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3-2018年天象揭秘-下部

逆天而为痛悔迟45:1937——水双守斗火守心,蒋公顺天解劫困(下)

作者:古金

图45-1:1937年天象之二,水星双守斗,在时间和空间上,与南京大屠杀准确对应。

    人气: 7623
【字号】    
   标签: tags: , , ,

第四十五章 1937:水双守斗火守心,蒋公顺天解劫困(下)

1937年末至1938年初有一个重要天象:水星徘徊在南斗的正上方,顺行、逆行两次守斗。上一章讲过:斗宿的分野,对应人间的吴越,吴越的中心在当时是南京,这是空间的对应。

1937年12月13日,水星进犯斗宿中心最近,这一天日军攻克了南京,开始了大屠杀;1938年2月5日,水星离开斗宿的范围,这一天,南京大屠杀结束(小屠杀未止),这是时间上的天人相应。

如此“天人合一”,难道南京大屠杀是顺天而行么?绝不是!那是人间一场失控的、逆天的、弥天的罪恶——但是,为什么却应天象而出,顺天象而结束?

(接前文 逆天而为痛悔迟44:1937——水双守斗火守心,蒋公顺天解劫困(中)

8. 第四重天劫:火土照秦井,金木犯天庭

上一章我们讲述了三重天象:1937年荧惑守心、水双守斗,1940年五星连珠,都注定了日本完胜,一统华夷,开创中华新纪元。章嘉大师在这三重天象中看不到一丝胜机,再追查——

天人错位问根源

图45-2:1945年10月30日天象,福星土星和天罚火星相犯在井宿,天罚金星与福星木星犯于太微垣。

1945年10月30日,出现了一个大决战式的天象。其一,火星犯土星,《乙巳占》中讲:“火犯木土为大战”;其二,金星犯木星,《乙巳占》中讲:“(太白金星)与五星相犯为大战。”火犯土于井,井宿是秦地的分野,显然是对盘踞在延安(古秦国边地)的中共政权的大战;金木相犯在太微垣范围,太微代表朝廷政府,这是一场关系社稷的大战,但又危及不到社稷朝廷,因为金木距离太微垣不近。《乙巳占》还讲:“(金)在木北,北国败。”显然是中共在大战中大败……可是在人间,直到1946年,秦地也没有这场大决战!当时国共双方谁也没有足以改变天象、推延战乱的天大功德,怎么出现了天人错位呢?

更令人费解的是:前面讲过,1937年国军战败迁都,中华的正统已经归于日本,中华进入了日本统治的朝代,1945年日本惨败,被两颗原子弹重创,中华一个朝代覆灭,在《推背图》上都有展现,可是,这么重要的事竟然找不到天象的对应!为什么?

因为几重天象的旧安排,都是日本完胜,直到第4重天象,还是这样。图45-2,1945年10月30日的天象,其实是旧运程中,日本完胜民国后,剿灭陕北中共的天象!日本和民国都反共,民国战败投降的兵力,和日本合在一起,剿灭中共当然不成问题。

土星照福祉,秦地出天子

假如日本能按这几层天道之路顺行,顺天完胜民国,它要想坐稳中华天下,该定都在哪里呢?

——西安!那是大中华的中心位置,要掌控涵盖蒙古、朝鲜半岛、日本列岛的大中华,只能定都在西安。西安是隋唐的古长安所在地,长安可是日本历史上最向往的地方,日本历史上的首都京都,一半的格局是缩微的长安,一半的设计是缩微的洛阳。日本定都西安控天下,在人间是不二之选——更重要的是,上合天道。从1944年6月~1946年7月,福星土星进入了井宿范围,井宿的范围很大,所以土星待的时间长,土星是福星,福星照井,在给井宿的分野古秦国赐福,秦地将出新朝代的天子。秦国的核心古咸阳,正被西安环抱着。所以日本定都西安,下应地利,上顺天象接福气,加上大兴佛法,符合天道与历史规律,新中华必出盛世,这和前文讲的第三重五星连珠的天象,是环环相扣的。

在旧运程中,正因为日本定都西安,必然和延安的中共决战,这就是图45-2天象所指:这场大决战和西安的社稷相关,对应着金木犯于太微;战场在秦国故地,对应着火土犯井。因为土星赐福的天子王气被“西安的日都天子”所得,同时福星木星在给太微垣、正统国的朝廷赐福,所以中共必被剿灭……过去天象的安排,交相呼应,水到渠成。

是哪里出了问题,连改了四重天象?

