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间集锦 文化漫步

冬赏枇杷花说薛涛 素华扬雪情海知戒

作者:允嘉徽

枇杷花迎寒开。(pixabay)

  人气: 50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枇杷花开,“珍树寒始花,氛氲九秋月”、“花开抵得北风寒”。枇杷迎寒盛冬开白花,冬花春实,跨过一年中岁月尽处,望来新春新境!

小小白枇杷花陪伴你越冬,“两窗风露影,一树枇杷花”,品味这清清纯纯、雅致的冬窗剪影,寒风中的芬芳脉脉不绝,是否扫去你冬天低落的心情?

迎寒花 无忧扇 黄金弹

枇杷花,珍树寒始花。(语出 唐代羊士谔《枇杷花》)(pixabay)

展开中华诗歌的长卷中,诗人尽用寒霜、风露、冰寒、迎雪映衬枇杷花,绽放它“悦寒”的芳姿。枇杷木高丈余,肥枝长叶,而且四季不凋。古人也把枇杷叶叫“无忧扇”真有道理,若非无忧,怎能常绿?怎能挺过寒露、冰霜、风雪的考验,让人莫愁!

枇杷结出的果实像乐器琵琶的形状,所以有了枇杷之名。琵琶乐音涤荡心灵,枇杷叶调理身心,两者携手,保护人莫须愁:

一树江南巷陌,曾香里、听拨琵琶。君知否,无忧扇影,合护莫愁家。
(淸‧姚燮《满庭芳》)

大大的枇杷叶四季不凋,古人它叫“无忧扇”。(pixabay)

枇杷不仅营养,也主“无忧”。《本草纲目》说枇杷的药效:止渴下气,利肺气,止吐逆,主上焦热,润五脏;枇杷叶,气薄味浓,阳中之阴,治肺胃之病,治肺热嗽很有功效,民俗中“枇杷膏”药方就很有名。

宋代范成大赞美小小枇杷花“化成黄金弹、同登蟠桃盘”。霜寒转化美果,上天透过枇杷向人示现了一番生命的道理,不经一番寒彻骨,怎立烁烁天地间?枇杷“黄金弹”中蕴藏生命妙境。

枇杷树,花朵朵,不怕霏雪、西风寒飕飕。(pixabay)

枇杷门巷薛涛  一生风月情愁

说枇杷追忆名人,很多人都会想到唐代奇女子薛涛。从唐代诗人王建《寄蜀中薛涛校书》一诗,看到薛涛一生的速写:“万里桥边女校书,枇杷花里闭门居;扫眉才子于今少,管领春风总不知。”赞美薛涛,一代娥眉,风流别致媲美才子。

薛涛(公元768-831年)是唐代光华耀眼的女诗人,父亲薛郧在蜀为官,所以她从小就住在成都。明清时代建造的传统园亭建筑“望江楼”就盖在薛涛旧居之地,纪念这一代娥眉才女。薛涛有姿色,而且很有才华,诗、乐兼善,有“女校书”的传名。一个官家出身的女儿,才学美艺兼具的女子怎么又是唐代名妓呢?

成都望江楼公园薛涛塑像。(Gisling/wikimedia)

失父
薛涛从八九岁就懂声律,而且为诗作对才华敏捷。《诗女史纂卷之八》记载了薛涛小时候的捷对。有一天她的父亲薛郧坐在大厅前阶下大庭中赞咏梧桐,他吟出上半联诗句:“庭除一古桐,耸干入云中”(*庭除:大厅前庭院),然后让薛涛接下联。薛涛应声就对出:“枝迎南北鸟,叶送往来风。”

然而,薛郧听后,容色骤变,此后还怀忧好长一段时日。

朝阳梧桐玉挺不曲的特色,素来是圣君、高贵道德的象征;薛涛说梧桐“枝迎南北鸟,叶送往来风”,风姿乱舞暗示了“送往迎来”的宿命,让她的父亲愀然忧心良久。不久薛郧骤逝。在九泉下的他可有知?他的离世触动了女儿薛涛“叶送往来风”的命运按钮。

入了“乐籍”
父丧后,年纪小小的薛涛又遭母丧,孑然一身的她,因有音律的素养就进了歌妓这一行。当时大将军韦皋担任剑南西川节度使,威甲一方。韦皋镇守蜀地听闻薛涛诗才,下令找她来侍酒赋诗。薛涛善作诗、巧于言辞,因此入了“乐籍”,才十六岁的她成了乐部所辖的官妓。当时的官妓,风雅才女献艺不献身。

薛涛住居浣花溪水滨(示意图)。(pixabay)

许多诗人名流、达官贵人都听慕薛涛之名而来到成都万里桥边,争相和她交往唱和;《全唐诗》中可以看到几首他们的唱和诗。众多的求见者让薛涛名声更远播。薛涛居处植了枇杷树,名妓所居的“枇杷门巷”遂留下声名。

春望--风花日将老  佳期犹渺渺

人们忘不了枇杷门巷中薛涛的才情和闲致,《历朝名媛诗词》说薛涛的才情女中少有。她的诗飘逸疏荡又赋有闲婉的情致,写相思风月娓娓动人,浓浓的情愁多流转其间。她的名作,如《春望》和《送友人》都好像一面镜子映现她情涛汹涌的人生波纹,飘逸中难掩离情、幽叹:

