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破柙记 (95)

作者:柳岸

老虎。(雅惠翻摄/大纪元)

    人气: 85
【字号】    
   标签: tags: , , ,

⎯⎯“虎兕出于柙,龟玉毁于椟中。是谁之过欤? ……”《论语.季氏》

五十三  出柙

星期三下午二点多钟,果然是“服务部”进货的时间。云英来到,看着运货工与服务员们忙碌地卸货、搬运,她眼盯着门口嘴却念叨著:“我那只锅……?”

“看我们忙成这样,你也不知道心疼人!就惦记着你那锅。”胡嫂埋怨道。

“我不是催……”云英歉意地说:“只是说说……”

“好歹也得等我们上了账、进了货架、才能卖给你呀!”嘴上这样说是为了强调自己工作辛苦,而职业习惯却又使她手脚麻利地迅速上账、开发票、不误商机:“三十二块五!”

云英一手交钱一手接锅。

“门外传来叫卖声:“红心萝卜!……脆皮、红心萝卜!”

这种萝卜是本地特产,红瓤绿皮一兜水,微辣中透著一丝清甜。但云英感兴趣的却不是萝卜而是这叫卖的人。

一个十来岁的孩子,头戴护耳棉帽,身穿近似半大衣的棉袄,左手挎一柳条篮,双手揣在一起在门口徘徊……

小王欣!

云英真想扑到门外去,却不得不强制自己冷静下来。心想:倘若就在这门前与王欣直接“交易”,首先引来的是守卫的干涉,同时也容易引起服务员们对上星期六文陆到来的联想。联想变猜疑,组合到一起,在监管当局眼里就能得出一个“阴谋”的结论。

一招的不慎就将导致整个计划的流产。

倒不如直接把王欣引到东大门,就在守卫的眼皮底下“交易”反而“光明磊落”。

也真是如此,王欣的小脸刚在进货门口露面就遭到司机的喝斥:“小孩,躲开!看不见正在卸货?碰着你算你的还是算我们的?”

王欣无奈地闪开,嘴里说:“这么利害干嘛?神气的你!”随之喊了一声:“红心萝卜唻!”似在求援。

云英唯恐出意外,她对胡嫂匆匆道谢之后提起新锅就走,走出门口似乎又觉得这种道谢不够郑重,于是回身大声说:“谢谢你的帮忙,胡嫂!过两天我请你到我家来吃卤面!”

她直奔传达室,敲著窗口:“有我家的信吗?”从玻璃反光中看到王欣果然走来。

老传达员照例地回答:“没。”

“红心萝卜!”王欣在她身后喊。

云英仿佛心事重重地走回大栅栏门,故意过耳不闻。

“……红心萝卜!”如果是有心人的话可以听得出王欣的声音夹杂着焦急。

魏云英这才慢慢地回身:“卖萝卜的?……什么萝卜?”她隔着铁栅无精打采地问。

王欣兴冲冲地跑近:“大姨您要萝卜?红心的……”很有一付买卖人嘴甜的劲头。

“真是红心萝卜吗?”云英挑剔地问。

“当然!水庄特产,不信?尝尝!”说着把切好的一片递过来并殷勤地说:“先尝后买才知道好歹!”

云英却似乎嫌萝卜皮不干净,看了又看……

即使是一片萝卜也许就能暗藏玄机,守卫忍不住出面了,唯恐有所疏漏。

但,云英终于把萝卜连皮吃下,嘴里细嚼著,有保留的夸赞著:“倒像是……”

“怎么‘倒像’?就是!……道地水庄萝卜!”他一面反驳一面迎向守卫:“叔叔,您也尝尝?不买不要紧!……”说着也递上一片。

守卫反复看看又还给了王欣,大约是并不是预期所想。

“怎么卖?是论斤,还是论个儿?”云英问。

“我们从来都是论个儿,不论斤!”王欣道出“规矩”。这确也是可行办法,十几岁的孩子不太熟悉斤两,要是论斤还不知有多少麻烦呢!

“多少钱一个?”云英饶有兴趣。

“一块钱一只。”真不便宜。

“嚄?!”云英夸张地:“一块钱一个萝卜?小孩赚大钱,你指著卖萝卜发财娶媳妇?”

“话不是这样说,”王欣认真地反驳:“一分钱一分货,我这是地道的水庄萝卜,咬一口脆生生,口辣心甜。”难为他有一套“生意经”。

云英倒笑了:“看把你嘴巧的!”

守卫好像是对这分金掰两的对话感到不耐,他转身向传达室走回去,却忽地又转身杀个“回马枪”……

不但云英一如常态,就连那小孩也似视若无睹。

“您到底买还是不买呀?”卖萝卜的倒着急起来了。

“好吧!”云英似乎下了很大决心:“我不跟你讲价钱,可是你得尽着我挑!”

“那可不行!”王欣很有“原则”:“我给您挑,一定不会让您吃亏就是了!”

云英叹口气:“越是小孩越难打交道。我要四只!”

