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进入联合国与尼克松访华内幕(下)

图为1972 年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周恩来在北京机场迎接。(法新社)

人气: 6345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2月14日讯】接上文:中共进入联合国与尼克松访华内幕(上)

周恩来命令渔民深海打捞鲍鱼宴请尼克松

1972年2月21日11点27分,尼克松专机“空军一号”在北京首都机场降落,周恩来率领叶剑英、姬鹏飞、乔冠华等中共官员到机场欢迎。随后,周恩来陪同尼克松登上防弹红旗轿车进城。按照惯例,外国元首来华访问,解放军三军仪仗队的阵容通常由120人到155人组成, 而中共给尼克松准备了371人组成的陆海空三军仪仗队,这是中共外交史上前所未有的最大规模。尼克松下榻在钓鱼台国宾馆18号总统楼。高规格、高礼仪的接待,使尼克松非常满意。

1972年2月21日晚,为欢迎尼克松总统及夫人一行,人民大会堂宴会厅举办了盛大国宴。

周恩来用贮存30年以上的茅台酒招待尼克松、基辛格,并事先安排好解放军军乐团现场演奏《美丽的亚美利加》和《牧场上的家》,这是尼克松就职仪式上演奏的乐曲。

国宴排菜规格是中共建政后少有的排场,多达几十道,其中包括冷盘9道、热菜6道、点心7道及甜品、水果、酒水饮料等等。宴会结束7天后,中美双方共同签署了《中美联合公报》。

当时负责接待尼克松的是“34号特供处”,1949年成立的食品“特供”机构,对外只用数字“34号”来代表。

为了准备宴会所需原料,特供处工作人员几乎跑遍了大半个中国。一道“芙蓉竹荪汤”,其中的竹荪产自四川长宁。当年长宁县里接到上级通知,紧急调集2斤竹荪,说这是一项“政治任务”,千万耽误不得;还有一道菜需要新鲜蚕豆,而春播蚕豆一般七八月才收获,如何在天寒地冻时节找到新鲜蚕豆就成了“政治任务”。

早在尼克松访华前,周恩来就打听到美国人喜食海味,就吩咐准备1000公斤新鲜鲍鱼。国务院将采捕鲍鱼的命令层层下达,直至辽宁大连长海县漳子岛人民公社的潜水队。接到任务后,从来不在这一季节捕鲍的潜水队员,冒着零下20摄氏度的严寒和被鲨鱼袭击的危险,经历上百次深海捕捞,终于赶在1972年1月底前完成了这一“政治任务”。

周恩来用一吨鲍鱼招待尼克松的事,后来被写成文章,称道周“好客”。《中美联合公报》发表后,周恩来致电辽宁,表扬潜水队是中美谈判的“幕后英雄”。

当年奉命下海捞鲍的大连獐子岛老渔民王天勇接受《苹果日报》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那时不知要给谁捞,上边说是‘政治任务’,又正是寒冬腊月,上边都不理,一定要下水,还指定要最好最大的。”我是辽宁大连第一批“海碰子”(潜水捕捞高手)……尼克松访华时,在国宴上吃到的鲍鱼就是我带人从海底捞上来的……我们一共收获了1500公斤鲍鱼,又从中选出一吨优质鲍鱼装上军舰,转乘飞机运抵北京。

“深度披露”在推特观察发文爆料:“1972年,尼克松访华,周恩来为了宴请尼一行人,在零下20度严寒下,命令10个渔民在冰冻的海面上一天打上500斤鲍鱼。当天,他们完成了任务,可有3位渔民却因此被冻死了,其中一位年仅17岁,他叫何高。后来,《纽约时报》记者马托夫把这一事件报导出来,尼克松夫妇活在深深自责之中。”

为迎接尼克松访华,北京市做了大准备。很多地方悄悄换了名字,“反帝医院”改成了“首都医院”,“工农兵大街”也恢复了它原来的名字——地安门大街。

外国记者被安排到一些工厂、学校、农村采访。北京好多街道都被“动员”起来,只要居委会老大妈一声吆喝,家家户户打扫卫生,那些小胡同马上就干净。外国记者访问北京家庭,其实也是事先布置好的,居委会派出所事先踩好点,家里人口多的,先挪出去几口。那个时候的中国,未经许可跟外国人交谈有可能招来大祸,所以市民对一些问题的回答也都事先被训练过了。

