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裴广度:谁在制造分离

西藏,处处有着纯净的山和纯净的水。图为纳木措湖(维基百科)

人气: 791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2月22日讯】分离原本是自然界一种常态,雄狮长大后一定会离群独创领地,小麦、大米通过分蘖、分离产生更多穗粒,孩子成年后也都会分离出新的家庭,甚至地球,如果没有分离出月亮,那黑夜真是永恒黑夜,你除了数星星,可还想吟诗作赋?但是族群、宗教、国家、政党出现后,分离就变得复杂,甚至分离在很多人眼里都成了负面概念,尤其在中国大陆,指责别人分离主义、分裂主义、独立主义总是一副大义凛然、义正辞严的样子。

族群和国家其实都是在野蛮中产生的,本质就是杀掠的边界,如果世界没有族群和国家,也就没有高墙和各种各样的壁垒,大家在地球上自由迁徙、自由选择,自由诗朗诵,所有人的编号只有一个:地球人9966,而不是像现在:监狱编号9527。人类发展到今天仍然在上演一部大的《监狱风云》。宗教起源于寻求庇护和灵魂安放,但是所有的神都应该是爱人的,否则又怎么称其为神?如果神之间真的有争议,那也应该该是大神们坐上圆桌,对话协商解决。神不会让你搞活人献祭,也不会让你消灭异教徒,更不会让你消灭异端邪说,因为人在神的眼里不过是幼稚园的孩子,任何匪夷所思,神只会笑的。

最让人无语的是政党,起源最晚,有着看似“伟大”的理念,但对人类的伤害最大最极端,纳粹、布尔什维克、赤棉、朝鲜劳动党……迫害人、杀人最多的依然在台上做梦。它们的出现只为告诉你:生命、人性、尊严绝不是人该拥有。今天吸引大众眼球的埃塔、ISIS、塔利班……对它们来说,还没上过学前班。

今天,人们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非自然状态的分离,关注为什么会分离,到底谁在制造分离尤为重要。文明社会,人不能欺负人,人也不能任意杀人。如果不归信胡大、安拉就要被杀,手无寸铁时,只好选择离开。同样,手里有本主义更不能欺负人,主义不管是对是错,都是为增进人类的福祉,绝不是挥舞著欺负人的权杖。

说某党欺负人它肯定不乐意,虽说自它成立以来,欺负欺骗一直做出来,但你不能说,说了就是你的错。你只能说:伟大的党,请不要用错误的方法制造分离。说完还要双手捂脸。说话恐惧,壮著胆说,随时还会被封口,但你还不能说这叫欺负,要说是阳光雨露的关怀。

鉴于大陆上千家媒体,本质只有一个媒体,也就是党控媒体,找不到问题坦露。谈论问题也只能说自己的亲身感受:

新疆去过几十回了,跑过不少地方,各种奇美的风光已不好列举,最喜欢夜市,喝啤酒,烤羊肠,阵阵香风飘过,维吾尔族姑娘长裙摇曳。近期又去趟乌鲁木齐,感觉一个字:惨了。火车站层层安检,路口到处是特警,大点超市、大点宾馆到处特警,甚至火葬场都5,6个特警,随时都是检查。我在想,要是恐怖分子炸火葬场,把死人炸活,那可太喜庆了。没有4G网路,手机总显示“H”网,打开图片、档都很困难,被告知害怕暴恐分子传递有害资讯,必须这么做。我想问,如果暴恐分子要往水里投毒,是不是大家就不要喝水了?夜市没了,维族人也没见几个,据说维族人在乌市租房,必须报批,否则谁出租收拾谁。有没有搞错?这是别人世代居住的地方,对主人还有没有起码的尊重?损害别人的自由你就安全了?对待嫌犯尚有‘疑罪从无’原则,怎能对普通人实行有罪推定。作家依汉曾说:“土耳其的影响能够一直伸展到黄河。”要不要把黄河以北全部戒备森严?

新疆有着中国大陆六分之一国土面积,希不希望她自由繁荣、安居乐业?暴恐分子只是极个别人,7.5事件很惨烈,但比不上纽约9.11吧,别人是怎么做的?人家只针对本拉登和基地组织下手,普通穆斯林该吃吃该喝喝,生活没有受到任何影响,据纽约时报报导,9.11以后,穆斯林反而移民去美的更多了,是不是该问问吸引力是怎么形成的?做生意的朋友已经有从新疆撤回内地的,现在这状态,我是再不想去新疆了。

去过几回西藏,纯净的山纯净的水,到处都是纯净的大眼睛,皮肤黑,衣服也算不上干净,但那一双双眼睛清澈见底。苦修来世,一心向佛,不像我等俗人,物欲蒙眼。同样,沉浸大美山水的心情,总是被一个又一个检查站堵的破碎。一次在宾馆前台,偶遇服务员在给公安汇报,住了几个新疆人,住了几个青海人,我才惊奇发现,原来青海藏族入藏也是受监控的。

藏族和伊斯兰暴恐分子两个概念,佛门弟子,极端抗议都用自焚。一双纯净的眼睛被烈火烧焦,是人都该痛的。一定要问:为什么?为什么?当然,你可以列举这些年的援助建,包括铁路爬上世界屋脊。但修佛之人物欲低,这些是别人最想要的吗?活佛转世你们要管,没有党,佛都做不了月子。事佛供佛,结果你们把公仆老大头像往别人家里挂,而且都挂到了“5人时代”你们家保姆相片是不是挂客厅供著?

香港只去过一次,印象深刻是向一位女士问路,女士不光指路,怕我找不到,领着我穿过几条街,快到目的地才离开,这素质还有啥说的,百年君宪浸泡真不是盖的。谬论是说素质低不适合民主,素质高呢?是不是该帮助别人实现民主?别老想领导,侏儒能领导姚明打篮球吗?再说,美国总统既不领导州长也不领导镇长,听谁说过美国的州镇不属于美国了?

没去过台湾,只是看到马英九动不动被骂的下跪,蔡英文为了办公室空调温度不停解释,知道别人主仆关系是顺的。大陆什么都不高,只有公仆地位高,到现在还有侮辱公仆罪。既然别人跑在前面,要恳求别人等一等,不要没事又亮刀又亮剑,既然说血浓于水,兄弟闹分家,只能含泪挽留,难道要杀了兄弟,抢了财产?

许多人也许还没注意到,有一种最现实的分离正在越演越烈,前两年已经有统计,中国大陆向外移民上升到世界第四,这两年,你看看网上的言论就知道了,有一种说法很极端:快跑吧,再不跑,你不死于一场经济危机,就是死于一场文革。

晕,人心都不在故乡在它乡,苍凉黄土还能承载梦想?分离只是告诉你,没有底线,没有规则,是人都不会陪你玩了。人间道,主线只有一条:对民是“法无禁止即可为”;而对政府政党,则是“法无授权不可为”。动拳头动枪只是加大分离的沟壑,但是这沟壑最后会埋了谁?#

--转自北京之春

责任编辑:南风

评论
2018-02-22 11:3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