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我们不是“顶客族”

李双儿

记得婚后一两年,不能如愿怀孕的我听到亲友问,“生小孩了没?”总感到有些尴尬不自在,只能挤出勉强的笑容摇头以对,直到生命中出现了一个小女孩……

我与先生35岁才结婚。婚前,喜爱小孩的我们决定,婚后不避孕,等待孩子的到来。

熟睡的女婴
我与先生婚后,一直期待新生命的到来。(fotolia)

但结果天不从人愿。一个月、三个月、半年匆匆而过……

来到夫家的第一顿年夜饭,公公拿出一本农民历对我说:“里面有为小孩取名的笔画吉凶,你拿去参考。”

自小有长辈缘的我,婚后自然得公婆的喜爱,但肚皮一直都没动静,公公对我的态度也渐渐改变。一年、两年过去后,公公对我原本和蔼慈善,渐渐变得冷漠,甚至语带嘲讽,“现在年轻人就是想享福,不能吃苦,不要生小孩。”百口莫辩的我只能默默的听着。

先生有份不错的工作,热爱运动的他身强体健,而我也身体健康,气色红润,于是在外人看来,以为我们想当顶客族(DINK,Double Income, No Kids),坐拥双薪,不想要小孩。

又一次年夜饭,公公坐在餐桌前当着一家九口的面,铁青著脸对着我与先生说:“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生男生女都行!”先生不发一语,脸色严肃。而我心里确有千金重。

原本满心期待小孩的到来,但时间一年一年过去,希望一次次落空,慢慢的我们的心态有些转变,“也许我们这辈子没有小孩这门人生课程”,我与先生总是这样相互鼓励与扶持,渐渐的都能坦然接受。但是我私下面对公婆时,还是有难以言喻的压力,可以理解他们对新生命到来的期待,尽管大伯与大嫂早有一儿一女。

直到后来发生了一件事情,让我与先生坦然放下公婆“期待”的压力。

那是在婚后第三年,一对夫妻友人带着七岁的女儿与刚产下的女婴,住到离我们不远处。假日里我与先生总爱找他们小聚。抱着脸上还有点小皱纹的女婴,不哭也不闹,感觉甚是奇妙。

渐渐的,小女婴慢慢长大,开始会笑,会哑哑学语,会爬……,看着她清澈的大眼睛,我竟有种熟识的感觉。连不善表达情感的先生,对小女婴也特别的热情。

人物
小女婴圆圆的脸,大大的眼睛,甜甜的笑让我有种分外熟悉之感。示意图。 (Photographer: Paylessimages/Fotolia)

小女婴快一岁时,渐渐的黏上我与先生,总是在我们身上爬上爬下。小女婴圆圆的脸,大大的眼睛,甜甜的笑容,让存在于我内心深处的熟悉之感越发强烈……

一晚,躺在床上尚无睡意的我,脑海中想着白天与友人一家小聚的情景,小女孩的容貌瞬间变得又大又清晰,这时,我惊讶的想起多年前的梦境,一连出现三回的梦:小女婴多年前就出现在我的梦里了……

婚前,我连续做了这个清晰又真实的梦,梦里的小女孩有着一头卷发、圆圆的脸蛋,带着笑意的大大眼睛对着我笑,眼神里似乎说着:“来啊,来跟我玩啊!”

“太可爱了,怎么有这么可爱的小孩啊!”我一直望着小女孩,心里不停的这样的说着,直到醒来。

一连三天,当时感到奇特的我,将梦境当成茶余饭后的话题告诉了一位好友,她笑笑的说:“也许你的小孩要来报到了!你应该快结婚了喔。”的确,不久后,我就与相识三年多的先生结婚。

这时躺在床上的我,睡意全无,望着窗外昏暗的街灯,心里有了新的领悟。

原来人与人之间的缘分,真的早已有安排:小女孩注定出现在我们的生命里,而如果我们命中有小孩,他也一定会出现,但如果没有,也是天意。就让我们随着天意而行,继续了续人与人间未解的缘分。“如果公婆命中有第三个孙子,那他也一定会到来。这一切就让时间来解答。”

领悟到此,对公婆有了一份怜悯之情,为他们放不下心的祈求,患得患失的心境感到怜惜。而我,也突然放下内心的大石,不再觉得自己让公婆失望,“顺天而为,扮演好妻子、媳妇的角色即可。”

说也奇妙,转念后面对公婆,我不再有一种莫名的愧对之感,而变得坦然。面对亲友带着怜惜眼光的关心与询问,我也变得自然,“顺其自然啰,该来的会来。”此后,公婆渐渐的也不再施压于我,亲友也渐渐不再询问。

happy family running on the beach.(shutterstock)
婚后十多年,看到亲友的小孩长大、成人,我们夫妻俩深有体会。示意图。(shutterstock)

而今,我与先生已近半百之龄,平日里总爱到户外爬山、摄影,看在同学与亲友眼中甚是羡慕,“你们夫妻真好,自由自在,不用担心孩子的将来,现在的生活环境与经济状况都不好,孩子、父母都很辛苦……”

婚后十多年,看到亲友的小孩长大、成人,我们夫妻俩深有体会:不管是否有小孩,满于现状、知足就是幸福,“有孩子是缘分,你们辛苦点,下半辈子有孩子陪伴。”我们总是这么诚挚的回答。

“今生里,老天爷没有为我们夫妻俩给出教养小孩的人生课题,我们只是认命的这么过着日子罢了!”

责任编辑:茉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