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世贸中心爆炸25周年 家属:伤痛还在

现场肃穆宁静 受害家属及民众聚9·11遗址前 放置鲜花卡片悼念 愿逝者安息

遇难者家属用鲜花悼念逝去的亲人。左一为遇难者John J. DiGiovanni表哥的儿子Frank Colabella。(王新一/大纪元)
人气: 671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2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王新一纽约报导)人们对于世贸中心的记忆,更多的是关于2001年震惊世界的9·11恐袭,可是在9·11发生的八年前,夺走包括一名未出生婴儿在内的七条生命、同时造成1,042人受伤的1993年世贸中心爆炸案,却不常被提及。26日中午,数十名遇难者家属和恐袭的亲历者,如同每年一样,来到曼哈顿的9·11纪念馆,悼念逝去的生命。

爆炸案亲历者加博拉(Herman Gabora)25年来第一次找到勇气来参加悼念仪式。
爆炸案亲历者加博拉(Herman Gabora)25年来第一次找到勇气来参加悼念仪式。(王新一/大纪元)
悼念者手中的鲜花。
悼念者手中的鲜花。(王新一/大纪元)
遇难者——时年57岁的威廉姆·马克(William Macko)的儿子在悼念仪式上念出父亲的名字后,转头忍泪。
遇难者、时年57岁的威廉姆.马克(William Macko)的儿子在悼念仪式上念出父亲的名字后,转头忍泪。(王新一/大纪元)
遇难者——时年47岁维修工人斯蒂芬·纳普(Stephen Knapp)的家人悼念死去的亲人。
遇难者、时年47岁的维修工人斯蒂芬.纳普(Stephen Knapp)的家人悼念死去的亲人。(王新一/大纪元)
遇难者——时年47岁维修工人斯蒂芬·纳普(Stephen Knapp)的家人悼念死去的亲人。
遇难者、时年47岁的维修工人斯蒂芬.纳普(Stephen Knapp)的家人悼念死去的亲人。(王新一/大纪元)
民众用鲜花悼念遇难者。
民众用鲜花悼念遇难者。(王新一/大纪元)
老人亲吻遇难者的名字。
老人亲吻遇难者的名字。(王新一/大纪元)

25年前的2月26日,伊斯兰极端主义者在世贸中心地下停车库中安放了680千克的爆炸物,炸穿了世贸中心的六层楼,并炸出30米的大洞。

“那一天恐袭来临时,我们没有做好准备,美国没有做好准备,对于这,我想说:‘对不起。’”纽约与新泽西港务局局长奥图尔(Kevin O’Toole)说,“对于那些25年来一直忍受悲伤的家属,对不起。”恐袭当年,世贸中心由港务局负责管理。

悼念仪式上,人们排队把鲜花放在了印刻有遇难者名字的石碑上。

一个在妈妈怀抱中的孩子,用力伸长了手臂,将一朵粉色的鲜花放在了石碑上。一位胡子花白的老先生,走到水池面前放下一朵橘红色的鲜花,摘下帽子,并俯身亲吻了印刻的名字。一名眼眶通红的年轻女士,先把手贴在自己的嘴唇上,接着又贴到了印刻的名字上,然后摀住嘴巴转身离开。

第一次看到父亲哭泣

遇难者亲属克拉贝拉(Frank Colabella)对大纪元记者说,4岁那一年,他第一次见到父亲哭,因为父亲的表弟帝吉欧瓦尼(John J. DiGiovanni)在爆炸中遇难死去。“他们非常亲近。”克拉贝拉说,父亲每年都来参加悼念,而今年老人家年纪大了又患风寒便未出席。

当被问及25年前的爆炸对一家人的影响时,克拉贝拉说:“我的姑祖母失去了她的儿子,我的父亲失去了他的兄弟。”克拉贝拉低头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那是家人啊,不管过去多少年,你还是会记得他。”

躲过一劫 不忘助人

25年前的2月26日,瑞卡(Rika Schwartz)在自己躲过一劫之后,没有忘记去帮助他人。当时赶去世贸中心的瑞卡正开车进入B3层的停车库,“突然我的车蹦了起来”。瑞卡对记者说:“我赶紧倒车出去时,发现外面围满了记者,他们问我发生了什么,我说可能是变压器的问题吧,当然我是乱编的,我当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瑞卡并不知道,自己当时距离炸弹所在的B2层停车库,只有一层楼之隔,但幸运的是,她并不在那30米致命的爆炸圈之内。

后来,瑞卡的秘书连大衣都没穿,从大楼的烟雾中逃出来,告诉了瑞卡这是爆炸案,于是瑞卡开始帮助救援。“我把他们(伤者)带到自己的车上,送他们到车站。”瑞卡说,“这是一件让我伤心又愤怒的事情,但却同时让我结交了很多朋友,我一直陪伴着一位被埋在地下的遇难者的妻子。”瑞卡指的是六位遇难者之一、时年37岁的“世界之窗”餐厅管理者梅尔卡多(Wilfredo Mercado),当爆炸炸穿了六层大楼时,梅尔卡多掉落了三层楼。

据一些在爆炸范围内的生还者回忆说,“那就像在往地狱里掉一样。”

爆炸阴云侵袭记忆  25年后终走出阴影

在25年的时间里,1993年爆炸的记忆重复地袭扰著加博拉(Herman Gabora),而周一,是他25年来第一次找到勇气来参加悼念仪式。“我认识死者和伤者中的太多人,这对我来说非常非常困难,那种悲伤,我没有准备好。”这位退休的纽新港务局的警监向记者表示。

爆炸发生时,加博拉和他的警官同事们就在炸弹的两层楼之下。“当时办公室的天花板掉下来,砸到了我的头,我和同事们握著彼此的手向外走,因为我们在地下,没有灯,到处是水泥、钢筋,一片黑暗。”

尽管头部受伤,加博拉在家休息了一个星期便回到工作岗位上。“这样的事情发生后,我想用自己的能力做点什么。人们现在更多的纪念9·11,但是,1993年的爆炸是纽约第一次面对恐怖主义袭击。”他说。

加博拉说,他的办公室墙上有一张照片,是一个时钟,而时钟的指针永远定格在12点18分,那是1993年2月26日,爆炸发生的时间。◇#

责任编辑:文烨

评论
2018-02-28 2:4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