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程晓容:克格勃解密档案曝光红色监控网

近几年,美国开始掀起关闭孔子学院的声浪。(周行/大纪元)
人气: 347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2月26日讯】不久前,立陶宛公布了最后一批克格勃解密档案,其中披露,著名男演员巴尼奥尼斯以及著名小提琴家索德茨基斯曾多年为克格勃服务,两人都有克格勃代号。这个消息震惊了立陶宛社会,巴尼奥尼斯的儿子和多年同事都表示难以置信。

美国之音报导,据解密档案内容,巴尼奥尼斯于1970年被克格勃招募,他的任务是负责收集居住在西方、特别是美国的立陶宛侨民情报,以便克格勃跟踪监视。巴尼奥尼斯生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他在70年代访问美国时,与当地的立陶宛侨民有过接触,他返回苏联后,被迫向克格勃汇报,但在材料中编造了许多细节。

立陶宛历史学家纳尔维达斯说,苏联秘密警察的触角曾波及立陶宛社会的各个角落。在那个年代,许多人出于安全、事业等多种原因可能被迫为克格勃服务。他估计当时立陶宛的实际线民人数或达10万。

利用线人对民众进行监视和告密,是卑鄙的伎俩,另一方面,线人也把自己置于难以挥去的阴影中。

大陆戏剧家英若诚就曾为中共安全部门工作。他在自传《水流云在》里披露了一些内幕。1952年,彭真与英若诚见面,要求他保持和已有的外国同学与熟人的联系,注意这些人的反应,随时通知政府,“这对国家、对党、对我军都会很有用”。于是,英若诚夫妇经常白天接待外国友人,当晚就会写出一份长篇报告,装进写有化名的档案袋上交。

作家陈沅森著有自传《一个原中共线人的忏悔》,他在1963年至80年代初被迫充当了长沙市公安局政保科的特务。他在书中写道:“广义地说,在‘群众专政’时代,人人都沦为共产党的特务或线人,人人手上都沾了血;狭义地说,像我这样曾经当过专职线人的,至少有大几百万。因此,我们每一个活着的人都应该忏悔。”

“在共产党统治初期,曾宣传过‘旧社会把人变成鬼,新社会把鬼变成人’。我认为应改为‘旧社会人是人鬼是鬼’,‘新社会把好人变成鬼’。——在这里,‘变成鬼’包含两层意思:一是把好人枪毙了,变成了死鬼;另一是把好人变成特务、线人那样的魔鬼。曾经变过魔鬼的人,通通需要忏悔啊!”

陈沅森还表示,他努力忏悔,“使自己觉醒,不敢再对人民犯罪,坚决与中共克格勃脱钩。”

浙江民运人士黄河清在《告密与特务统治》一文里讲述了邻居向领导告发他的事件,他说:“邻居卖了我,领导人又卖了邻居。这种鸡毛蒜皮的事因告密制度变得格外丑恶下作。这种告密制度已经演变成一种党文化,弥漫在神州大地的每一个墙旮旯,充斥着6亿、7亿、8亿、10亿、12亿人民的政治生活、经济生活、文化生活、家庭生活、夫妻生活的种种切切、点点滴滴。一斑可窥全豹,中国大陆的人心被中共糟践到何种程度!”

一位读者在美国之音网站留言说:“中国(中共)的国安部、公安部、外交部、外事办、台办、侨办、港澳办、各种协会等涉外机构和协会都有间谍机构和人员,孔子学院是典型的间谍组织。”

共产极权无一例外地对人民实行严密监控,动用警察、秘密警察、特务、线人等多方人马,在国内和海外布下一张大网,禁锢自由、压制人权,同时向民主社会渗透。这一次,又一批克格勃密档的公开提供了有力的新证据。这些机密信息曝光过去的黑暗,同时警示众人,必须清除共产余毒,正视严峻的现实。

在立陶宛,前克格勃大楼现在是共产党迫害和苏联占领纪念馆,立陶宛还设有民众抵抗和民族灭绝研究中心,专门研究苏共专政迫害。在东欧前共产党国家、波罗的海三国以及前苏联成员国,反思共产罪恶、清除共产主义思想的工作一直都在进行中,这对于现今共产党仍在执政的国家都有着积极的影响。#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8-02-26 3:3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