王欣递出四只萝卜,云英掏出一张五元票。

守卫紧赶着又走回来。

云英把钱放进王欣手中,把四只萝卜接过来蹲身放在新锅的包装盒上,然后拿起一只突然用力掰断,把一半向守卫让著说:“您不想尝尝?”不无讽刺。

守卫毕竟年轻,面对显然是挑衅性的动作做不出恰当地反应,只是目瞪口呆地说:“不,别客气!”

“地地道道的萝卜,没假吧?”她一语双关。

“当然!”王欣自豪地说,听起来又像是在帮腔。

“找我一块钱!”云英对卖主说。

小王欣却似贪多不厌:“我再给您一只萝卜,就别找了?”

“顺杆爬?美的你!不行!”她气呼呼地说。

王欣很不情愿地掏出一张一元票,却不料被守卫一把攫过去:

“干什么!……抢?”卖萝卜的急了。

云英却似看热闹,反而训斥王欣:“这孩子不识闹,叔叔是例行公事,你当贪图你这一块钱吗?”

守卫对票子左看又看、又对着太阳透著亮看也没发现破绽,只好把钱还给云英。

“怎么样,还满意?”云英毫不掩饰地挖苦。

王欣却不满地说:“吃饱了,没事找事!”

云英对这场“交易”显然感到满意,对小孩说:“再见吧,以后你再来,我还买你的!”说完抱起萝卜、提起锅转身走了。

这却是云英一个不小的疏忽,她没想到守卫会对一个卖萝卜的小孩穷追不舍,倘使她在场让王欣先走的话,这个麻烦还是可以避免的。

守卫看着离开的云英心有未甘,把正收拾待走的王欣叫住:

“把她给你的五元票拿出来!”他命令。

“凭什么?”王欣不服:“你嫌一块钱少,想抢我这五块?”

守卫把手指著自己袖章:“我这是公务,懂吗?希罕你这五块钱?”

“不!”王欣却不肯就范。

守卫也发觉自己的态度太生硬,不但难以达成目的还可能引起其他麻烦,于是改强迫为利诱:“你把钱给我看了,你这一篮子萝卜我全包了!”

“真的?”到底是小孩,想的简单,以为好生意不做白不做。

“不骗你!”

“好”!王欣把钱取出来,里面只一张五元票,很好找。

守卫又是一阵审视,仍是反复不得要领,他又翻遍萝卜筐,唯一引起意外的是筐底贴有红底墨写的一个“福”字。……

“给钱!”王欣伸出手。

守卫无奈把五元票还给对方,又甩出三张一元票,从筐里拿了三只萝卜,垂头丧气地走回传达室。

“说话不算,屎橛子伴蒜!”王欣隔着玻璃窗用儿语骂着。

不得不承认,这位守卫在目前中国相沿成风的敷衍塞责、“没有后门就没有效率”的官方习气中、还算是富有敬业精神的。他的任务是“监管”魏云英,不许她越出院门一步,但他却把这一任务能动地扩大到监视其一举一动。他每天记载的“监管”纪录,从魏云英几点几分在窗口出现、何时晾晒衣服、院内小步、进“服务部”、和什么人点头、招呼……都一清二楚,或许比魏云英自己的日记还详细些⎯⎯当然如果她有日记的话。

就拿刚才买萝卜的一幕“戏”来说,如果按他的想像来进行的话,那足可以铺衬成一部侦探小说:那孩子以间谍手法把密信置于萝卜之中、或密写于钞票之上、再不就是藏在筐篮里……但是被忠贞、睿智的侦察员⎯⎯自己发觉。魏云英“阴谋败露”,侦察员“盖世功勋”。可眼前这一切成为泡影,或许连卖萝卜的孩子也在窃窃私笑呢。

寓不见于常见,其实这出“戏”的“戏眼”就在那已经进入魏云英肚内的那块萝卜的皮上……@#

 

 

 

责任编辑:魏春雨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配钥匙、修锁!”来了!果然来了!开始还以为是错觉。
  • 这是张文陆!他在召唤,在探索同命人的行踪。他们没有怪罪自己,没有忘掉!
  • “凡是搞假证件的人必定有难以告人的目的。”张万庆肯定地说:“他本姓李,河北邑县人,是祁瞎子的外甥!”
  • 所有这一切都是因为一个名字,一个人们话到嘴边留半句却又心照不宣的名字⎯⎯戈进军。他死了,活活的烧死了,人们嘴里不说但是心里高兴,高兴的程度甚至超过两年前江青的自杀。
  • 她想起“文革”中,父亲被关的时候,曾借传递《毛选(毛泽东选集)》的机会在文章的字里行间中写上一些字,巧妙地与妈妈互通消息……
  • 月蕙连续呼喊但又不敢高声,想急救又不知怎样下手,拦个过往汽车送医院又怕暴露了他的身份……手足无措!
  • 那警察身上的火焰延烧了冬青树丛。初冬、深秋的天气树木干燥,警察全身都被火包围,极力挣扎,但有气无力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