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章天亮:如何找回中国历史上的黄金时代

——在《笑谈风云》第三部《隋唐盛世》DVD首发会上的演讲

(作者博客截图)

人气: 1093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2月02日讯】(2017年10月8日,新唐人电视台在法拉盛举办了《笑谈风云》第三部《隋唐盛世》DVD首发会。主讲人章天亮博士出席并演讲,以下内容根据现场录影整理。)

章博士:谢谢主持人,谢谢我们的制片人贾女士,也非常感谢大家今天下午在百忙之中来参加这次活动。

我们今天定的题目是怎样找回中国历史上的黄金时代,也就是回到隋唐。当然时代已经不一样了,不可能像古人一样骑着马、读著古人的这些书籍,然后跟古人一样住在茅草房里,这已经不可能了,但是有很多东西我们还是可以做到的。

我们先说一下大唐盛世。唐代从公元618年李渊起兵以来,建立唐朝到公元907年一共是289年的时间,这289年的时间可以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是从公元618年唐朝开始建立,到公元755年的安史之乱的爆发,这段时间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个盛世。第二部分从公元755年安史之乱爆发开始,到763年的时候安史之乱勉强平定了,但随后大唐陷入了事实上的分裂。

唐朝后期这150年充满了藩镇的专权,藩镇之间的战争,藩镇和中央政府之间的战争,还有宦官专权、外廷党争、少数民族对中国的侵略,所以大唐后期的150年加上五代十国的53年时间,其实是一个乱世,百姓的生活非常痛苦。特别在公元874年,黄巢造反开始,中国历史上陷入了一个大黑暗的时期。

在中国大陆的历史教学中,把黄巢造反称为黄巢起义。其实黄巢建立的是一个流寇政权,60万士兵在全国到处流窜,每到一个地方就吃光他们的粮食,抢光他们的钱,杀光他们的人,造成赤地千里,白骨蔽野,荒无人烟。中国历史上经过很多这样的苦难,西晋永嘉之乱之后中国也是经过了200多年的大分裂,也是充斥了这样的苦难。从安史之乱到赵匡胤统一中国之前,也充斥了这样的苦难。

我们没有把那些历史作为重点来讲。通常这些非常混乱、痛苦的年代我们都是一下子带过去的,因为我们讲历史的时候我们主要想讲一些能够让我们今天的人能够学到的,能够获得正能量的东西,所以我们盛世讲得多。

一、节目计划

这部节目从东周列国开始,计划中一共是五部,第一部东周列国,第二部秦皇汉武,第三部隋唐盛世,基本上这三部把《资治通鉴》的内容都涵盖了,那么第四部是《两宋繁华》。两宋也是一个中国文化蓬勃兴起的时期,宋和辽、金、元其实是并存的。在忽必烈灭亡南宋以前,当时的蒙古铁骑横扫欧亚大陆,这是一个并行的事件。所以我们讲两宋,其实是从安史之乱结束开始讲起,一直讲到厓山海战,南宋的灭亡,这是第四部。那么第五部是讲明代的历史。明代的历史从元朝末年元顺帝的时候开始讲起,最后讲到清兵入关,明朝的结束。

整个《笑谈风云》系列之所以想讲五部,是因为到明史之后,中国就没有正史了。后边的事件就不想以讲课的形式。如果谈到后面的历史,可能以更轻松和随便一点的方式来讲。但是我想这五部做完,基本上涵盖了中国的二十四史。那么其中重要的事件,和我们真正学到的东西,我该讲的也就差不多了,这个是简单给大家介绍一下关于这个节目的一些打算。

