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书

作者:刘铭

在2017年的全国读写与计算能力测试(简称NAPLAN)中,西澳学生进步最大。(Fotolia)

    人气: 51
【字号】    
   标签: tags: , , ,

聊聊出书这件事情吧!

一月份,我和李淑桢─也就是大爱电视台《人生逆转胜》这部戏中演我太太的女主角─合出了一本书,书名叫做《当偶像遇上明星》,这是我的第七本著作。

知名度比内容重要?

在我们那个年代,或许受到作家“杏林子”声名大噪的影响,她是坐在轮椅上的重度障碍者,我也是坐在轮椅上的重度障碍者,自然而然地,就会想像她一样成为知名作家。之后又有郑丰喜先生,他的著作《汪洋中的一条船》造成热销,并拍成了电影,是励志故事的典范。

这使我想起早年在伊甸基金会上写作班的情形。由于彼时没有工作就没有收入,所以要从板桥住家前往位于台北市光复北路的伊甸,必须能省则省。记得当时还是女朋友的老婆,背我搭过公车;还有朋友曾用三轮摩托车接送,这些无非是为了节省交通费。现在想想复康巴士的诞生,俨然是身障朋友的一大福音。

有一件事情让我印象深刻,写作班的同学一位叫周瑞珠、一位叫李淑卿,知道我的状况,自掏腰包“赞助”我交通费,实在令人“铭”感五内。只不过,那时候我是广青合唱团的团员之一,外务太多,成了班上应该是缺课最多的人,辜负了她们两位的一番心意。

不知道是不是未好好练习写作之故,那个时候投稿屡屡被退稿,退到都不想再写下去了。好不容易,终于有一篇稿子被录用,还记得是中华日报副刊,题目〈撒出快乐的种子〉,让我兴奋地又重拾信心。

进入警广担任主持人后,逐渐发现一件事情:当你有了一些或一定的知名度后,出版社就会主动找上你“出书”。这与之前截然不同,在没有知名度的时候,是你找出版社;有知名度的时候,是出版社找你。这像极了成功的人即使说出的是屁话,也会被视为道理;失败的人,即使说的是道理,也会当成是屁话。这难怪许多人会挤破头地要获取知名度,足见知名度这件东西被许多人视为万灵丹,仿佛男人的蓝宝坚尼。

成了大器晚成的长销作者

出书至今有一个心得就是,出书容易卖书难。先说出书部分,在成为作家之前(其实,我都不太敢称自己是作家,只认为是个文字工作者),先要让自己成为“生活家”。如何成为生活家呢?就是要有好的观察力,好好体会、好好感受、好好生活,再加上拥有持之以恒锻炼文笔的好习惯─写日记。所以,出书对我真的并不困难。

然而纵使写出来的书,有好的文笔和好的内容,却没有好的销路,就可能不会有下一本书问世了。主要的原因是,台湾是个不爱阅读的国家,所以书市本就相当低迷,列举两个数据提供大家参考:一位出版社的总编辑告诉我,台湾每年出四万本书,然而销量超过2,000本的只有2,000本书;也就是说,有38,000本的书销量不及2,000本。

另外,台湾一年的出版业务总金额只有185亿。185亿元是台湾人一整年买书的金额,而这个数字只不过是7-11一个月的营收、全家便利商店四个月的营收。若再拿台湾最大企业鸿海(2016年营收4.5兆)作比较,我们发现台湾所有出版社一整年出书赚的钱加起来,在鸿海只要一天半就可以赚到了。

我笑称自己,卖书的能力超越出书的能力。或许如此,所以才能一本又一本地出书下去,尽管我的书不是畅销书,但绝对能够跻身于“长销书”之列。想想自己在写作这条路上,刚开始缺课太多,后来却能大器晚成,交出一张不错的成绩单。如此说来,我并未“辜负”早年这些人对于我的支持和期待。

专栏作家

刘铭

三岁罹患小儿麻痹,必须终生仰赖轮椅。

现任混障综艺团团长、大爱电视台主持人、复兴电台主持人。

著有:《轮转人生》、《天上掉下来的礼物》、《人生好好》、《从残童到富爸》、

《坐看云起》、《当偶像遇上明星》。

──转自万海航运慈善基金会《停泊栈》期刊71期

责任编辑:杨真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每个人都曾有梦想,却怨叹这个世界没有给自己机会实现。《隐藏的大明星》绝对能为许多在梦中失意之人带来一点刺激。该片是“印度良心”阿米尔罕和新秀演员赛伊拉沃西继《我和我的冠军女儿》再度合作,上映前即引起许多关注。
  • 在这里时光仿佛静止,住上几日,细细品味青山远村绝麈世的恬适,以及黄稻幽径乐忘返、寒尽不知年的滋味,真是人生一大享受呢!
  • 曾经看见一些人出身困苦,但仍不放弃,努力求学工作,日夜打拼,只希望能扭转困境,给父母家人较好的环境。然而有时候,生病或年迈的父母等不到情形好转就离开了,每回听闻这些遭遇,都觉得很难过。
  • 小孩儿哭闹着,用哀怜的语气问大人为什么要去上班?为什么不能陪他玩?大人回答:“不上班就没有钱带你去迪士尼乐园玩啊!”
  • 科技发达、四处可见运用AI人工智慧的世代,想在台湾科技岛亲眼看到不同于一窝蜂彩绘农村的传统躬耕景象,诚然不易!
  • 珀斯美食 Furusato秘制照烧三文鱼。(田珊/大纪元)
    回想起小时候,吃的食物很简单。偶尔外出用餐,想吃好一点,就选择排骨饭、鸡腿饭、牛肉面;想便利些,蚵仔面线、阳春面也是一餐,记忆中的美味不曾消失。现在品尝一些极尽讲究的食物,似乎也没比过去更享受和满足。人类因社会活动越来越复杂,欲望也越来越多,许多行为不再出于单纯的基本需求,原来饿了吃饭、渴了喝水、冷了穿衣,只求维生,现在显然要得更多。
  • 儿时的春天,只要接连几天大太阳,妈妈总会把家中的棉被都拿到院子里摊开来晒。当有一家晒起了被子,左邻右舍的被子也都陆续出笼,仿佛每家的妈妈早已约好要在同一天一起晒被子。
  • 对于竹崎的记忆,开始于一个遗憾的故事:总听好友提起,他与挚友20多年前热血青春环岛台湾,经历无数白天、夜晚的促膝长谈,幸福于人生知己难觅的满足,然后学校毕业分开数年,突然被急促的电话召唤,一场意外让他来不及再与挚友欢叙,只见到加护病房既熟悉又陌生的病患不再苏醒,更来不及道别⋯
  • 前阵子看到一位知名女星出书谈教育,他的孩子因录取美国名校受到关注,加上他本身拥有教育学学位,出面分享教育课题再适合也不过。这类成功典范的报导或书籍很容易引人注意,造成话题,但在我们心生羡慕、想要了解、学习其中的要领前,或许应对成功的定义有更多思考。
  • 爱,不是因为我的不同而需要被特别处理、隔离对待。爱,是让我的不同能与他人息息相关,能与世界紧紧相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