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王五四:这届春晚主要是观众不行

央视春晚是中共宣传的政治工具。图为网友批评今年春晚。(手机截屏)

人气: 1689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8年02月17日讯】这届春晚不行,主要是观众不行,抗尴尬能力太差,很多节目看得观众都尴尬了。说到这又会有人说“活该让你看春晚”,我不是看,我是搞科研,纯社会研究的态度。下届春晚应该比较好搞了,因为不指望你们能让观众笑得前仰后合,只要不让观众尴尬,你们就成功了。

央视前副台长洪民生曾提出,每年春晚至少要有两个针砭时弊的语言类节目,不过他觉得,近些年春晚舞台一年比一年漂亮,但内容却没进步。“尤其是最近五年,路子不对,老百姓过得还很苦,春晚却一直歌功颂德拍马屁。”不知道洪副看没看今年的语言类节目,特别感人,特别针砭时弊,有个小品已经敢公然嘲讽副处级干部了。美中不足的是,这个小品居然宣称“咱老百姓就是纪检委”,在歌曲《江山》里,“老百姓是地,老百姓是天,老百姓是山,老百姓是海”,这么写是没问题的,人畜无害,但你说老百姓就是纪检委,明摆着是让贪官污吏打击报复老百姓,给老百姓变本加厉引火烧身。

这届春晚观众不行,主要是地位不行。观众席上没有群众,都是群众演员,陷入舆论漩涡消失很久的陈光标又出现在观众席里了,大镜头给了好几个,持续好几秒。有点年纪的人时常怀念那些年的春晚,主要是怀念观众的地位,1990年春节联欢晚会上,陈佩斯在小品《主角与配角》中说了一句台词:你管得了我,你管得了观众爱看谁吗?核心是观众。你现在整一台号称给观众看但却没有广泛听取观众意见和建议而且观众说不喜欢看还不行的晚会,你这是搞什么呢?北京监狱春节联欢晚会吗?

1983年的春晚,第一次尝试观众点歌,观众在春晚舞台上的重要地位第一次得到体现,同时这也是观众社会地位的象征。因为观众的热烈喜爱,颇受争议的李谷一的《乡恋》得以出现在春晚舞台上,郑绪岚也带着观众点播的《大海啊故乡》和《太阳岛上》登上了这一年的春晚舞台,虽然第二天就因为“牛仔裤太暴露身体线条,对青少年影响不好”被点名批评了,但青少年观众,一定觉得这挺好。

1985年的春晚,活活演了六个小时,算是演砸了,各级领导和观众都不太满意。后来,中央电视台在《新闻联播》中就此事向全国观众道歉,这是你从未见过的《新闻联播》,也不可能再见到的《新闻联播》。后来,“一切都可以讨论”、“让观众说话”的春晚结束了,春晚的官方主导痕迹越来越明显,春晚在意识形态领域的作用越来越重要,主持人嘴上都是观众,春晚心里却没有了观众,不过不要紧,观众不看就行了,于是春晚就成了官方气味愈加浓烈的自娱自乐。

2011年,当被问及春晚满意度下降的问题时,担任过1983年、1984年、1985年、1986年、1990年五届《春节联欢晚会》导演的黄一鹤坦率地说,“不找准根本问题,别说一个赵本山,就是再多的赵本山也救不了春晚。”其实赵本山本身就是个问题,用赵本山的春晚有问题,后来不用赵本山的春晚也有问题,只不过前者是可以讨论的问题,后者是不可以讨论的问题。

这届春晚的观众不行,因为他们看不懂这届春晚的节目,他们只知道TFboys被翻译成加油男孩,却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唱《我和2035有个约》,“在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的基础上,再奋斗15年,在2035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加油吧,男孩们。

这届春晚不再只是演给全国观众看的春晚了,它面向的是整个世界,跟以往春晚的全国各族人民大团结式的载歌载舞不同,这次跳舞的多了很多国际友人,还有全世界国际友人联合起来同唱一首歌《我爱你中国》,一派万邦来朝的景象,这也是如今身陷囹圄的鲁主任当年在世界互联网大会上想做没做成反而弄巧成拙的事。只不过大国风范,你也得讲点大国礼仪,不能因为给非洲兄弟援助多了,就公然让人家黑人兄弟带着猴子上春晚台,还说“我不跟猴子一般见识”……,这放在西方敌对势力范围,属于严重的种族歧视,这种软实力方面,装是装不出来的。此外,每每听到春晚舞台上那些气势恢宏的四字成语,我总能想到贴到鲁主任身上的那些四字成语标签:阳奉阴违、欺骗中央,目无规矩、肆意妄为,妄议中央,野心膨胀,公器私用,作风粗暴、专横跋扈,以权谋色、毫无廉耻……,滔天罪恶,总是归于一人之身,是活该,也是活久见。

