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年终盘点】2018年中国经济十大困局

中国经济 民企 中美贸易

中国经济在雷声阵阵、风雨交加中走过了2018年。(大纪元合成)

人气: 8001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12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何坚报导)中国经济在雷声阵阵、风雨交加中走过了2018年,在美国贸易战的持续压力及中共体制性痼疾的内外交迫下,中国经济面临十大难题。

点阅2018十大新闻

中国经济 中美贸易 民企
中国经济在雷声阵阵、风雨交加中走过了2018年。(大纪元合成)

1. 贸易战中的中国外贸

备受瞩目的中美贸易战,其中一个导火索就是中共不公平贸易所形成的长期对美贸易逆差。

2018年逐步升级的关税战,对中国出口的影响尚需时间见效。虽然6月以来,中国对美贸易顺差屡创新高,但业界普遍相信这只是“抢出口”效应,中共若不彻改,贸易战即将重创中国外贸。

中美贸易战的一个导火索就是中共不公平贸易所形成的长期对美贸易逆差。(大纪元资料室)

一个有力证据是,尽管近期对美出口大增,但今年前10月对美贸易顺差同比收窄近四分之一;而期间对美顺差在全国贸易顺差中的占比,却从去年同期的三分之二,涨至102%。看似矛盾的数据,证明两点:一、对美出口一直是中国贸易顺差的最主要来源,今年更是如此;二、对美贸易顺差大减,暗示对美出口下行压力大增。

中国外贸,原来成败皆在美国。

2. 销声匿迹的“中国制造2025”

在中共口中,“2025”只是发展高科技的产业政策;但在美国眼中,它却是危险的科技侵略。(大纪元资料室)

“中国制造2025”,在过去三年里曾在中共体制内风靡一时;但自今年被美国贸易战列为主要目标后,已销声匿迹。不过“2025”仍被普遍视为中美关系的绊脚石。在中共口中,“2025”只是发展高科技的产业政策;但在美国眼中,它却是危险的科技侵略。

双方在“2025”认识上的根本差异,在于两点:第一,中共发展科技的手段,不是靠自主研发和公平竞争,而是靠盗窃和强迫技术转让。第二,中共发展科技的目的,不是为了民生或产业,而是试图获取技术优势来推动对外经济侵略,输出影响力。

中共的“2025”即便销声匿迹,也难逃美国贸易战的打击。

3. 被冻结的中国房市

2018年的中国房市面临转折。膨胀了10多年的房市泡沫,抽干了实体经济的资金“血液”,吸干了三代中国人的“六个钱包”,诱使企业和民众债务杠杆加到濒临断裂的边缘。直到今年,在当局调控加强、银根收紧、经济下行等多重压力下,中国房市终于显露出放缓的迹象。

只是在中国,房价涨跌最终还是政府说了算。因为中国房市泡沫,祸首正是中共货币放水和土地财政。中共需要房市这个资金池来“吸血”维系政权。

只不过,如今房价涨或跌,都可能戳破房市泡沫。除了“冰冻楼市”延缓崩盘,中共的选择不多。

2018年的中国房市面临转折。(大纪元资料室)

4. 涨跌两难的人民币

人民币会不会破7,是2018年的热门话题,也是中共的一大难题。

今年中国经济下行,通胀加剧,外贸形势严峻等,都是人民币贬值的压力源。而人民币贬值对美国加征关税的抵消作用,的确让中共纵容汇率逼近自己设下的“7”之关口。

只是,中共同时也畏惧人民币贬值的两大后果:激怒美国;引发资本外逃。不过,用越来越少的外汇储备去阻止人民币下跌,对中共而言无疑也是个艰难的选择。

2018年的人民币,涨跌两难。

2018年,中国经济下行,通胀加剧,外贸形势严峻等,都是人民币贬值的压力源。(JOHANNES EISELE/AFP/Getty Images)

5. GDP与去杠杆

今年的中国经济(GDP)增长,牵动了全世界的目光,作为由高负债催生出的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GDP增速直接影响世界经济的起伏。

其实,中共对此更紧张,因为经济增长被其自认为是执政合法性的依据。只不过,中共债务经济积蓄的高杠杆风险,已到爆发边缘,所以中共近年来强推去杠杆,实属被逼无奈。

不去杠杆、保增长,从家庭到企业举债越来越多,P2P爆雷、企业债违约,一点火星都可能引爆债务危机。去杠杆,不保GDP,企业倒闭,工人失业,中共政权难保。

2018年,中共正站在保增长、还是去杠杆的十字路口,尽管都是死路。

2018年,从家庭到企业举债越来越多,造成许多企业倒闭。图为辽宁省丹东的一家关闭了的成衣厂。(RYAN MCMORROW/AFP/Getty Images)