美国记者去儿童医院参观,所有的儿童就换上新衣服,玩具也全换了新的,连院长护士都换上新的白褂子。

2月23日晚,北京开始下大雪,但按照计划,尼克松第二天要去长城。第二天一大早,尼克松夫妇很惊讶地发现,昨天夜里厚厚的大雪骤然“消失”。周恩来早就给北京市领导打电话布置扫雪任务了,北京连夜出动了100多辆洒水车,60万人从钓鱼台一直扫雪到烽火台。

因为尼克松去上海那天正值中国新年,成千上万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回沪探亲,为了预防不测,他们被全部勒令返回农村。

毛泽东在游泳池见尼克松,拒绝美国翻译在场

尼克松到来的9天前,毛泽东因心脏病突然休克,差一点死过去。那时他睡在建在游泳池之上的大会客厅里,健康状态不稳定,随时都可能有生命危险。因为要在游泳池见尼克松,客厅特意做了布置:大量的医疗设备就被挪到大厅一角,连床在内都用屏风隔开。会客厅四壁都是书架,摆满旧书。由于身体肿胀,毛特别做了大号的新衣服和鞋子。

22日,周恩来举行午宴欢迎尼克松。午宴后休息了片刻,中南海给周恩来打来电话:“主席要会见尼克松总统,请基辛格博士也来。”

为了严密控制会谈记录,中共拒绝美国翻译在场。对这一违背外交惯例的要求,尼克松未表示任何异议地接受了。

尼克松在当天日记中记载:“我们被引进一个陈设简单、放满了书籍和文稿的房间。在他座椅旁边的咖啡桌上摊开着几本书。他的女秘书扶他站起来。我同他握手时,他说:‘我说话不大利索了。’……尽管他说话有些困难,他的思维仍很敏捷。”

分宾主落座后,毛泽东对尼克松说:“我是世界上头号共产党人,而你是世界上头号反共分子,历史把我们带到一起来了。” 在谈到这次会晤的背景时,毛泽东说:“是巴基斯坦前总统把尼克松介绍给我们的。当时,我们驻巴基斯坦的大使不同意我们同你接触。他说,尼克松总统跟约翰逊总统一样坏。我不知道他怎么会有这个印象,不过我们不大喜欢从杜鲁门到约翰逊你们前任的几位总统。中间有8年是共和党人任总统。不过在那段时间,你们大概也没有把问题想通。”

尼克松说:“我知道,多年来我对人民共和国的态度是主席和总理全然不能同意的。把我们带到一起来的,是认识到世界上出现了新的形势;在我们这方面还认识到,事关紧要的不是一个国家内部的政治哲学,重要的是它对世界其它部分、对我们的政策。”

尼克松继续说:“例如,我们应该问问自己——当然这只能在这间房子里谈谈——为什么苏联人在面对你们的边境上部署的兵力比面对西欧的边境上部署的还要多?我们必须问问自己,日本的前途如何?我知道我们双方对日本问题是意见不一致的,但是,从中国的观点来看,日本是保持中立并且完全没有国防好呢,还是和美国有某种共同防御关系好呢?有一点是肯定的,我们决不能留下真空,因为真空是会有人来填补的。例如,周总理已经指出,美国在到处伸手,苏联也在到处伸手。中国面临的危险空间来自何方?是美国的侵略,还是苏联的侵略?这些问题都不好解答,但是我们必须讨论这些问题。”

“这些问题你同周总理去谈,我只谈哲学问题。”

尼克松说:“主席先生,我读过你的一些言论,知道你善于掌握时机,懂得‘只争朝夕’。”

毛泽东说:“‘只争朝夕’,我这个人说话像放空炮。比如这样的话:‘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打倒帝国主义、修正主义和各国反动派!’”

