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董屋里的微光往事(1)

作者:郑华娟

皮尤研究中心数据显示,要被视为中产阶级,所赚收入需要达到各州家庭收入中位数67%到200%。(fotolia)

    人气: 115
【字号】    
   标签: tags: , ,

*低调朴实的薇拉阿姨到底有着怎样的过去?
*为何这么在意与亲族间的情感联系?
*为何要守着一幢堆满杂物的老屋?
*为何选择了令所有人都大感意外的远亲
*做为唯一继承人?
*这些秘密,
*随着各式古董级杂物重见天日而一一浮现。

*1.远亲

人,总有几个远亲。

这些统称为“远亲”的人,有些你可能不认识。也有些,可能是你早有听闻,却未曾谋面的陌生人。然而,人生就是一种峰回路转的集合概念,走遍天涯,却惊讶发现隔壁某人是亲戚。

于是我们可能会有种奇特经历是,不知怎么就被圈入一位素昧平生的人的人生中。而且,更有可能与这位压根儿不相熟的人越圈越深,甚至给人一种,似乎在出生时就已经和这个人开始了密不可分缘分的感觉。

薇拉阿姨,就是这么一位远亲。

要说这远亲有多远,每次就得请家族里的长者讲一遍,这亲疏关系的家族树之牵扯。

“不对,不对。她阿姨的妈妈是我外祖母的姊姊,所以她是……”

一位患有阿兹海默症的阿姨,试着描述薇拉阿姨和我们的亲戚关系。

“唉哟!不是,不是,你的曾祖母才是她妈妈的姊姊!”

另一位年长的叔叔斩钉截铁的出来订正。

“唉~~每次都讲错!我的曾祖母是你的姊妹,薇拉阿姨是你外甥女的女儿。想起来了吧?”另一位较年轻的晚辈适时插话。

“啊~~没错,没错。”

年长者听见晚辈的发话都欣然同意。接着就露出“后继有人,家族树延伸”的欣慰笑容。

每次家族聚会,只要听到话题进入了家族树的连连看,我就知道下午茶后的品酒时间开始,大家得找些说不完的话题来杀时间。而且,接下来直到晚餐前的两小时,几乎每个人都会很认真的把家族关系连来连去,并且还要讲一些已经结了不少蜘蛛网的家族轶事当成佐证,进而有效推论其家族树的连结是众人中最正确的云云……

欧洲是个古老的大陆,几乎每个人都有很多以往的家族史可以连来连去。加上中古世纪以来,有些欧洲人为了守住家族姓名,以及财富或权势因素,导致亲族联姻的事例繁多。如此一来,亲戚关系在百年里一层又一层的亲上加亲,结果让这些连根带叶的家族树在追本溯源时,竟带有记忆训练外加个人小历史延伸和创作的味道。

薇拉阿姨,堪称是“连连看家族树”记忆创作延伸的佼佼者。

她能在每次家族聚会时,没有句点逗点的一气呵成,拼出许多家族小历史寻根拼图。她的记忆力更让在场所有人惊服且自叹弗如。只是,我每听一回她的不换气家族树故事,就更确定她是一位远亲,而且非常远,远到会对我们为什么每年都得参加她的生日宴会,产生一个很大的问号。

“你确定她没记错?你们真的有亲戚关系?”我问。

“薇拉阿姨是位远亲没错,但她好意要‘团结’亲族,让大家每年聚在一起吃个饭,聊个天,也是美事一桩啊!”老德先生家里的长者这么表示。

你可能会觉得奇怪,亲戚间需要这么大费周章的由一位年迈老阿姨来策画每年见面吃饭,难道亲族间真的如此疏离吗?其实,亲戚间彼此不常见面,这在欧洲是很普遍的。

如果来欧洲生活过,便知道这儿亲戚间的交往,就算近亲,成年后各自离家,也常仅止于一生婚丧喜庆的四五回见面。最多外加个天主教或基督教的小孩入教成年礼之类的宗教礼仪活动。其他的见面次数,常常整个人生里十根手指就可以数完。

基于此等,与东方家族相较下有些淡漠的亲族交际习惯,一旦有人愿意自动发起每年见面吃饭聊天,对于逐渐凋零的家中长者们,确实可以带来一些怀旧的心情。所以不管薇拉阿姨这亲戚有多远,她的生日宴就这么在她有心的撮合及联络之下,习惯的跃上了我们的行事年历,成了每年必要挪出时间参加的家族活动。◇(未完,待续)

——节录自《古董屋里的微光往事》/ 圆神出版公司

责任编辑:杨真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比方说,为了表达内心的感谢,我们会带一盒糕点给对方。这种时候,通常会去自己觉得好吃的店家买来送人,不是吗?也许有人很擅长自己做,会带亲手制作的糕点;但是,买来的糕点难道就无法表达诚意吗?”
  • 我住在位于丘陵山麓的一间独幢小房子里,地址属于神奈川县镰仓市。虽说在镰仓,但我住在靠山的那一带,离海边很远。
  • 8月26日(六)上午在宜兰文学馆,诗人李敏勇,分享其创作过程与对家族故事的眷恋,他的作品《岛屿奏鸣曲》是一本关于意志和感情的自白书,是一位诗人对于岛屿最真切深情的恋歌,作品内容以诗来书写情感,简短却绵长。李敏勇先生还捐赠个人作品《诗的世界》与《世界的诗》给宜兰县的高中职学校图书馆及公共图书馆,以嘉惠学子及县民。
  • 尽管URARA小到不行,还是摆了许多“冲绳书”。所谓的冲绳书,指的就是冲绳出版社发行的书,以及外县市(或是国外)出版社所发行的冲绳相关书籍。
  • 每当看到盒装的旧画册或超大本的摄影集只卖一百日圆,我不禁会想,倒不如拿去卖给论斤计价的回收业者,卖到的钱还比较多。反正要卖,说不定这些书作为纸的价值还比较高。
  • 我无法估计一天能卖掉多少书。有时候很多,有时候一本都卖不掉。如果有人问:什么都不知道,为什么还要开店?我只好回答,就是要做做看才知道。
  • 自从开了店,被别人帮助的情况真的变多了。以往总想着不能麻烦别人的我,渐渐能够去依赖别人,这或许也是一种成长。变得更懂得如何与人互动、接受及给予。
  • 自从开了店,我购物的地方也改变了。与其去超市、连锁店或网购,我宁愿走去附近的商店。以前买菜我会去蔬果店,买锅子就去五金行,现在我会刻意去小一点的店。
  • 买书就像买盘子或鱼那样稀松平常。在书店工作久了,经常会陷入这世上只有卖书的错觉。规划书展时,主题要选陶艺展还是料理展,脑子里净想著书,完全忘了盘子或鱼的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