6. 地方债危机

地方政府的隐性债务,不但被国际视为中国债务危机的引爆点,也是中共的心头刺。今年9月中共终于决定,让背负地方债的城投公司可以破产。

只是,地方债的两大特性,注定了它是中共无法摆脱的梦魇:一、地方债主要是用于中共维系政权,且与土地财政密不可分;二、地方债的规模已大到不能破。地方政府显性债务约是GDP的五分之一,但加上隐形负债,规模估算不会低于GDP,每年光利息中共都还不起。真要让地方债破产,不但意味中共政权信用破产,银行系统也会即刻崩溃。

2018年,中共地方债风险继续积蓄。

地方政府的隐性债务,被国际视为中国债务危机的引爆点。(大纪元资料室)

7. “雷”声滚滚的中国金融

“爆雷”,成为2018年中国金融业最惊心的特征。(大纪元资料室)

“爆雷”,成为2018年中国金融业最惊心的特征。从P2P爆雷,到公司债、私募基金爆雷,中国金融作为经济基石,承载着高负债高增长的债务经济、在各层面各领域积蓄的压力和风险,早已变成“炸药桶”。

近年来降低金融风险成为中共的重要任务,主要手段之一就是有侧重地“去杠杆”,实质是将债务杠杆从政府和国企身上向民企和民众身上转移。其它手段包括“拆雷”和加强金融监管。不过鉴于几乎所有的债务风险都源自中共体制,所以“雷”拆不掉、更管不住,最多只能定向引爆些小“雷”,例如P2P。只是,更多更大的金融“地雷”,还没爆。

8.“原地踏步”的中国股市

中国股市很特别,受中共政策驱动,很多时候股价涨跌脱离公司业绩和宏观经济的基本面;且10年来美股指数涨了三倍多,A股依旧原地踏步。

更糟糕的是,外国罕见的股灾,却是中国股市的常态。这一切只因为,中国股市从头到尾都只是中共的“韭菜园”:起初被用作给国企圈钱,现在演变为中共权贵收割民间财富的狩猎场。

厘清这个脉络,2018年中国股市再演股灾就不令人意外,散户和游资追炒垃圾股也在情理之中。因为在中共的“政策市”中,民众除了赌运气,还能如何。至于说,大股东们在政府“纾困”后还减持出逃,也可以理解;对中共没信心,自然能逃就逃。

2018年中国股市再演股灾。图为安徽省淮北市的一家证券营业部内。(大纪元资料室)

9. “国进民退”下的中国民企

2018年中国民企经历了冰火两重天。

近年强去杠杆的枷锁本来就勒得民企快喘不过气,今年以来企业债频频违约,资金短缺的民企被迫质押股权,游走在流动性危机的钢丝绳上。中共又不失时机地力推“混合所有制改革”,试图让国企收割或吞噬民企。“国进民退”,不仅是学术界和民间的热议,更是沉甸甸的现实。

幸亏今年美国贸易战的重击,让中共惊觉现在还不是对民企下刀的好时机。9月后中共急变脸,高层齐喊话挺民企,各部门纷纷抛出“利好”政策。

只是,今天还有谁会信中共。支持民企的政策30年前就有,但现实是:去年中共抓的企业家,九成来自民企;明年起,每年新增逾万亿元的社保费,主要也落在民企头上。民企,始终是中共的“俎上肉”。

在中国大陆,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是个老大难问题。(大纪元资料室)

10. 三座“大山”变“马车”

2018年的贸易战对中国改变很大:投资下滑、消费疲软、出口看衰,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都被打残了。于是中共提出,将养老、教育和医疗作为拉动内需的增长点。中国民众长期背负的三座大山,转眼变“三驾马车”。

养老、教育和医疗,作为纳税人应当享有的基本社会保障,在中国之所以成为民众的三座大山,就是因为老百姓缴足了苛捐杂税,却享受不到应有的社会保障。纳税人的血汗钱都被中共用于贪腐和维系暴政上。

现在,刮地三尺的中共连这三座大山都不放过;养老、教育和医疗,不一定能拉动内需,却能让中国人从小到老,都翻不了身。#

养老、教育和医疗在中国成为民众的三座大山。图为北京街头。 ( WANG ZHAO/AFP/Getty Images)
养老、教育和医疗,是纳税人应当享有的基本社会保障。图为北京一家医院内。 ( WANG ZHAO/AFP/Getty Images)

责任编辑:林诗远

评论
2018-12-19 8:5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