二、大唐和美国有哪些相同之处

今天讲的题目是怎样能够在中国重现一个盛世,我就想在这里比较一下唐朝和现在最富强的国家,也就是美国。虽然历史时代不同、东西方文化不同,这其中还是有很多方面很类似。

比如说,两个王朝都是疆域辽阔,大唐当时这个疆域东到大海,西到伊朗高原,纵横一万五千里。那当然美国也是一个很大的国家,跟中国现在基本上是差不多的,九百四十多万平方公里。两个国家都有很强大的武功,盛唐的武功非常强大,美国的军事是世界第一的,美国每年的军费开支到川普当选又涨了6百亿美元,所以现在是6,200亿美元一年的开支,大概占全世界的30%—40%之间。所以美国军事很强大,这点跟大唐也比较像。

那么还有一个非常像的地方,就是美国和大唐一样,有一种海纳百川的气度。我们今天这么多人能够来到美国,因为美国是一个移民国家,当时大唐也是一个移民国家。我们看到贞观四年唐太宗去灭突厥之后,很多突厥人来归降。唐太宗把很多突厥将领任命为唐朝的将领。当时中央政府有一半是突厥人。很多平定安史之乱的名将,都是少数民族,比如像李光弼,我们这跟郭子仪并称的将军,是契丹人。像封常清像之前的高仙芝也是少数民族,所以大唐用人不拘一格。当时不管来自高丽、吐蕃、越南,日本或者是其他别的少数民族的部落,都到大唐去留学,就像现在很多族裔到美国来留学一样,这个是大唐和美国比较相像的地方。

大唐这个盛世可以说完全是唐太宗一个人开创出来的。我们说到盛世时,其实我们不仅仅是在看他的文学成就,或者说武功成就。大汉的文治武功也是不输于大唐的,甚至元朝武功可能还要超过大唐,清朝的康乾时期也超过了大唐,所以我们说从单纯文治和武功来看的话,大唐并不是在各个方面都是最突出的。就以大唐本身来说,最富裕的年代也不是唐太宗时代,而是唐玄宗时期的开元盛世;大唐版图最大时期也不是唐太宗时期,是唐高宗时期。

但是为什么我们把贞观之治看得这么重,推得这么高呢?认为贞观之治这么了不起呢?就是他有很多让我们现在可以学习的东西,像高宗、玄宗的为人,包括他们对国家的治理,都远不如太宗皇帝,所以太宗可以说是泽及六代,也就是太宗、高宗、武则天、中宗、睿宗、玄宗,六代都是受了唐太宗贞观之治的恩惠。

我们在讲到贞观之治的时候提到几个特点,比如说唐太宗怎么求贤纳谏,怎么撰修经史,怎么注重权力制衡,他怎么注重吏治,怎么注重武功强大,去奢省费、节俭爱民等等,我们讲了很多很多唐太宗的德治,今天我想提到一点就是唐太宗他建立的政府或者说他建立政府的理念。这个理念和美国是很相像的。什么地方像呢?小政府。

唐太宗在登基之后,就大力裁减政府的官员,把中央政府的官员裁到只剩下643个人,这是在资治通鉴上写的很明确,有零有整,一共是643个人。在地方也大力的削减地方的官吏,那么地方官吏砍掉70%。一般人听到这个资讯会想到唐太宗这个政府很有效率,那么老百姓的生活就好过点。

但是从这个里面,我们看到另外一个东西——什么样的政府可以小?什么样的年代可以有小政府呢?这个我就想到了美国的国父约翰‧亚当斯。他在制定美国《宪法》的时候,曾经讲过一句话,他说我们的宪法是为什么人设计的呢,他说为了有道德和信神的人(moral and religious people)。他接着说,如果美国人不是有道德和宗教信仰的人,我们这个宪法就不适用。这就是美国国父们的观点。他们认为对一个政府来说,对一个民族来说,最重要的是有好人。所以贞观之治的话,之所以能够开创这样一个盛世,能够有这样一个小的政府也是因为人好。