这届春晚的观众不行,主办方早有预料,于是请来了成龙和吴京,一个是“中国人是需要管一管的”,结果忽略了管教自己的孩子,孩子吸毒被政府部门管了;一个是“如果觉得不好,请移民”,出道几十年没红,一朝变红就红了,现在终于找到自己的底色了。在现实里空喊爱国口号是最安全的,在文艺作品里空喊爱国口号是最赚钱的,于是他既是德艺双馨的艺术家,也是得意双薪的艺术家,名利双收,何乐而不为。

春晚本质上是一种审美,审美是上层建筑。现实生活中的审美,是由攀附依附特权阶层的人决定的,因为他们手中的资源决定了捧谁当明星捧谁当头牌,于是明星脸整容脸引领了大众审美,这些资源拥有者最爱去的场所莫过于夜总会了,所以这叫夜总会审美。而春晚审美是另外一种形式,它是一种政治局面审美,由意识形态主导,本质上它跟夜总会审美是格格不入的,但这届春晚我却看到了交叉,从冯巩的相声《我爱诗词》里看见的,把唐诗融进相声,不好笑但很可笑,既无美感又无笑点,嘻嘻哈哈,还不如嘻哈,亮着大嗓门背诵还不如喊麦,每当演员背出来一首或者一句诗,台下就叫好鼓掌,弄得好像你们听得懂一样,弄得好像在家哄著孙子背唐诗一样。唐诗宋词即便不算博大精深,也算源远流长,如此儿戏对待,既是无能,也是审美缺失的表现。想玩以诗泡友,骑楼赛诗的潇洒,那得在青楼才好玩,把夜总会的审美,融入于政治局的审美,势必尴尬的很,尴尬的是观众,毕竟观众还是有审美的。

梁左在《笑忘书》里说过:“相声和小品搞好了,整个晚会就基本成功了。”但这届晚会的相声和小品搞得很尴尬,就连歌舞也搞得像吸毒后的幻像,更令人尴尬的是,吐槽春晚或者是给春晚差评,好像已经成了误国误民的大事,这国有些部门不知道哪里学来的恶习,观众给差评动不动就要喊打喊杀,轻的也是删帖封号,这种货色才是误国误民的败类。

去年春晚,官媒说,“羊羹虽美,众口难调。应该看到,相比于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国人的审美趣味在发生变化,评判能力大有提高,也就是说口味更刁了,越来越喜欢“挑肥拣瘦”,也越来越擅长“挑三拣四”。审美能力不断提升,折射出时代进步,也反正出我国的文化事业取得长足发展。如果观众的审美趣味始终不变,一味沉湎于旧有的套路,并不值得称道。”现如今已然变成,“那些习惯于吐槽春晚的人,也不妨多一些建设性意见,不能因为吃上了大鱼大肉就鄙视粗茶干粮,也不必因为选择更自由了就看不到春晚剧组不断改进的努力。哪怕不激赏春晚,也不必嗤之以鼻。理性发声,保持客观立场,这才是成熟公民所应具有的心态。”我一个观众,你让我提建设性意见?我可以提,我喜欢陈佩斯、李志,你们让他们上吗?不让上有合理理由吗?观众还真没鄙视过粗茶淡饭,观众烦得是你们总拿些大鱼大肉的图片一晃而过,看得见摸不着更吃不上。谁家里也不差你这一口吃的,既然要办春晚,就认认真真踏踏实实办好,别那么多废话。今年春晚刚结束,新浪网发文称《2018年央视春晚完美落幕 时尚创新观众好评如潮》,自己欺骗自己,自己造数据给自己看,你们才是春晚最好笑的语言类节目。至少我爸看了一会就嗤之以鼻回屋里头睡觉了,是不是该举报他开除党籍?

三十几年下来,春晚的语言类节目是越来越不好笑了,春晚本身反而越来越好笑了,春晚的歌舞类节目越来越假假唱越来越多,但这越来越不重要,因为春晚本身就越来越假,我们为何还在乎它假唱不假唱呢?

”的硬件设备越来越好,画面越来越炫彩,舞美和灯光越来越华丽,服装越来越昂贵,阵容越来越盛大。但人们对其的关注和期望程度,却越来越低,官媒自欺欺人,将此原因归结为人们的欣赏口味越来越高,我觉得真实的原因只有一个:观众越来越没点B数。因为有数的观众应该知道,一件荒诞的事情,越郑重他就越好笑,如此郑重其事的春晚,你还抱怨不好笑,你的笑点难道是《新闻联播》?

春晚的尴尬,不必上升到很高的高度,从现实生活的对比之中就能感受到,比如春晚歌词里唱道“家家户户放鞭炮”,营造出一种热闹非凡的景象,但实际上是“敢放一挂鞭,拘留十五天”,大年三十晚上放完,正月初一到十五就不用做饭了。

我们去动物园时,最喜欢看的节目是驯兽表演,可当你发现自己就是那只被驯的兽时,你还爱看吗?祝大家狗富贵,勿相汪。

(转自微博)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8-02-17 1:5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