston Cusin)会见了苏联官员和密使。这些官员和密使已在巴黎设立总部,为西班牙安排武器运送和志愿者招募。尽管苏联最初打算避免明目张胆的角色,但共产国际以西班牙的共和事业为名,动员了其所有部门,用这场冲突作为反法西斯宣传的绝妙工具,对共产主义运动产生了特别好的效果。

在西班牙本国,共产党的主要策略就是在共和政府中占据越来越多的职位,以便根据苏联的利益来指导政策。POUM领导人之一朱利安‧戈尔金(Julian Gorkin),在一篇题为“西班牙,人民民主的首次尝试”(España, Primer Ensayo de Democracia Popular)的文章中提出,西班牙共和国的苏维埃政策与人民民主理想之间存在关联。他可能是首批提出这一观点的人之一。相比之下,西班牙历史学家安东尼奥‧埃洛萨(Antonio Elorza)则认为,西班牙的共产党政策主要源自“人民阵线中政治关系的大一统而非多元化之概念,以及党的角色──它自然试图将联盟变成一个行使自己霸权的平台”。埃洛萨强调了苏维埃政策的这种不变模式,称它鼓动西班牙共产党竭力反对一切反法西斯主义者,“不仅仅是敌对的法西斯团体,还有任何内部的反对派。”他补充说:“就这点而论,该计划是打着人民民主旗号夺权之战略的直接先导。”

莫斯科预测,西班牙共产党将在1937年9月的选举中取得成功。当时,由于允许直接投票给某一政党(voting a straight ticket),西班牙共产党将得以从全国公民投票中获利。由斯大林本人授意并密切关注的目标是,建立“一个新型的民主共和国”,与之相伴,将除掉所有敌视共产党政策的部长。但共产党人失败了,主要是因为其盟友的反对,以及随着1937年12月15日特鲁埃尔(Teruel)攻势的失败而导致的令人担忧的形势变化。#(待续)

(编者按:《共产主义黑皮书》依据原始档案资料,系统地详述了共产主义在世界各地制造的“罪行、恐怖和镇压”。本书1997年在法国首度出版后,震撼欧美,被誉为是对“一个世纪以来共产主义专制的真正里程碑式的总结”。大纪元和博大出版社获得本书原著出版方签约授权,翻译和发行中文全译本。大纪元网站率先连载,以飨读者。文章标题为编者所加。)

译者:砺真、言纯均,责任编辑:张宪义

评论
2018-12-14 1:5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