史书描述贞观盛世的时候都有这么一段话,说当时贞观四年的时候,终岁判死刑者29人,就是整个一年判死刑的人只有29人。当时全国人口多少呢?一千两百万,在一千两百万中只有29个人被判死刑。古人被判死刑比现在要严格多了,你比如要偷一点点东西就要被判死刑。然后都说当时贞观时候一斗米只要三钱或四钱,便宜的不得了,然后东至大海,南至五岭以南(两广越南一带),所有走在路上的人,不需要带粮食,走到哪里随便敲开一家门,人家就给你吃的,“取给于道路焉”,而且“牛马遍野,外户不闭”。社会治安非常好。

这说明什么问题?说明贞观之治不仅仅是经济繁荣的问题,是因为当时人的道德非常的高尚。法国有个思想家托克维尔,写了一本书叫《论美国的民主》,其中他讲了这句话,他说美国之所以伟大,是因为美国有好人,如果美国人不好的时候,美国也就不伟大了。

我给大家讲这些东西就是把唐朝跟美国做一些对比,是想说明一个问题,如果我们真的想回到一个天朝盛世,那么每个人的道德是非常重要的。

为什么有小政府?是因为每个人可以自己管理自己,这个英文叫self-governing。我们可以想像,如果一个人道德败坏,比如说他做过很多很多坏事情,然后又不能养活自己,这个时候谁来管理这样的人呢?那只能是政府来管。这样没有道德的人越来越多的话,政府必然会增加警官、增加编制、增加它的福利机构,增加一些戒毒所之类的,这样政府的规模也就不断的扩大了。

唐朝这个盛世是一个小政府,因为人们有道德。那么唐朝怎么能够维系人的道德,达到这样的盛世呢?其实在现代社会,我们也可以看到,如果想维系人的道德的话,有些东西是不能忽略的。我今天实际也想借助这个机会,谈一谈做这个节目的另外的一个想法。

三、是非善恶

维系人的道德,首先就要清楚什么叫做道德?也就是说是非善恶的标准在哪里?在我这样一个信神的人来看,我非常相信是非善恶掌握在神的手中。

不同的民族,不光是中国,所有的民族都流传着同样的神话,有一天神还会再回来。这个像西方的《圣经启示录》讲,有一天神会来审判人,佛教中讲弥勒佛有一天会回来,当时埃及的法老们把他们自己埋在金字塔中做成木乃伊,他们是希望有一天神会回来将他们唤醒;玛雅有13颗水晶骨头,他们说将这些头骨聚齐的时候,神就会回来。不同的民族,很多的民族都流传着同一个同样的传说,就是有一天神会回来。

神回来干什么呢?就是要评判人。根据什么标准来判定?根据的不是我的标准,不是你的标准,也不是某一个政府的标准,而是用神自己的标准。神的标准定在哪里?定在神讲的话中,比如说西方的圣经,东方的佛经等神所讲过的话里面。所以是非善恶是从神那里来,也就是说其实人没有权力去改变它。当你真的去改变它的时候,最后审判的时候,你说这事没有错啊,政府同意啊,神说这种事是我不同意的事情,你不能做,所以这就是一个我想讲的第一个问题。

四、影响道德的几个途径

如果我们保持一个好的道德的话,必须要有一个不变的信仰。而大唐是儒释道三道鼎盛的时代,它的繁荣和人们虔诚的宗教信念是分不开的。当时很多的艺术都是在表现这个东西,像吴道子画了一个“地狱变相图”,就是他画十八层地狱中对不同犯罪怎么处理,很多人看了就不敢干坏事了。现代人要不信神的话,即使看到这个作品,也只是觉得它是一个艺术品,甚至有可能去嘲笑它。这就是我想讲的第一个问题,一个好的道德标准是从信仰中来的。

第二个问题,道德标准受什么影响最大?有几个方面的影响是非常大的。第一个方面就是家庭,人第一次懂得的爱,就是从家庭中学到的,从父母那里懂得了爱,再知道怎样去孝顺父母,怎么样去友爱兄弟。一个人生长在一个正常的家庭中,他的人格形成就会比较完整,他可能会比较善良,可能做事情会比较有原则,所以这个在东方和西方是一模一样的。就是在美国也同样强调family values,就是人从家庭中获得是非观念。