“像我这种人。”尼克松微笑着把话题引向自己。

“你,作为个人,也许不在被打倒之列。”毛又指指基辛格:“这个人也不属于被打倒之列。如果你们都被打倒了,我们就没有朋友了。”

尼克松在与毛的谈话中到了卑躬屈膝的地步。他直接了当地对毛说:“我想主席投我一票,是在两个坏东西(共和党和自由党)中间选择好一点的一个。”

告辞的时候,尼克松说:“主席的著作推动了一个民族,改变了世界。”毛泽东只以居高临下的口气说了尼克松一句好话:“你的《六次危机》写得不错。”

这次谈话本来因毛泽东身体原因,只想进行10分钟或15分钟,却延续了将近1个小时。

中美建交之后 

基辛格第一次访华刚刚结束,周恩来就作为安抚使节去了越南河内。越共领导人疑心毛泽东要用他们跟美国做交易,黎笋说:“越南是我们的国家,你们没有权利跟美国讨论越南问题。”

尼克松访华后,周恩来为了继续拉拢越共,再去河内,再继续多给钱。从1971年开始,援越款项上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最高峰是1974年,对这些国际“盟友”的贿赂,等于对中国大陆老百姓的加剧掠夺。

中美建交之后,阿尔巴尼亚霍查给毛泽东写了封长达19页的信,称毛泽东跟美国来往是“肮脏事”。阿国是毛从苏联阵营拉出的唯一东欧国家。为了堵霍查的嘴,中共也是多给钱。

中美建交后,越来越多的国家承认中共,中共也向越来越多的国家提供经济援助。1970年之前,受援国是31个,之后是66个。生活水准远远高过中国、人口只有30万的马尔他,1974年4月,一次就从中共拿到2500万美元的援助。作为交换,马尔他总理明托夫回国时,佩戴了一枚毛泽东像章。

1971到1975年间,大陆官方平均每年外援占国家财政总支出的5.88%,当时中国大陆大多人在挨饿。

尼克松为了大选,在西方给毛泽东正名,大谈毛泽东等人“对事业的忠诚”,基辛格称中共领导为“清教徒式的、保持了革命纯洁性的一组人”。尼克松部下说:“在毛泽东的领导下,中国人民的生活得到了极大的改善。”

毛泽东想从美国得到先进军事技术和设备,他对金日成说:“搞这些关系只有一个目的,就是为了获得发达技术。”

1954、1958年,毛就曾经两次掀起台湾海峡危机,利用美国可能会扔原子弹的威胁,从赫鲁晓夫那里获取使中共核武器工业起步和发展的关键性援助。毛对美夸张“苏联威胁”,就是想骗取美国的先进军事技术和设备。从基辛格第一次访华,毛泽东就开始吹风,到基辛格1973年2月再来时,毛泽东干脆直接提出建立联盟。毛泽东对基辛格说:“我们应当搞一条横线——美国、日本,中国、巴基斯坦、伊朗、土耳其和欧洲。”这些国家除中共之外都是美国的盟友。据基辛格记载:周恩来“呼吁我们牵头组织一个反苏联盟”,中方希望这个联盟“由美国领导”。基辛格果然中计,在给尼克松的汇报里说:“苏联问题成了我们全部谈话的中心”。

1974年,连任总统的尼克松因政治丑闻不得不被迫辞职,成为美国第一位辞职下台的总统。

蒋介石对尼克松有先见之明。1967年尼氏曾见蒋介石,谋求为其总统竞选提供资金。蒋介石1971年12月14日的日记记载:“尼丑未当选以前,来台北相访,彼满怀我协助其选举资本,因其未先提,而我亦未提也。此等政客,成事不足,败事有余。”3年后,尼克松遭遇水门丑闻下台,也验证了蒋介石的“败事有余”之说。

评述:

尼克松为一己私利,承认中共政权,把中共引进联合国,遗祸世界。

1967年,蒋介石曾痛心地说:“可惜是自由世界,在对抗共产罪恶……非常缓慢,有些地方,甚至背道而驰!”“误以为中共的第二代可能转变;误以为大陆七亿人口,仍然是它可以控制的战争资产;误以为只要和中共坐下来‘谈’,就可以减少它的恣睢暴戾……”

台湾失去联合国合法席位后,许多国家包括美日纷纷与其断绝外交关系,至1978年底,与台湾维持外交关系的只剩下21个。但如今台湾却获得了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的免签,台湾人赢得了自己的尊严。#

责任编辑:张宪义

评论
2018-03-06 7:5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