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周晓辉:大昭寺火灾与涉藏纪录片播出

拉萨大昭寺17日晚突发火灾。(视频截图)

人气: 4179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2月20日讯】2月17日大年初二,传来西藏藏传佛教圣地大昭寺发生火灾的消息。网上视频显示,至少有一幢建筑物的火势蔓延至屋顶。更为诡异的是,网民们在社群网站上转发有关大昭寺火灾的消息多被删除,中共官方在三个多小时后的简短通报中承认大昭寺局部发生火灾,不过已“迅速扑灭”,无人员伤亡,秩序正常。

另据伦敦的藏学家罗伯特·巴尼特在推特上引用拉萨消息人士的话说:“任何散播关于这场火灾的图片或非官方消息的人都受到警方威胁。”中共官方在害怕什么呢?

18日,在北京的藏族作家唯色发表推文称:“大昭寺主供佛释迦牟尼等身像,官方发布的今日照片与前天大昭寺僧人拍摄的照片比较,佛像周围的布置有很大不同,尤其是在佛像背后多了从来没有的大幅黄色帷幔。希望官方能给予一个详细的过程调查和损失情况说明,在昨日众所周知的火灾之后。”

显然,官方回避的问题是:大昭寺到底是哪座建筑起了火?毁坏到何种程度?大昭寺主供佛释迦牟尼等身像背后的黄色帷幔究竟要掩盖什么?

众所周知,位于拉萨市中心的大昭寺是吐蕃王松赞干布在1300年前建造的,寺内主供的释迦牟尼等身像是大唐文成公主入藏和亲时带来的,拉萨之所以有“圣地”之誉,与这座佛像有直接关联。

然而,很多人未必清楚的是,目前的大昭寺已成为十一世班禅额尔德尼·确吉杰布每年从北京到西藏礼佛和给僧众摸顶赐福的所在。根据官方公开报道,至少从2010年起,到2017年,十一世班禅喇嘛差不多每年都要到大昭寺,而非到传统班禅大师的讲经法台、位于日喀则的扎什伦布寺。

不知是否是巧合,就在大昭寺起火的当日,大陆明显具有官方背景的微信公众号“统战新语”发布了一则信息:“过大年看大片——涉藏纪录片《圣途》首集解说词权威发布。”消息很快被其它媒体转载。18日、19日相继推出第二和第三集的解说词。

如果没有这样的推介,估计不少人都不会注意这部涉藏纪录片。依据2月初的报道,央视一套和四套已在2月7日至13日先后播出了这部五集纪录片,其他地方频道也将播出。该片回顾了300多年前,六世班禅喇嘛从西藏到北京朝觐乾隆皇帝这一历史事件,涉及《钦定藏内善后章程二十九条》、“金瓶掣签”等内容,而其所要传递的就是班禅喇嘛“爱国爱教”、中央政府对西藏具有管辖权和在藏传佛教大活佛转世认定上具有权威性等信息。据悉,《圣途》还将制作英、法、德外文版本和90分钟精编国际版,在境外发行。

按照佛家所言,万事皆有因果,大昭寺的突然起火,难道与涉藏纪录片《圣途》没有一点关联?难道不是上天对中共打造的谎言的警示?

根据美国之音《解密时刻解∶寻找班禅喇嘛转世灵童》一文披露,现今的十一世班禅喇嘛就是中共不顾藏民的反对,强行通过金瓶掣签并通过造假选定的。

1989年1月,第十世班禅喇嘛被中共害死后,中共接受藏族高官阿沛·阿旺晋美的建议,下了“寻访认定班禅喇嘛的转世灵童”的决定。1991年4月6日,十世班禅大师转世寻访小组在北京召开了第一次寻访工作会议。会议组成人员一部分是中共高官,如几个省的第一把和第二把书记,一部分是藏区高僧大德。被中共视为“政治过硬”的扎什伦布寺住持恰扎仁波切,成为寻访小组的第一把手。

