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周晓辉:叶利钦退出苏共引发退党潮

“8.19”事件中,叶利钦站在坦克上发表演说。(网络图片)

人气: 1720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2月26日讯】当年苏联解体前,苏共党员大量退党是其预兆之一。这还得从戈巴契夫的改革说起。

1985年3月,戈巴契夫被选为新的苏共总书记。此时戈巴契夫只有54岁。当时苏联因为与美国的军备竞赛,经济发展缓慢,腐败也十分严重,越来越多的苏联人也不再相信共产主义和苏共,苏共业已失去了民心。

为了阻止这一趋势,戈巴契夫试图进行改革和开放。具体措施有:削减军费,对军队的使命任务和体制编制进行调整,主动放弃了对军队的领导;提出改革司法制度和建立法治国家的任务,为约100万公民平反,其中包括史达林的政治反对派布哈林、季诺维也夫、加米涅夫和托洛茨基等人;一些曾被剥夺了苏联国籍的持不同政见者和人权活动人士被恢复了国籍;媒体审查机制和禁忌逐渐解除,等等。

1988年6月,在苏共中央第19次代表会议上,戈巴契夫首次提出了“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概念,他还提出“党的地位不应当依靠宪法来强行合法化”,“苏共要严格限制在民主程序范围内”去争取执政地位。同年,他宣布放弃勃列日涅夫主义,减少对东欧国家内政的干涉,特别是停止武力干预。

戈巴契夫的“新思维”成为东欧剧变的重要推手,东欧绝大多数国家共产党高层顺应了历史潮流,放弃了共产党一党专政,以和平的方式走向转型。这也为戈巴契夫赢得了诺贝尔和平奖。

推行政治改革  叶利钦成为反对派领导人

1989年春天,戈巴契夫在苏联第一次实行了苏联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的部分差额直接选举。通过民主选举,20%的非党人士获得了胜利,在党内受排挤的叶利钦和著名持不同政见者萨哈罗夫都成功当选。

1990年3月苏联人民代表大会通过决议,正式废除了宪法第六条关于“苏联共产党是苏联社会的领导力量和指导力量,是苏联社会政治制度以及国家和社会组织的核心”等规定,苏共不再有法定的领导地位。7月苏共28大以后,苏联正式宣布“结束政治垄断”,实行多党制。

1991年,戈巴契夫创立并出任苏联总统一职,但随即他就把其顾问和苏共重要角色从党的机构调任至新选举出的总统制政府中。

不过,虽然戈巴契夫在政治上迈出了一大步,但经济上的改革却无法一蹴而就。与此同时,许多加盟共和国的民族独立运动愈演愈烈,一些因民主改革而失去既得利益的苏共官僚也谋划着发动政变。

在民族运动中,叶利钦毫无悬念地成为俄罗斯反对苏联政体的反对派领导人。美国哈佛大学教授沙希利·浦洛基(Serhii Plokhy)依据美国最新的解密档案,所著的讲述了苏联解体前五个月间发生的故事的《大国的崩溃——苏联解体的台前幕后》一书中,援引美国情报人员呈送给布希总统的简报内容,称叶利钦“反政府情绪迎合了普通大众,他呼吁加速改革,又赢得了开明知识分子的支持。”无数老百姓愿意倾听叶利钦的声音。

叶利钦退党

俄罗斯人不仅将叶利钦选为人大代表,又将他送进俄罗斯联邦议会,并被选举为议长。在1990年7月苏共的最后一次代表大会上,当着所有人大代表的面,叶利钦发表公开演讲,宣布退出苏共。叶利钦认为苏联有必要过渡到多党民主制,并公开宣布,作为俄罗斯议会主席台的领导人,他不会听命于其他政党。

《大国的崩溃》写道:作出这个决定对叶利钦来说可不容易,也绝非他的草率之举。他没完没了地修改演说稿的内容。随着脱党演说发表的时间日趋临近,他变的焦虑不安。就在那些晚上,叶利钦对他的老乡也是他最亲密的顾问布林布利斯倾吐了他的担忧和疑惑。布林布利斯回忆道:“他(叶利钦)不仅为即将发生的事情感到焦虑万分,同时也很担心,不知道他到底被要求做些什么……他并不掩饰自己的想法,而是说:‘但这恰恰抬高了我。’”