第二个阶段,就是人从艺术中懂得了是非善恶。过去很多中国人是不认字的。四书五经,他从来没有读过,但他的道德很好。为什么呢?因为他从各种各样的小说、故事、戏剧中,或者是爷爷、奶奶讲的故事中,他都能得到道德的教化,所以艺术对人的影响是极大的,是非常非常大的!这是第二个方面。

第三个方面是我今天重点讲的东西,就是教育。我们现在提到教育,讨论为什么要上大学,为什么要去名校,和去名校学什么。有人说,我学经济、会计、电影,或者学做管理和咨询,将来就能够赚很多钱。这其实已经偏离了教育的初衷。

教育最开始设置,不是为了传授技能,那不是大学,那是职业学校。你就是不上大学,你去找一个职业学校去学怎么修水管,你一样可以养活自己,而且你可以生活的很好;去找一个学校学机械师修车,你一年也能挣十万美元,你也可以生活的很好。

五、教育是为了培养至善的品德

为什么要上大学?其实最开始的教育,是为了把人培养成一个完全的人,英文叫well rounded people。你实际上要成为各方面都完整的人,从你的道德到你的智力,再到你怎样去应对社会,都是完整的,这是教育的初衷。

在人类历史上出现过几个非常伟大的教育家,比如说孔子被称为大成至圣先师,他教给人的东西是什么呢?记载在《论语》中,教人做一个有道德的人。耶稣在马太福音中告诉那些听他讲道的人说,你们可以叫我老师,也就是说耶稣也是一个老师,他教导人的那些话记载在《圣经》里。苏格拉底说,教育是为了点燃人心里的火焰,是为了让人能够达到至善的品德,也就是说通过教育的话能够完善人的道德,这个和中国的儒家多么相像?!“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至于至善”。就是能够让人达到至善的品德,这个东西方都是一样的。释迦牟尼他也被称为老师。他有一个名号,我现在说释迦摩尼佛,说管他叫世尊,管他叫如来,他有十个名号,其中一个名号叫做天人之师,也就是说他是天上和人间的共同的老师。

如果我们回溯最伟大的教育家,大觉者,圣人,他们就是最了不起的老师。他们培养的第一代学生时所用的教育方法是值得我们好好思考的。

所以在过去,在办教育的时候,包括在欧洲中世纪时期,办大学最一开始都是在神学院。学生们学神学、医学、文学或者是天文学等等。这些学科都是非常强调人道德方面的培养。现代的教育已经衰败了,现代美国大学人文的教育非常衰败。

就大学系统而言,欧洲有两个系统,一个是像德国那样,大学其实是技术学校那种系统;还有一种,就是英式教育。英式教育实际上他比较注重人文教育。美国基本上是把这两种教育方式放在一起,但是现在越来越轻视人文。

六、东西方人文精神的破坏

刚才Helen谈到一个问题,世界其实很多事情都是有安排的。这个事激发了我一个想法,我就是顺便说一下这个问题。

其实人类社会很多事情的发生,在东西方你看在地理上间隔着沙漠、海洋、高山之类的,把几大文明分隔开。但其实人类社会发生变化的时候,如果你要看一看历史,东西方大的历史变化基本上都是同时发生的。

我在讲第二部《秦皇汉武》的最后一集《统一大业》的时候,曾经说过,当中国的秦皇汉武在致力于中国统一的时候,其它国家也在统一。秦始皇统一中国是公元前221年,就在10几年前是古印度的统一,然后几乎同时在欧亚非交接的地方则是古罗马的统一;中国出生老子、孔子的时候、印度出生了释迦摩尼,在希腊出生了苏格拉底;中国永嘉之乱,胡人入侵的时候,中国的文化受到了很大的伤害,这时候罗马也被蛮族入侵,西罗马帝国灭亡。