但令中共没想到的是,随着寻访进程的推进,恰扎仁波切并未遵从中共具有最后决策权的命令,而是认为既然是遵循“历史定制”,无疑只有藏人的最高精神领袖达赖喇嘛才有最后决策权。恰扎仁波切于是派信使从西藏到印度暗中和达赖喇嘛联络。他发誓,一定要找到真正的班禅喇嘛,哪怕为此搭上自己的性命。根据中共官方文件,双方往来的书信共计近30封。

1994年7月,江泽民在北京主持召开第三次西藏工作会议,达赖喇嘛定为敌人,寻访班禅大师转世灵童寻访这件事上,政策有了巨大变化。中共抬出了乾隆年间的“金瓶掣签”以确定灵童。

中国西藏问题学者王力雄认为,那时的西藏尽管表面上对中国做出臣服的姿态,但是这种臣服仅仅停留在名义上。事实上,在历任班禅喇嘛的遴选中,只有第八世班禅喇嘛和第九世班禅喇嘛是由金瓶掣签选出的。第十世班禅喇嘛和第十四世达赖喇嘛的认定都没有经过金瓶掣签。因为这明显不是藏传佛教本身的东西。

而且,即便是在1949年后,中共在之前的喇嘛转世认定中也从来没有提及过这个象征封建皇权的金瓶,比如1992年达赖喇嘛和中共政府共同认可的第十七世噶玛巴喇嘛。

第三次西藏工作会议后,寻访进程突然加速。寻访小组先后确定了20多名男童作为灵童候选人。当年12月底,恰扎仁波切派人秘密前往印度达兰萨拉,将这些男童的照片和资料交给达赖喇嘛。达赖喇嘛通过传承的方式,最终确定了根敦确吉尼玛为十一世班禅转世灵童。

1995年2月,达赖喇嘛将认定书秘密交到恰扎仁波切手上,随后,恰扎仁波切赶赴北京,希望能够说服当局,灵童人选已经确定,无需进行金瓶掣签。

5月14日,在恰扎仁波切无功而返的当日,达赖喇嘛公布了根敦确吉尼玛的名字。这让中共十分恼怒,随即在成都等待转机的恰扎仁波切立即被逮捕并软禁起来。中共外交部发言人16日表示不承认达赖喇嘛选定的灵童。17日,根敦确吉尼玛和家人被带走。

12月,中共在搞定了一切后,在大昭寺举行“金瓶掣签”,仪式上有很多便衣。参加仪式的中共高官有时任国务院国务委员的罗干、国务院宗教事务局局长叶小文和西藏自治区主席江村罗布。时任西藏自治区佛协会长的波米仁波切在金瓶里三个签条中抽出来一个,这个男孩就是确吉杰布。男孩的父母大喜过望,在旁人的提示下才没有失态。而诡异的是,他们二人都是共产党员。

在回程的飞机上,叶小文透露了确吉杰布被选中的秘密:“金瓶掣签你看到没有,那三个签条里头有一条稍微长一点,你看到没有?”“我们故意地把那个有一条弄长了一点,那一条里面啊我们放了一点棉花,那个布袋里头,所以呢就故意弄长一点,就把那个给抽出来。”中共造假的本事再度彰显。

金瓶掣签一个星期后,确吉杰布在戒备森严的扎什伦布寺举行了坐床典礼,随后被送到北京,被永久地安置在了北京怀柔的一桩豪华别墅中,成为随时被中共利用的傀儡。

至于反对金瓶掣签的恰扎仁波切1997年被西藏日喀则中级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六年,罪名是“同境外分裂势力勾结并泄露国家机密”,2002年刑满后下落不明。根敦确吉尼玛则始终不知所踪。

大年期间大昭寺火灾,传递中共意旨的涉藏纪录片《圣途》的播出,十一世班禅大昭寺礼佛,中共造假选出十一世班禅,焉知没有关联。

责任编辑:莆山

 

评论
2018-02-20 1:4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