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龚晓华诈骗案 加安省法院对其豪宅下限制令

龚晓华名下的York Mills Road独立屋,安省法院已对其发出限制令。(周月谛/大纪元)

人气: 852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2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周月谛多伦多报导)52岁的加拿大华裔公民龚晓华(又名Edward Gong)被控诈骗等4项罪名一案,周三(1月31日)在多伦多开庭。其名下的两套物业,已被法院下了限制令。

1月31日,龚晓华案在安省旧市政厅法院开庭,结果是龚被安排于2月28日在同一法院再次过堂。届时,控方将向辩方提供更多证据。皇家骑警与安省证监会也会派代表出席。

龚晓华的辩护律师斯特恩(Paul Stern)当天代表龚出庭。斯特恩告诉记者,这个案子很复杂,不过,他有信心,能为龚能洗清罪名。

1月31日,龚晓华的辩护律师斯特恩(Paul Stern)在安省法院外接受媒体采访。(周月谛/大纪元)

去年12月,安省证监会联合重案组经调查,指控龚晓华4项罪名:诈骗5,000加元以上;拥有犯罪所得的财产;洗犯罪所得的钱;伪造文件。

龚晓华拥有O24 医药公众有限公司 (O24 Pharma PLC) 和加拿大国家电视台 (Canada National TV Inc.)的控制权。证监会指控龚晓华在2012年1月1日~2017年12月20日间,向中国公民诈骗性地销售这两家公司价值数亿加元的证券。该骗局所得的资金中,很大一部分被转到了龚晓华在加拿大的银行账户,并被用于其个人用途。

两套豪宅被限制

根据安省政府的文件,安省法院2017年12月21日对龚晓华名下的两套物业发出限制令(Restrictions order)。其中一套位于北约克Park Ln Circle。2013年10月,龚晓华以480万加元买下这栋豪宅。

记者走访这套豪宅时,约6米宽的金属门紧锁,门口的通话器失灵。不愿透露姓名的华裔邻居告诉记者,龚住在她家隔壁。她家与龚宅仅一墙之隔,但因两户人家的院子很大,房子之间离很远,龚从来没和她说过话。

按房产网站The Mash的信息,这栋豪宅至少有一个游泳池、5间卧室、8间浴室和4间客厅。

龚晓华位于York Mills Road的独立屋也受限制令约束。2015年5月,龚以213万加元买下这套物业。

记者走访这栋两层独立屋时,一名华人女子打开门,得知记者想采访龚晓华后,立即关门。

龚晓华的邻居爱德华(Edward)告诉《大纪元》,这名女子是龚晓华的管家。去年12月21日,安省证监会、皇家骑警和多伦多警方派人搜查龚宅。当时,10~15辆车停在他家门口,执法人员没收了他的奔驰轿车。从那时起,龚家4口人就搬走了。

爱德华称,他曾看到龚晓华早上6~7点驾宝马车出门。3个月前,爱德华曾与龚妻聊天。爱德华形容她大约30岁,并称这对夫妇育有2个孩子,儿子2~3岁,另一个1 岁左右。

斯特恩告诉《大纪元》,法院发出限制令不代表龚晓华不能出售这两套物业,而是要选择合适的方式出售。

大陆背景复杂

2017年7月底,中共官媒新华社报导了大陆19亿人民币传销案,龚晓华则在加拿大召开新闻会为自己辩护。该报导称大陆已有11人因涉案被判刑和罚款。龚晓华没被定罪,但被指控在该案中起“遥控”作用。

此前,中共控制的《中国日报》2016年对龚晓华做了正面报导,称其收购了北美地区的一些酒店,拥有加拿大的2个中文电视频道,包括加拿大国家电视台。龚晓华2016年12月还对《中国日报》说:他正在用他的加拿大广播电视代表“中国在加拿大的声音”。

按《中国日报》2016年的人物介绍,龚晓华原是一名戏剧导演,2002年移民加拿大后,成为一个富有的企业家。龚于2012年还获得女王钻石奖章。

中共驻加拿大大使馆拒绝就龚晓华的涉案事件发表评论,称他们只是从媒体报导中获悉相关信息。龚晓华与大陆有关当局的关系如何,仍是一团迷雾。

积极靠拢加拿大政要

龚晓华在加拿大积极接触政府高官。2015年5月在多伦多由华人举办的一个被媒体聚焦的“花钱买见面(cash-for-access)”筹款活动,龚晓华也是参与者之一。一张被广泛传播的照片,显示总理特鲁多在为他的捐助者做饺子,龚晓华也在照片中。

不管龚晓华做了什么样的努力,其效果显然是令人惊讶,能令加拿大国会议员为其做说客。按《环球邮报》今年1月份的报导,自由党国会议员谭耕曾代表龚晓华,亲手将其一封私信转交加拿大驻华外交官,并作为龚的代表和中共官员接洽。

该报导称,证监会提交给法庭的证词文件显示,2016年6月1日龚晓华在接受调查期间,谭耕作为龚晓华的中间人,亲自去北京将龚晓华一封未签名的私信转交给加拿大驻华大使馆副大使特莫苏正(Cindy Termorshuizen)。特莫苏正后来将此信交给了皇家骑警在北京的联络负责人,该负责人又将信交到加拿大调查员手中。#

责任编辑:滕冬育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