我举这几个例子是说,东西方历史影响最大的大事,几乎都是同时发生。刚才我谈教育,当中国发生文化大革命的时候,西方美国也发生了文化大革命,只不过他形式是不一样的。

中国发生文化大革命是在1966年,“5.16通知”后红卫兵开始疯狂的破四旧,去砸那些庙宇,焚毁经典,而在西方发生了一模一样的事情,只不过他不全是暴力的形式,就是在60年代欧美的学生运动。当时美国的各个大学里面,包括在欧洲都是左派即共产党思想在大学校园中横行。欧美大学从此逐渐抛弃了对人文经典的学习。中国是砸庙烧书,西方这种左派运动也在做同样的事,只不过形式不一样。

在我这个信神的人看来,整个地球是一盘棋,这边发生什么,那边发生什么,它形式可能不一样,但是它产生的效果是非常非常相像的。当时学生运动有个领袖人物叫Bill Ayers,在美国搞共产主义那一套的学生运动,这个人是奥巴马的精神导师。所以我们说防微杜渐,那时候的左派运动已经在我们不知不觉中一步步地改变了我们的社会了。

所以我才谈到教育的问题,因为教育决定着人类未来。关于教育有个统计资料,当一个人受了大学教育离开学校的时候,只有15%的人还相信有绝对的善和恶。我刚才说过,绝对的善和恶是神定的,而不是人定的。但在受了大学教育后,85%的人认为善恶是相对的。

他们有一个好听的词叫tolerate—容忍。它这个“容忍”不是指当别人侵犯我的利益的时候,我可以宽容退让,而是要容忍邪恶的存在!他们不让人把邪恶叫做邪恶,说它只是跟我们不同而已,我们应该容忍他们。但是他们从来不容忍正义!在一个大学中发出正义的声音,我们说要保守我们最传统的价值观。你这样说,它会把你往出赶的!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看到当保守派人士去加州伯克利大学演讲传统价值的时候,被那些左派疯狂的骚扰,甚至殴打。左派们可以容忍LGBT,可以容忍很多很多现在看来背离神教导的东西,但他们不能容忍在大学中有人去讲传统价值!所以整个教育精神的衰落带来了整个社会风气的败坏,这个是一定的。

我们在做《笑谈风云》的时候,有人跟我说“你说书说的真好”,我很不喜欢这种说法。因为我不是在说书,我是在讲史。也有人跟我建议,讲古代历史,你应该穿上长袍马褂。我说我绝不穿长袍马褂!因为这不是一个娱乐节目,这是一个教育节目,这是一个教育类节目,所以我要以课堂讲课的方式来讲。

我讲的内容没有任何演义的成分。我讲的每件事、甚至每句话,我都要在信史中找到出处我才讲,如果找不到的话,我就宁可不讲。很多故事也是很感人的,但如果它是出现在小说中、戏剧中,或者野史中的,那我就不讲。

刚才谈到教育对人的品格形成的重要性,也就是说我和我们整个制作团队是希望通过《笑谈风云》这个节目,为这个社会能重新找回人文的精神尽一点力。当我们人文精神都找回来的时候,我们就找回了我们传统的价值。当我们找回传统的价值的时候,我们就在找回我们的传统文化和道德观念。我觉得这是对一个社会最有利的,是我作为一个微不足道的人,能够对社会尽一份贡献的地方。

所以回到今天我们讲这个题目,当老师的总是喜欢再总结一下,今天讲怎么样重新回到盛世。要是回到盛世的话,就必须做一个有道德的人;而道德不是人定的,不是政府定的,而是神定的。那我们这套节目的话,作为一套教育类的节目,就是想通过这样的一个角度去寻找从前的智慧,和重建中国的人文精神,这就是我今天想讲的内容。谢谢!#

──转自作者博客

责任编辑:赵元

评论
2018-02-02 4:0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