9. 保卫中华,捍卫文化

保卫中华固然重要,捍卫华夏文化更重要。在历史上,南宋末年、明朝末年,当中华儿女实在无力保家卫国的时候,国可灭,文化不可灭。中华文化的巨大潜能,能够把入主中原的王朝同化,使这些民族,正式地,也是重新回归中华民族的怀抱。其实在根源上,古代的偏远民族,东夷西戎、南蛮北狄,也都是炎黄子孙,北方的外族,血缘多出于上古的黄帝部族。

日本侵华,几重天象在旧运程中都注定了日本完胜,中华进入一个新朝代,日本回归中华民族,大中华兴佛出盛世——蒋介石的国师,七世章嘉大师,如果就修到那些层次,他会顺应天道、帮助人间实现那些层天意,可是,大师有更高的境界,看到了强势的日本会变异中华的文化,不但文字、语言会被日文渗入,中华的佛教,也会被日本“完全变异的佛教”改观……这是更高的天道所不允许的。

精忠报国与汉奸文化

精忠报国,是中华传统文化的精华。从汉朝的苏武牧羊,到南宋的岳飞、文天祥,历史上这些气贯长虹、涤荡心灵的英雄楷模,都是忠于祖国、捍卫国家的,这是中华民族永世传承的精神财富。而秦桧、吴三桂这些人演绎的屈膝卖国、屠害自己人民的汉奸文化,是反面教材,被万世唾弃。

也许有人会说:春秋战国的时候,太多的人才离开自己的国家,效忠别国,甚至借别国之力围剿故国,反而创造了灿烂的中华文化;既然日本也是中华的一部分,那么顺天象帮助日本统一中华,就不该是汉奸了吧?

这种想法,把不同层次的道理搅在一起,把自己都搅浑了。天理是贯通的,但是层次分明。在人间,中原宋朝时没有金辽属于中华的概念,服饰不同,那就是异族两国。历史上也没有日本归于中华之说,中、日人民都认为彼此是两国,和春秋战国时“天下一家、同归华夏”的概念完全不同。人也不能跳过低层天道,妄谈高层天理。生活在人间,只能按照人间的理行事,相容人间,再向上去符合层层天道,那是修行,境界越高超,越不能破坏人间的理。

所以,假如日本坐稳中华天下,以汪精卫为代表的成千上万的汉奸们,将大得其利,汉奸文化可要大行其道了。那样的话,中华文化纯正的价值观,都要被汉奸文化带偏了。

也正是这个原因,七世章嘉大师,在日本的威逼利诱之下,不为所动,在沦陷区向信众宣讲佛法时,不停地宣讲抗日救亡的道理,而后他长途跋涉投奔南京政府,在宗教界担起了护国救亡、抵制分裂的重任。

日本变异佛教的冲击

日本的佛教极为变异,传统的戒律在明治维新时期都被废除掉了,史称废佛毁释。日本和尚从那时起可以结婚成家,到现在,很多日本女性还愿意嫁给和尚,因为和尚有钱,生活压力小。

