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河道里传来婴儿哭声 多年后女孩说:我走了谁来照顾你

作者:李耘

那夜,天气异常闷热。寡居的万小枝热的实在受不了了,就搬个凳子到河边乘凉。清凉的微风缓缓从河里吹来,万小枝感觉舒爽多了。这时,从河道里传来一阵微弱的婴儿啼哭声。她不敢相信,河道里怎么会有婴儿哭!

万小枝怀疑自己产生了错觉,屏住呼吸,竖起耳朵静静聆听,发现那哭声确实是从河道里传来的。去看看吧,黑灯瞎火的,自己毕竟是个女人有点胆怯,看也看不清;不去吧,又放心不下。她就从河坡上来,去敲隔壁伯伯家的门,告诉他河里有婴儿在哭。

伯伯连忙拿着手电筒,跟着她来到河边,果然有个塑料盆里躺着一个婴儿。婴儿身上裹着一块浴巾,时不时哭上几声,声音断断续续。

万小枝惊叹道:“好可怜哦,是谁生了小孩不愿养,就这样抛弃了!”万小枝赶忙将婴儿抱起,对伯伯说,先抱回去吧。

小孩取名张佳运

万小枝今年三十六岁,本是独生女,在她二十二岁时招张祥华入赘。他们一直想要孩子都没如愿。后来父母因病相继去世,他们就搬回了张祥华的老家,在伯伯家旁边做了一间平房住着。

五年前,张祥华骑摩托车带着万小枝去县城购物时,被一辆加挂的货车撞倒。张祥华当场身亡,万小枝虽然保住了命,但左腿一直伸不直,落得个残疾。

近些年,中国大陆农村很多男青年找不到女性婚配,30多岁的未婚男青年随处可见。有好心人给万小枝介绍对象,但张祥华的影子一直在她眼前晃动,她无心再去找其他人。

如今万小枝捡来一个女婴,除了有点发烧,身体没有大碍。她高兴的一宿也没睡觉,给女婴洗澡盖上毛巾被,又连夜到小卖店买回婴儿奶粉和奶瓶。抱着她喂了整整一瓶奶,看来她是真饿了。

然后她又拖着残腿,抱着女婴到诊所打退烧针和葡头糖注射液。经过一个月的精心照顾,女婴渐渐恢复了健康。

万小枝还给女婴取名张佳运,意思是希望她好运连连。万小枝无论到哪里,都把这个女孩带在身边。秋去冬来,张佳运一天一天长大。

一晃七年过去,张佳运长成一个漂亮的小姑娘了,圆圆的脸蛋,大大的眼睛双眼皮,小嘴儿,皮肤白皙。头上扎着两个牛角辫,显得活泼可爱。到了入学年龄,万小枝还特意给她买了新衣服和新书包,将她送进了附近的小学读书。

万小枝承包了两亩地种些粮食、蔬菜,吃不完的就拿到市场上卖,换些零花钱。虽不富裕,日子过的相对平静。

祸不单行

在张佳运上三年级时,一件不幸的事情发生了。那天,万小枝拎着一篮子菜在去市场的路上,一辆急驰的汽车溅起一粒石子,刚好打在万小枝的左眼珠上,万小枝顿时血流如注,当即倒在地上。有熟悉她的村民赶紧把她送进了医院。

医生说,万小枝没有生命危险,但左眼球失去了功能,需马上手术摘除换人工义眼,否则右眼也难保全。费用得二十万元人民币(相当于93万新台币,3.2万美元)。

由于没有医疗保险农村合作医疗虽然能够报销一点,但对于万小枝来讲无异于杯水车薪。万小枝交不起高额医疗费,在医院住了一些时就回家了。

正所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这些日子万小枝感觉自己越来越没有胃口,整个人一天比一天消瘦。张佳运搀扶着她去医院检查,竟然是晚期恶性胆管肿瘤。万小枝彻底崩溃了,拒绝治疗。

在回家的路上,万小枝执意要女儿扶着来到大桥上,她手把栏杆感受着河面湿凉的侵袭,夕阳西下,秋水澄清深邃。万小枝突然嘴唇颤抖着说出一句:“女儿啊,妈给你再找一户好人家去当姑娘吧!我不想再拖累你了。”

“我不去,谁家我也不去!如果我走了谁来照顾你啊?” 张佳运说话的时候已经泣不成声。

此时太阳落下了河面,万小枝母女俩的身影又一次被黑夜吞噬……

责任编辑:林琮文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