《春望》
花开不同赏,花落不同悲;
欲问相思处,花开花落时。

《送友人》
水国蒹葭夜有霜,月寒山色共苍苍。
谁言千里自今夕,离梦杳如关路长。

知名的“薛涛笺”又叫“浣花笺”、“松花笺”,猩猩红映现松花纹的小诗笺,沾染了薛涛的花颜、才情和闲雅逸致。蜀地的纸自古传名,薛涛所住的浣花溪边上就有浣溪水制笺的纸铺。

明仇英绘《列女传图—薛涛戏笺》(公有领域)

薛涛非常喜爱猩猩红松花纹的彩笺,用它来写小诗赋心曲,“长教碧玉藏深处,总向红笺写自随”。对她的诗来说,纸幅过大,所以她就请匠人裁成小长方形,蜀中才子也随之利用这种便利的小笺,取名“薛涛笺”[1]。明代文震亨《长物志》记载薛涛纸还染出十种颜色,名称“十色小笺”。

薛涛用“薛涛笺”来写诗交游唱和,惹得一时风流,当时的名流追求、乞彩笺者众多,一纸万金犹不惜,《韦庄乞彩笺歌》[2]就写道:“浣花溪上如花客,绿暗红藏人不识,留得溪头瑟瑟波,泼成纸上猩猩色。……也知价重连城璧,一纸万金犹不惜,薛涛昨夜梦中来,殷勤劝向君邉觅。”世人如今还可以从《全唐诗》中看到一些当时薛涛写的交游唱和诗(《卷八百零三》)。红粉蕴香的“薛涛笺”后来成了信笺前身,留名到今天。

成都望江楼公园薛涛井,传说薛涛用此井水染出十色笺纸。(Gisling/wikimedia)

薛涛情海波澜连起,却是遇不到永结同心的良人。她的《春望》[3]吐露了幽怨心情:“风花日将老,佳期犹渺渺;不结同心人,空结同心草”。

枇杷负雪扬华

恋情伤心,失落的她穿戴起女冠服,在成都浣花溪畔闭门幽居枇杷丛里。她褪尽漫烂还素华的后半生,就好像枇杷树负雪扬华(花),转入另一种心境。

人们流连情海唱和薛涛,叹薛涛人生如烟花、处处缤纷烂漫,然而,落英写下的《春望》[3]却是失落的终曲。枇杷花迎寒,素华冬馥,“情戒”给了生命新的篇章。

-参注-

[1]. “薛涛笺”:宋人苏易简《文房四谱》记载:“松花笺世以为薛涛笺,误也,松笺其来旧矣。元和之初,薛涛尚斯色,而好制小诗,惜其幅大,不欲长剩,乃命匠人狭小为之,蜀中才子既以为便,后减诸笺亦如是,特名曰薛涛笺。”

[2]. 《韦庄乞彩笺歌》,见《文房四谱卷四》录:
浣花溪上如花客,绿暗红藏人不识,留得溪头瑟瑟波,泼成纸上猩猩色。
手把金刀裁彩云,有时剪破秋天碧,不使红霓段段飞,一时驱上丹霞壁。
蜀客才多染不供,卓文醉后开无力,孔雀衔来向日飞,翩翩压折黄金翼。
我有歌诗一千首,磨砻山岳罗星斗,开卷长疑雷电惊,挥毫只怕龙蛇走。
班班布在诗人口,满轴松花都未有,人间无处买烟霞,须知得自神仙手。
也知价重连城璧,一纸万金犹不惜,薛涛昨夜梦中来,殷勤劝向君邉觅。

[3]. 薛涛《春望词四首》
一、花开不同赏,花落不同悲。欲问相思处,花开花落时。
二、揽草结同心,将以遗知音。春愁正断绝,春鸟复哀吟。
三、风花日将老,佳期犹渺渺。不结同心人,空结同心草。
四、那堪花满枝,翻作两相思。玉箸垂朝镜,春风知不知。

@*#

-点阅花间集锦 文化漫步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方沛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橘子解渴、陈皮是好食方,橘的疗效上百种。《二十四孝》诗吟:“人间六岁儿,袖中怀绿桔,遗母事堪奇。”讲了陆绩怀橘的故事。橘子在中华文化中独树一格,知道长久的“颂橘”文化源自何人吗?
  • 萝卜真是天地间一宝,说这莱菔给人“来福”,名实相得益彰,真是天造地设!《本草纲目》赞美萝卜,宋代的爱国诗人、政治家、名相名将和来福萝卜有感人的遭遇……
  • 生物科技界对银杏能够孑遗二亿多年的青春活力一直很投注,然而,明代《本草纲目》记载的种活银杏树的窍门更是耐人寻味,就说要把银杏种活就不能让它落单,必须……,阴阳相感之妙如此。
  • 糖炒栗子的季节呀!油亮的砂石磨挲著铁锅的翻炒声带着甜香,烘暖了游子的故乡梦:“山栗炮燔(*烧烤)疗夜饥,唤起少年京辇梦”。从周到今,甘栗带着一长串珍羞记忆;糖炒栗子带给人的中华文化深蕴的故事也很感人。
  • 说柿树嘉美可食可赏可入书,有“七绝”的封号,“一多寿,二多阴,三无鸟巢,四无虫蠹,五霜叶可玩,六嘉实,七落叶肥滑可以临书也”,柿子还有第八绝,那就是转化之绝,“风霜变颜色”将涩果变甜果。这也是人生功夫,映照唐代广文博士郑虔的人生,也映照你我……
  • 枫叶染出歙赩秋色,唤春回。王实甫一曲“碧云天,黄花地,西风紧,北雁南飞。晓来谁染霜林醉?……”让人量身订做自己的相思。枫香、枫宸……乾隆皇帝在枫香阪道上思想起前辈帝的仁君风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