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立陶宛密档:著名苏联演员为克格勃线民

1991年8月20日,在莫斯科克格勃总部,示威者悬挂俄罗斯国旗。(ANATOLY SAPRONENKOV / AFP)

人气: 1752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2月24日讯】(大纪元记者易如采访报导)最新解密的克格勃档案披露,前苏联多名著名的演艺界人士曾是克格勃线民。分析认为,这是对过去共产党的一种清理,披露过去历史的真相,也是转型正义的一部分。

立陶宛日前公布的最后一批克格勃解密档案显示,苏联和立陶宛亲睐的男演员巴尼奥尼斯,以及著名小提琴家和乐队指挥索德茨基斯曾多年服务克格勃。

处理该解密档案的立陶宛民众抵抗和民族灭绝研究中心说,代号布罗诺斯的男演员巴尼奥尼斯1970年被克格勃招募,任务是负责收集居住在西方、特别是美国的立陶宛侨民情报,提供给克格勃以便跟踪监视。

代号萨柳塔斯的乐队指挥索德茨基斯是1962年被克格勃招募的,他的任务是说服在加拿大定居的父亲停止反苏活动,以及策反他父亲能返回苏联立陶宛定居。索德茨基斯的父亲曾是加拿大立陶宛移民中非常活跃的反苏人士。

研究中心说,两人已先后去世,生前都曾是苏联演员,并多次获得苏联和独立后的立陶宛政府颁发的勋章。巴尼奥尼斯因主演过几十部电影在前苏联地区家喻户晓。他在谍战片“死亡季节”栩栩如生的表演,影响并促成普京走上为克格勃工作之路。

苏共垮台时,克格勃销毁了大量的档案,目前留下来的档案全被解密公开,总共大约有近1700人曾为克格勃服务。不过,在这所专门研究苏共专制政权迫害机构工作的历史学家纳尔维达斯说,苏联秘密警察的触角波及立陶宛社会的各个角落,他估计当时立陶宛的实际线民人数可能达到10万人。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对大纪元表示:“立陶宛有那么多线人并不令人奇怪,因为监控本国民众在共产极权社会是一个很普遍的现象。”

“早期相信共产党那套意识形态的人觉得注意旁边人的举动、向组织反应问题等是一件很光荣的事情,所以把作为线人当作很光荣的任务;后来,越来越多人对共产党的专制产生了反感,对告密、打小报告的线人认为是很恶劣、很丢人的,是在干坏事情,所以愿意这样做的人就越少了。”胡平说。

共产社会全民监控 制造恐怖环境

据悉,当年东德秘密警察曾把1800万人口中的600万纳入了秘密监视之列。学者约翰‧科勒在其《史塔西:东德秘密警察秘史》一书中认为,东德线人(非正式合作者)的总人数可能接近50万,而另据一位匿名的前史塔西上校的估计,若将临时线人也计算在内,则线人总数可能高达200万人。

美国魏京生基金会执行主任黄慈平对大纪元说:“共产主义国家是以全民控制这样一种极端的方式来对付这个社会,所以,它要需线民作为它一个极端控制的手段。”

东欧、苏联和中国都存在大量的线民。当局为什么需要线民?黄慈平说:“共产主义制度是非常邪恶的,邪恶之一就是充分利用人的弱点,制造恐怖环境,让你知道在整个社会处处都有人盯着你,让你不敢乱说乱动。这种恐怖使得它更进一步的强化它的专制制度。”

利用人性弱点 被迫当线民

90年代立陶宛刚独立时,两名当地很出名的非常反苏和反共的议员也被揭露出曾是克格勃的线民,当时酿成很大丑闻。立陶宛民众抵抗和民族灭绝研究中心表示,那些充当线民的立陶宛人都不是自愿主动上门提出为克格勃工作。演员巴尼奥尼斯生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他70年代访问美国,同当地的立陶宛侨民接触后返回苏联,他被迫向克格勃写汇报材料。

黄慈平表示,她的一些中国朋友回国,中共国安部的人就找到他们谈话,以“父母、兄弟姐妹还在这儿,你要替他们着想”威胁他,“在有的地方能不能够高抬贵手,有的地方能不能够给我们通风报信。”中共利用人的亲情这个弱点,“我父母毕竟是生我养我的,为了这个就违背良心去做一些违反其他人的一些事情,这正是共产制度邪恶的一个特点之一吧。”

立陶宛解密档案有何现实意义?

“立陶宛公布线民档案很有意义,一个很大的好处就是警示后人: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所以也劝告在中国的这些可能会成为线人的人不要做这些事情,因为做了以后必然会被发现,那么自己会有什么样的命运,名誉又会如何,我觉得都是大家应该考虑的。”黄慈平说。

胡平表示:“对立陶宛来说,是对过去的共产党的一种清理,披露过去历史的真相,也是转型正义的一部分。”

他说,立陶宛公布这些档案还告诉人们,不管克格勃怎样控制,在历史的大变革中,线人起的作用从来都是微不足道的,所以,共产党不管有多大数量的线人,对这个制度最后的崩溃瓦解都不能起到任何的挽救作用。

责任编辑:李明宇

评论
2018-02-25 10:2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