“日本明治维新,灭佛之后走向强盛”——这种粗浅的认知背离天道,更背离人间真相,其实明治灭佛,是日本二战惨败的总根源,后面我们会专门讲述。在“日本灭佛强国”的错误史观之下,假如日本又顺应低层天道一统中华,会对中国本土的佛教产生多大的冲击?带来多大的变异?欲望、利益的诱惑下,和尚娶妻生子都有了新政府“传统文化”的保护,佛教会迅速败坏、无法截……中国人会接受这样的文化?开始不会,但是无能为力,等到习以为常的时候,那样中华的传统文化的道德根基,就被彻底毁了。

前文讲过,章嘉大师最看重佛教的戒律,他知道守戒律是修行成功的必由之路,是维持文化道德水准的深层保障,所以,他一定要按更高层天道行事,捍卫文化,保卫中华——可是,高层天象和低层天象在抗日战争的胜败上,竟然是拧劲儿的!在低层,重重天象都注定了民国的败局。

10. 乾纲:天道争衡,债主必胜

前面我们讲述的天人合一的历史,天象决定人间战争的胜败,有很多种形式,比如在《乙巳占》中讲的:金星的位置、火星犯守的星宿、五星连珠的分野等等,当然还有更低层的流星、月象、云气等,比较复杂。然而,大道至简至易,不管有多少层天象,都遵循着一条天纲展开的:“债主必胜”,因为战争,是历史罪业的集中偿还。

《道德经》讲的“柔弱胜刚强”,融入了中华传统文化,它在一层内涵中展现了天道“业力轮报”:强势的甲欺凌了柔弱的乙,乙到来世一定会转生成强者,而甲会转生为弱者,乙同样欺凌甲。如果是在战争中,甲方屠杀乙方造下罪业,来世乙方会战胜甲方、屠杀甲方,讨还业债,债主必胜。

但是人类有弱点,身为强者,前世深层的怨恨发泄起来很难节制,会变得像撒旦魔鬼一样,一讨债就会过头,债主又成了负债人,再一世又颠倒过去还债。佛教中有很多这类业力轮报的故事。

中国民间一直有这样的说法:谁谁是来讨债的,他这是报应,上辈子欠的,谁和谁好因为前世有善缘,谁和谁不对眼准是前世有恶缘,冤冤相报何时了……这些看似简单的俗话,却折射著天道真理,因为中国人是天人合一的文化哺育出来的。

冤魄归日本,诅咒刻灵魂

第三十章 木火逆行双守斗,毁佛屠城势难收》讲过曹翰盛怒屠江州(今江西九江,也是吴越地区)的故事。976年5月木星、火星双双逆行守斗,见下图。

图45-3:宋太祖开宝九年( 976年)天象图:土星逆守斗,荧惑逆守斗。

曹翰的屠城、宋太祖赵匡胤飞马传书阻止杀戮,在时间空间上,和上面的天象准确对应。《乙巳占》中讲:“火星进入斗宿之中,如果留守,所守之国当诛灭。木星守斗也是这样。”天道展现的这个诸侯国可诛灭,并没有说可以屠城!

曹翰怎么做的呢?杀光全城的百姓数万人,填满水井后,弃尸江中,财宝洗劫一空,再毁庐山东林寺,劫走了500罗汉铁像……做得太过凶残,这个逆天大罪,把诅咒永远钉刻在曹翰和他军兵的灵魂上,不还尽罪业,永远也抹不掉。

可是,如果来世就安排偿还,那些太冤太冤的魂魄转生来索债,通常都会索过头,“加倍偿还才解恨”,结果,下一世又轮回被屠杀……如果这样下去,中华大地上还有啥文明可言?都被野蛮的反复的战争仇杀毁掉了——所以,只好安排他们转生到日本去,和大陆暂时隔离开,以免冤冤相报,没完没了。

中国历史上有多少次屠城啊?有多少次大屠杀啊?很多次的屠城、大屠杀,冤魂都这样去了日本,和大陆分隔,到最后才给还债的机会,那就是日本近代的侵华。

也就是说,日本民族是中华大地的总债主,在“债主必胜”的乾纲制约之下,低层天象都安排日本大胜,一统天下,同时,日本民族回归华夏祖国。为了这场讨债,有的冤魂群体等了几百年,有的群体等了一千年,有的群体等了两千多年!时间的推延、仇怨的发酵,业债本身还会被加倍放大。