而就在叶利钦宣布退党的前几天,他在日记中记录了与戈巴契夫的一段谈话:“他们只关注自己的利益,除了饲料槽和权力,他们什么也不要。”戈巴契夫这样评论在当天早些时候所见到的苏共总书记们。切尔尼亚耶夫继续说:“他们吐著脏话来发誓。”我对戈巴契夫说:“离开他们吧。你是总统;你看清楚这个党是怎么一回事了,事实上,你是人质,是替死鬼。”

戈巴契夫有些迟疑,他对切尔尼亚耶夫说:“你难道认为我不懂吗?我明白。但是我不能让这只脏狗挣脱绳索,否则,整架机器都将反对我。”

与戈巴契夫的犹豫不同的是,身为高层的叶利钦对共产党的清醒认识以及选择退党,所引发的后效应历史已经给出了最终的答案。

引发苏共退党潮

叶利钦退党预示著党员不再是象征“卓越”的社会角色,由此引发了苏共的退党潮

据《大国的崩溃》一书,这些行为一般都很含蓄:苏共党员只是不再支付党费、参加会议以及执行党所交予的任务。党员的流失使苏共的力量大为削弱。1990年,即叶利钦退党的这一年,苏共失去了270万党员,全国党员总数从1920万减少至1650万,因为脱党而直接减少的党员数量是180万。据戈巴契夫事后回忆,在1991年7月1日前的18个月中,共有400多万,即接近总数四分之一的党员,或者退出共产党,或者因为担任反党职位,拒绝服从党的命令,或是拒交党费而被开除出党。

外交人员和海外专家纷纷脱党

退党人员中大量是工人和农民,说明他们对苏共已然极度不满。不仅如此,大批知识界人士也纷纷脱党。

《大国的崩溃》提到,1990年秋,裂缝开始出现在苏联特权最负盛名的堡垒中——外交服务人员和在西方工作的苏联专家。可以想像,能够在“资本主义天堂”生活并获得高薪的前提不仅仅是党员,还必须得到党的信任。“尽管许多走出国门的苏联人对国家的体制已经大失所望,可是在一段时间内,他们还是把这些颠覆性的想法藏在了对创造出这种制度的国家政权和共产党忠诚的外表之下。”但到了1990年,苏共和这些知识界人士的关系发生了改变。

这些人注意到,叶利钦虽然退出了苏共,但并未失去俄罗斯议长的位子,这其实也是在告诉这些精英们,共产党员的身份不再是展开职业生涯的前提。在1990年的最后四个月中,在日内瓦国际组织工作的14名苏联官员都选择了退党,他们与叶利钦保持了紧密的联系,并筹画在日内瓦建立反对派“俄罗斯共和党”的分支。

脱离苏共的外交人员并不只出现在日内瓦。苏共中央得知,在纽约、维也纳、巴黎、内罗毕的外交使馆和社区也出现了类似情况,而位于莫斯科的外交部,也表达了外交服务区政治化的诉求。根据苏共中央的备忘录,这些前共产党员拒绝用“硬通货”支付党费,仅仅因为他们认为,这么做给自己的收入增加了额外的税负。

此外,一些驻外人员根本不想回国。苏共中央备忘录显示,从1989年到1990年,有7位在日内瓦工作的官员在任期已满后,拒绝回到苏联,而且,他们还私自签订了合同,继续留在海外工作,并不再接受苏联使馆人员的命令。这些苏联精英的“背叛”表明苏共已经无法使这些在意识形态方向对苏联幻想破灭的管理阶层行动一致了。苏共的统治已无法继续维持下去。

苏联解体前的问卷调查

据《苏共中央通报》1991年第1期刊载,1990年10月24日-11月5日,苏共中央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中心就党员眼中的党、对联盟条约的评价与期望、俄罗斯的一些问题、国内政治形势四个问题进行了问卷调查。问卷结果综述如下:

1.对社会主义的信仰问题。有55%被调查的共产党员(其中工人党员占40%)表示信仰社会主义选择的思想;37%(其中29%为工人)的共产党员仍保持着对共产主义理想实现可能性的信仰;而30%的被调查者直接宣布,对共产主义思想失望;相当一部分苏共党员(约每5人中就有1名)对党的纲领目标持否定态度。

