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公民运动演进史 堆砌出太阳花运动

2014年3月18日晚上反对黑箱服贸的学生及民众冲进立法院占领议场,开启“太阳花学运”后,号召超过50万人走上总统府凯达格兰大道,拒绝中共黑手伸进台湾。(记者陈柏州/摄影)
人气: 75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8年02月14日讯】(大纪元记者江禹婵台湾台北报导)从“野草莓运动”到“太阳花运动”,台湾的公民社会展现出强大的动员能力,带动各种变迁风潮,进而促成第三次的政党轮替。更让“中共因素”在台渗透的议题被突显出来,包含收买台湾政治人物,各种领域的中共在台代理人。随着世界各国对中共渗透形成反弹声浪,中共对台的统战手法更是花招百出。

北检去年侦办陆生周泓旭涉犯《国家安全法》案,大动作约谈新党青年军王炳忠等人,引发社会争议,姑且不论其涉案程度,却让社会开始意识到,中共早已派遣共谍深入台湾而浑然不觉的困境。太阳花运动更让台湾社会,正视中共政权在政治、经济、社会等的危害。

现年30岁的新党发言人王炳忠,是新党主席郁慕明栽培的青年军,不仅任新党青年委员会主席、抗独史阵线召集人,在2014年太阳花学运期间,王炳忠因不满占领立法院行为,与统促党白狼张安乐等人到立院踢馆,在战车上高唱“中华民国颂”却破音,成为网友们调侃的对象。

2014年3月18日晚上反对黑箱服贸的学生及民众冲进立法院占领议场,开启“太阳花学运”后,号召超过50万人走上总统府凯达格兰大道,拒绝中共黑手伸进台湾。

台湾民主基金会执行长徐斯俭谈到,这世界上很多人对太阳花运动有许多误解,包含认为是个学生运动、突然爆发的事件,以及视为台湾民主运动,甚至是独派运动。他强调,并非如此,重要的是它让“多面貌的中国(中共)因素”,成为往后各公民团体的重点讨论议题。

大部分人将其定位为学生运动,徐斯俭说,“它是,但不只是”,其实有更多公民团体参与其中,而且参与非常深,徐斯俭谈到,他自己是参与式观察,因此非常深刻。

这项运动也绝对不是突然爆发,而是经过长时间的铺垫,堆砌而成;这些公民团体过去几年,都曾不断出现在各累社会抗争议题。徐斯俭提到,经由访谈十几个公民团体发现,“我们已经被逼到悬崖边”这句话不断出现。

令他感到讶异的是,将近有一百多个公民团体参与其中,让这么多意识型态、不同关心议题能够走到一起,太阳花运动可以说是个奇耙,而这并非是一个统独,或简单“反中国”运动。他强调,不能这么简单看。

综观来说,“学生团体只是这项运动的一部分,也是台湾公民社会的一个运动。”那么多个公民团体会合再一起的社会运动,的确是意外,但是也需要有些特殊条件的铺垫。

其中一项很重要的条件为“多面貌的中国因素”。这部分有三个脉络可探讨。徐斯俭提到,首先是统独因素,原来有一部分团体长期关注中共对台湾主权威胁,因此以统独运动来概略,实在是太过简单。

其次是很多团体是“反全球化”,不见得反中,过去有跟中国接触,甚至对台独运动有反感,他们主张反对服务贸易全球化,对于台湾企业经济自主性的侵蚀,甚至有些人是跟统派团体走得比较靠近。

在服贸里的“中国(中共)因素”,是全球资本主义之一,因此他们反对服贸中,由中共所代表的全球资本主义力量。

他强调,中共在这里是代表全球资本主义力量,作为他们反对的主要路线。所以这里的中共因素,并非是一般人二分法的统独议题。

还有一些劳阵是反任何的全球化,甚至是反对跟所有大国签署任何贸易协定,所以这一势力会批评独派团体,为何没有反对台湾与美国签署贸易协议。

另外,很多团体从“人权”角度出发。例如,台少盟提出美发业被中共侵入,再经由港、台相关团体两相接触后发现,这项权益在中国非常受到打压,所以引起他们对中共因素的警惕。

徐斯俭说,“中共在这里代表的不仅是主权的意义,更是反民主的意义。”许多公民团体过去参与、重视议题里,从未意识到中共因素,直到服贸后,中共因素并成为他们关注的议题。

另外,对于外界质疑,社会运动背后是由政党在背后支持指挥。台大政治系教授黄长玲分析,台湾社会运动自主性很高,以反劳基法游行可看到,现场参与团体多样性非常很大。但有一点需要厘清,黄长龄说,“社会运动与政党结盟,以及被政党指挥,这是两回事。”

社运跟政党结盟,这没什么稀奇,各公民团体有其传统、完成目标,这其中合作一定有其得与失。包韩公信力、动员能量,甚至是声望,这是运动策略问题。若要直接认为“公民团体说要被政党指挥,这个比例是在是太低太低。”◇

责任编辑:于凝儿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