历史上那些屠杀的负债人和他们的后裔,分散转生的多,集中转生在中华文化中叫做群体的“共业”,比较少。日军在各地的烧杀奸淫,那是追索分散转生者的业债;而集中转生,有一个主体汇聚在南京,那些灵魂上刻着祖先诅咒的人,在人间被各种原因让他们滞留在那里,等待天责。可能此时大家明白了,南京屠城的天象为什么是水星双守斗,因为水星主刑,那是久远注定的天刑。

章嘉大师的法眼,穿越历史的时空,对这些洞若观火。看到这层因缘,他能在冥冥之中插手么?能阻止日军对南京下的屠杀令么?不能,罪业必须偿还,天道使然。

迟疑守南京,早传屠杀令

1937年上海淞沪抗战失败,日军占领上海后,直扑南京。尽管当时民国已经把首都迁到了重庆,大批人和机构逃离了,还是有五十多万人留在那里。南京孤城,难守易攻,民国高层有几种意见:一种想让南京成为不设防的城市,以免日军攻城后杀戮太重;一种认为作为旧都的南京,不固守无法向国人交待;还有人认为,象征性的抵抗一下就可以了。

确实,日军侵占北京、攻占太原后,都没有什么大杀戮,国军在上海奋勇抵抗了3个月,日军损失惨重,日军攻下上海也没有屠城——为什么要担心日军在南京搞屠杀呢?没有道理啊。国际法也不能容许啊,日本侵华已经遭到各国谴责了。经过慎重的理性分析,蒋介石最后决定:让主张固守的唐生智,做象征性的抵抗,一两个月就撤。

有人可能会想:是不是按第一种意见,完全放弃抵抗,让日军失去了屠杀的借口,就没有南京大屠杀了?或者能减轻很多?

其实,这都是事后诸葛亮,是人的猜想。老百姓常说:“冤有头,债有主”,那些债主,苦等了两千年,终于盼到了复仇的机会,天象都开绿灯,他们能不复仇么?如果他们能主动放弃复仇,有那么大的宽容,那就不是人了,都成神了。因为都是人,在仇恨的怒火之下,在复仇的满足感之下,会变成魔鬼撒旦,一定不会收敛。

我们知道,后来的武汉保卫战,蒋介石亲临指挥,坚持到最后。蒋公夫妇乘坐最后一架飞机,飞机在子弹中穿梭飞离了武汉。而首都南京的保卫战,蒋介石根本就没在南京出现,为什么?其实,这里有章嘉大师的心血,当年荧惑守心的天象,首先是对天子的天谴,其次是蒋介石的天难,蒋公光迁都还不行,如果他出现的南京,时间空间上应天象,会有无数个机会丧命,基本就活不成。

日军13天就打下了南京,当时前线新上任的日军统帅,天皇裕仁的叔叔朝香宫鸠彦王,早早就传下密令:杀掉全部俘虏!因为这样的命令违反国际法,见不得人,所以同时下令阅后即毁,口头传达。

在天道上看:这道屠杀令,是当时水星双守斗的天刑天象在人间的体现,假如日军循规蹈矩地执行这道命令,在天道上无可厚非,因为他是在顺天行天罚。日军还会完胜民国,日本讨还完债务,一统华夷,和大陆民族扯平,两不相欠,大中华进入无战争的太平盛世,这多好?可这太一厢情愿了。

