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探索

命运天定吗?(190)一船唯一生还进士 死在盐中

作者﹕泰源

江中猛浪翻飞。(章德维/大纪元)

  人气: 4738
【字号】    
   标签: tags: , , ,

遇强风翻船,一船的人都落水淹死江底,唯独一人例外,唐朝诗人进士杨鼎夫(生年不详,卒于公元954年, 成都人。后蜀孟知祥时,为定远军推官)就是这样一个人。杨鼎夫落水后,遇到“贵人”相救,他也留下一诗记述这个经历。

有一年,杨鼎夫与人出游青城山,途中他们登上了船横渡皂江。同船渡江的有五十多人。船到江心时,骤然刮起了大风将船吹离航线,结果船撞到巨石上,顷刻之间便沉没在波涛之间。

沈落波底的杨鼎夫,恍然间觉得似乎有什么东西托着他,待他摸到岸边已经精疲力竭。茫茫岸边,突然出现了一个老人,用手杖将他拉上了岸。老人笑着对他说:“你应该是盐里的人,本来就不是水中物。”杨鼎夫想要致谢,放眼四望,却找不到那老人的踪影。他作了一首诗记载这次的死里逃生。

杨鼎夫一边思索老头的话:“你应该是盐里的人”,一边回到成都。他将这段经历告诉知心朋友,但谁也不明白“盐里人”的意思。直到杨鼎夫死去,他也没有明白这话之意。不过在他死后,身边的人就“看到了”杨鼎夫“应该是盐里的人”了。这话怎么说?

杨鼎夫后来当上了权势大臣安思谦(山南西道节度使)的推官,协助判理盐院有关食盐的案件。一个大热天,他突然得病,突然暴毙。天热尸体有味,人们便用粗盐一百多斤将他身体整个裹束起来,然后运到成都郊外埋了。知道前情的人,这就明白了“盐里人”的话意了。

海盐制臭味滋长。(苏玉芬/大纪元)

杨鼎夫留下的《记皂江堕水事》诗吟:

青城山峭皂江寒,欲渡当时作等闲。棹逆狂风趋近岸,舟逢怪石碎前湾。

手携弱杖仓皇处,命出洪涛顷刻间。今日深恩无以报,令人羞记雀衔环。

资料来源:《北梦琐言》、《太平广记》

附篇 八字实例分析:中年丧夫之命

一个妇女,如果在中年时丧夫,通常会被周围的人背后议论说她克夫,好像她身上有一种神秘的力量,能把丈夫克倒。其实这是一种世俗相传的误会,这在八字命理中是可以看得出来。

例如在一个女命的八字中,看到丈夫星死绝,再加上行运不助,便可推其丈夫不禄,并非因为这个女命凶而克夫。举下例说明:

此造出生日日干为庚金,所以属庚金命。庚金属阳,最为刚健,可以想像为钢铁、剑戟之类。生在七月,刚好又是申金当令之时,刚锐极矣。

再看年柱是辛金、酉金年,再得两金相助;自坐戌土,地支更成申酉戌三合金局,刚上加硬了。

常人中有一种说法,说某人命硬,如果自己日主的五行在八字中过于强旺,克泄无力,这就是命硬的其中一种。但凡事凡物,过刚则易折,不是好事,正格以中和为贵。此造金过于强旺,极需见火炼方成大器,化顽铁而成精金。

现见此造丙火透出,植根于午火可用,虽说锻炼庚金,专用丁火(炉火)。无丁,不得已用丙,亦为可用。唯丙辛一合,火已失力,更见时干壬水相克,丙火受伤。

地支虽见午戌半合火局,但不敌申酉戌三合金局,七月丙火病地,金旺、火囚,不见有木来化水生火。全局金过旺,火过弱,无力炼金,且已看到丙火为壬水所克,用神无力、受克,不会是佳造。

用个故事来比喻的话,此命就像一大堆废铜烂铁(庚辛申酉金),想将它炼成钢,但缺少炉火(丁火),也没有木柴(木),只靠一个秋日的太阳(七月丙火)来夕照,且太阳又被大水(壬水)遮挡,你说怎炼成钢?这个命就是这样子了。

这个是女命,在这个女命中是以火为丈夫,金为自已(可参考命理书六亲部分),通过上面分析,自己实在过于强硬;丈夫过于孱弱,丈夫在八字中处于病、囚之地位,假如只是这样,只是表现出“妻管严”的欺夫之象而已。

但现在天干又出现了壬水克丙火,丙火是夫星,秋月水相、火囚,且命中金多生水,这个丙火夫星就能被壬水克倒。所以就从这个八字中已经看到了夫星病囚孱弱,且会被克倒的现象了。

至于出现时间,在中年庚子大运,庚子流年,双重子水冲走午火夫星之火根,双重庚金生旺命中壬水,加强了水力,克灭了夫星丙火,便应了是年丧夫是矣。@*(本系列待续)#

责任编辑:古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