2.关于党的威信和作用问题。21%的被调查者认为,党组织已经不具有任何政治威信;67%的人认为它残存的一点威信也正在丧失;只有13%的共产党员指出党的工作的政治积极性在提高。每5人中就有1人指出自己已经脱离了政治生活。有许多共产党员不再相信党能发挥建设性作用。其中61%的人认为,在现有的条件下,没有能够缓和形势、保证各政治流派和居民团结一致的政治力量;只有12%的被调查者认为党组织还有一定的社会威信。

3.关于党的财产问题。71%的党员不支持官方的关于党的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观点。其中32%的人认为应当交出没有充分法律依据的那部分财产;39%的人坚信,应当保留必要的最低限度的财产,其余的部分交给人民。

4.共产党员对自己党员身份的态度。许多共产党员都因自己的共产党员身份而承受巨大的社会心理压力。几乎每3名被调查者中就有1人指出,一想到苏共党员要为党过去所犯的错误负责就感到心里紧张。23%的党员把共产党员在面临可能出现的政治冲突时受不到保护看成是不安的重要原因。每3个被调查者中就有1人指出,在集体中“人们以怀疑的眼光审视”或是“欺压”共产党员。20%的共产党员对自己的党员资格持动摇、中立、漠不关心的态度,他们虽然表面上没有退出苏共,但实际上不参加党的政治生活,不参加会议,不缴党费。

有13%的苏共党员打算交出党证(在1990年7月有10%),20%的人还没有决定应如何对待自己的党员身份。36%的被调查者认为他们交出党证是因为不再相信共产党是一股政治力量;24%的人认为交出党证的理由是党员不同意党的路线;17%的被调查者指出,退党是出于一个最实用的考虑:因为赋予给入党者的特权被取消了。

5.关于党的社会基础问题。工人党员宣布要退党者比知识分子多一倍,比退休的共产党员多2.5倍。

6.关于非党化问题。在党员中主张非党化者很多。如果说1990年6月有43%的被调查的苏共党员表决拥护党组织从企业中撤出的话,那么到11月支持者增至了53%。6月有69%的人拥护取消军队、法院、检察院、内务机关和克格勃中的党组织,11月持这种主张者为62%。

7.关于苏共二十八大对党的劳动集体的影响问题。大约46%的被调查者认为,在他们的党组织中对代表大会的材料作了阐释;只有18%的被调查者认为,代表大会对党的总体情况产生了积极的影响。还有更少的一部分人(每10名被调查者中有1人)认为,党对劳动集体的影响加强了,加强了党内健康力量的联合;有一半以上的党员认为,苏共二十八大并没有使党的状况有什么好转;有1/3的党员认为,二十八大进一步削弱了党组织的影响。

结语

在叶利钦退党并引发更多人退出苏共,以及上述调查进行不到一年后,拥有1900万党员、执政74年之久的苏联共产党彻底消亡了,苏联解体,俄罗斯等11个独立国家正式宣告建立独立国家联合体。彼时已有至少400万苏共党员退党。

2006年,俄罗斯首任总统叶利钦在接受俄罗斯一家媒体的专访时表示,苏联解体的原因很简单,因为“那是必须要发生的历史安排”。“这是一个已经被确定了的历史过程,一个无法逃脱的过程”。“我们都知道,亚历山大帝国、罗马帝国和奥斯曼帝国,这些历史上的强大帝国,都无法逃脱自己的历史命运,苏联也是一样,它的解体已经被天决定了”。用简单的一句话概括,那就是“天灭苏共”。

而英国《卫报》在苏联解体20周年之际,独家专访了戈巴契夫。当记者问他最遗憾的事情时,戈巴契夫毫不犹豫地说:“应该早点离开共产党。”《卫报》报导,1个小时的访谈中,戈巴契夫至少说了5件担任共党总书记时觉得遗憾的事。头一件戈巴契夫说到:“事实上,在尝试改革共产党的路上,我走过头了。”他表示应该早几个月,在1991年4月辞去总书记职务时成立民主政党,因为“共产党对所有必要的改变都踩刹车”。

作为过来人的叶利钦和戈巴契夫对共产党、对历史进程的认识,当年苏联精英和老百姓们对苏共的抛弃,是否可以让仍走在保党之路上的中共高层多一些清醒呢?因为任何保党之举都只能是螳臂挡车,不仅是逆天之举,还将做无用之功;不仅将延迟中华民族复兴的时间,也将为自己选择一个不光彩的未来。

责任编辑:莆山

评论
2018-02-27 3:0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