静观人间,以待天变

事情没发生前,谁也不知道当事人会做到什么程度,天命安排得再好,安排得再不好,人怎么走自己的路,都是人自己说了算,所以才有顺天、逆天之说。

章嘉大师也不知道这些日军会做到什么程度。前面讲过,水星守斗,天象有两种意义:易政或者屠城,二者不可得兼。日本没有国师,不懂天道,他们不会有放弃屠城、直达完胜的神一样的境界,在复仇的天象之下,肯定会以屠杀来讨债,关键是杀到什么程度。如果真做到节制有度,不过头,那日本还是债主,天道还得像原来一样向日本倾斜,讨完南京债,再讨各地债。这样的话,天象不会改变,国军还是没有任何胜机。假如这样,章嘉大师能够做的,就只有在日本统一中华之后,尽全力抵制日本文化的侵袭了。

但是,人间极少会有理性追债的战争,日军也绝不是符合天道的仁义王师。如果日军讨债过度,由债权人变为债务人,那天道就只能改判了,多少层天象,都得无条件改变——但是,这实在太难了。

前面多次讲过:小功德改变不了天象,得有天大的功德才行;小罪业也改变了不了天数,罪业弥天才行。日军可能在南京一次性地把历史上的业债全部索光?把其他还没侵占的地方的人债,都在南京要完?要过头?得犯下怎样的大罪才能做到这一点呢?事先看太不可能,但是,日军竟然做到了!

11. 逆天大罪层层惊,改判天象重重应

1937年12月13日南京沦陷后,到1938年2月5日,南京30多万人死于日军的各种杀戮之下,数万妇女包括老人被日军轮奸,财物文物被洗劫,手段之残忍,罪恶之反人性,全世界震惊,层层天都在震惊;世界上有人性的人,都在谴责,层层天也在谴责。唯独日本举国欢呼雀跃,那真是发自内心的高兴,整个日本陷入了撒旦魔鬼的境界!这是逆天的弥天大罪!这就是为什么南京大屠杀,在时间、空间上与天象精确对应,却不是顺天,而是逆天的原因,天数旧安排的偿还业债没有那么惨烈。

民间有俗话说:“别看现在闹得欢,小心日后拉清单!”“将来我叫你十倍、百倍地偿还!”当时南京的集中转生者的历史业债,账单拉了两千多年,加上追加“利息”,偿还20倍,就可以了,可是作为债主的日军,真地疯狂做到百倍的复仇追索,做得太过太过,使日本民族一举从债主变成了欠债者。

前面我们说过,在此之前,天象的层层安排在此错位,低层几重天象安排了日本完胜,而高层的安排是日本惨败,但是都遵循“债主必胜”的乾纲法则——而南京大屠杀后,低层的重重天象,不得不在这道乾纲之下,把旧运程中天人合一的对应全部改变,高层天意在此时才贯通下来,层层天数都注定了日本必败!

这个惊天大罪,本来和天皇没关系。但是,就像《第三十章 木火逆行双守斗,毁佛屠城势难收》中讲过的:976年曹翰屠江州,本来和宋太祖赵匡胤无关,可是事后赵匡胤怕曹翰造反,不但没惩戒,还给曹翰升官嘉奖,那个惊天罪业,赵匡胤得分担了,所以延寿截止天谴来,当年宋太祖死于非命。天皇裕仁没下屠杀令,但是他表彰了占领南京的将官军兵,他就必须分担天谴。因为是半路顶来的对前任中华天子蒋介石的天谴,而天谴的根源,又是对南京屠城罪业的分担,所以罪不致死,但是,旧命中一统华夷、建立盛世大中华的毕生辉煌被削夺,变成了惨败之后,向美国麦克阿瑟上将祈怜。

1937年荧惑守心、天责帝君,章嘉大师提前让蒋介石迁都重庆,在天道上看,战败迁都,放弃天子之位,是躲过天谴,同时,又把天谴甩给了接任的中华天子的日本天皇,这不是人间的计策,是天道的智慧。

12. 南京血洗,民国生机

不是说越高层,越安排了日军的凶残,而是越高层,越能看准人的最终选择,那是人的性格、道德的基础决定的,越高越能看透,越会按照人最终的选择安排。

人算不如天算,人争永远不会胜天。如果天象的定数不改变,民国怎么抗争也打不过日本,反而成了人与天斗;但是,一旦天数改变,人间不努力顺应新的天意,也不行,天上不会掉馅饼。新的天意,安排民国死而复生,那同样是需要各地的中华儿女还清历史业债,与新的中华民国一起浴血重生。

所以,从天道上看,根源上是南京30多万条生命,是更多南京人民的鲜血、屈辱,以额外的无尽的痛苦承受,压下了两国的业债的天平,扭转了胜利的指针,改变了低层的重重天数,天道由过去的天佑日本,变成了天佑民国。

南京大屠杀死难者纪念馆。(WL/Wikimedia Commons)

债务会把人压得喘不过气来,还清欠款,人会一身轻松。历史的业债也是这样。人只看到了日军大屠杀的暴虐,看到南京人民天大承受,却看不到历史上,他们、他们的祖上的杀戮,给同胞们制造的无尽痛苦,那是必须要偿还的,逃不过的,越拖延越沉重!虽然日军太过逆天,偿还太过,但是天道是公平,胜局归于民国,这不是每一个中国人所祈祷、期盼的么?

为了中华的胜利,无数前线的国民党将士肝脑涂地,万死不惜,假如历史能够重来,让人能重新选择,他们,特别是那些有去无回的敢死队员,还会说:“我们愿意!”假如历史能让那些南京的受难者重新选择,他们愿意为中华承担额外的天大苦难么?穿透时空,在那个过去、现在、未来同在的灵魂深处,章嘉大师能看到他们也在说:“我们愿意!”因为我们都是精忠报国的纯正文化哺育出来的中华儿女。(未完,待续) @

点阅《逆天而为痛悔迟:453-2018年天象揭秘》相关连载文章。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上一章,我们讲述了1937年的天象之一:荧惑守心,天劫指向了当时的中华天子蒋介石。蒋公身边的国师——七世章嘉大师是一位道行高深的高人,大隐隐于朝[1],可惜蒋公不识。对国师化解两重天劫的两个预言,听了前者,解脱了自身,赢了抗战;没听后者,输了内战。
  • 在上部和中部的天象中,我们多次讲过“荧惑守心、天责帝君”:中华的天子,是华夏正统国掌握实权的人,是天赐权柄者,而不是形式上的君主。荧惑守心是天子的天劫,直指天子之死,那么,1937年的荧惑守心天象,显然是蒋介石的劫数,为什么蒋公能躲过这个天劫?又活了38年,能安享晚年呢?
  • 通过对实地考察、星宿定位,对2017年中秋夜火流星爆炸的天象,做了更深入的解读。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天象。《乙巳占》讲:“流星是上天的使者,飞行在不同的星宿中,向人间展示天警。人们看到的流星大,对应的流星的使命也大,对应的人间事件更大,将发生的灾难更重。”[9] 所以,我们有义务把这个上天给人间的重大的警醒,尽可能地解读出来。
  • 10月4日中秋夜,云南又发生了壮观的火流星爆炸——对于以目测为基础的中国天象文化来说,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天象事件,使战争的最终结局更加明朗,但是过程却变得波诡云谲。
  • 谁能改变天象呢?前面我们也讲过,只有人间天大的功德和天大的罪恶才能改变天象。天大的功德,能改变天象注定的厄运,就像宋太祖拨乱反正、大兴佛法,变祸为福,开创盛世;天大的罪恶,能把注定的福份变为天罚,就像宋太宗弑兄篡位,犯下杀佛之罪,命里天大的辉煌尽毁,丑态尽出,恶报六世追索……
  • 1075年,辽道宗为“不动干戈收复国土”歌功颂德,却不知道亡国的天谴就此来临。我们在《第八章 正解天象见天意,误解逆天悔不及》中讲过:澶渊之盟是宋辽两国立下的毒誓,双方立誓要子孙世代遵守,谁违背,谁不再享国,遭天灭神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