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宁夏银川监狱里的“生活”(3)春雨润物

(大纪元资料室)

人气: 3757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2月28日讯】(接上文)

在长期的共同生活中,法轮功学员的言行,银川监狱里的其他犯人看得清清楚楚。

史缘,在宁夏的几所监狱被关了2千多个日夜,也见证了许多警察和犯人的善与恶。

牢霸被犯人暴打

银川监狱里一个犯人叫钱万喜,宁夏大学毕业,曾当教师,因强奸一位6岁小女孩被判刑大概6年,在狱中充当专门迫害法轮功的“610”办公室的帮凶头目。

无论台上发言诽谤法轮功,还是台下迫害大法弟子,他总能想出狱警们想不出的坏点子,起到连狱警都起不到的坏作用。

也因此,犯人甲总想着要为法轮功学员出口气。

一次,甲对法轮功学员史缘说:“一个连6岁小孩都能强奸的畜牲,你看他走路都想着害人,我几次都想打他,就是减刑判决还没下来。你看着,我的减刑判决早上下来,过不了晚上,我就打他。”

两个多月后的一天晚上,银川监狱宣布减刑名单,其中就有甲。第二天在走廊里,憋了几个月的甲,什么都没说,上前就把钱万喜给打了一顿。

钱万喜没敢还手,也没敢吭声,悄悄溜了。

本来,甲做好了承受超过他打钱万喜多少倍暴打的准备,也做好了坐禁闭的准备,因为在一般人看来,打这样的人简直是胆大包天,更何况是为了法轮功。

结果,钱万喜也没敢汇报,犯人甲奇迹般的平安无事。

这件事在犯人中震动很大,其他一些“610”帮凶们也收敛了许多。

特别的关照

在河东监区砖场,史缘遭到酷刑和劳役的双重折磨。

犯人受狱警指使,每天奴工之余的中午、晚上对精疲力竭的法轮功学员实行电击,几个犯人摁一个“顶墙”、“扎绳子”、毒打、电击、弓腰、强迫写保证书放弃信仰、吊刑、“谈话教育”、强迫观看诬蔑法轮功的电视录像、罚站、开批斗大会、剥夺家人的探视权。

各种酷刑是逐步升级的:先是晚上“顶墙”;接着是中午晚上一天两次“顶墙”;再就是“扎绳子”,还有“三紧绳”;最残酷的就是吊铐,包括“窑顶吊铐”。(编注:“顶墙”、“扎绳子”、“三紧绳”均为酷刑,请参见文1所述)

即使这样,狱方也未能达到转化目的,于是将史缘关进了禁闭室严管,施行更加残酷的折磨。

严管区曾发生一起将犯人活活整死的事件,又称“1028”事件。

2011年10月下旬,严管监区的犯人在狱警指使下,将“不服管教”的刑事犯范耀森关在禁闭室上了“老虎椅”,又用绳子将范耀森全身捆绑后和“老虎椅”固定到一起,嘴上都给勒著绳子。一天一夜后,10月28日,范耀森惨死在“老虎椅”上。

在这里,一天两顿饭,一顿半个馒头、半杯水。“由于天气异常寒冷,我饥寒交迫。” 史缘说。

史不忘向一位监视他的犯人讲述法轮功真相。“后来,他经常找机会给我塞一块馒头、倒一杯开水,看我喝完,就急忙把杯子拿走,怕别人看见。”

史缘曾几次被关禁闭,每次都得到他的关照。“看到我炼功,他不吭声,也不打报告。”

“一位姓马的监视犯人看到我冻得打哆嗦,就去找了一位跟他关系好的狱警说情,破例为我加了件衣服。他也多次偷偷给我搞弄点吃的,还帮我与其他法轮功学员传递信息。”

“包夹我的犯人中有一位姓齐,帮我搞来了收音机,每晚我能听到自由亚洲、美国之音等电台。他还帮我与其他法轮功学员传递经书(法轮功书籍)。有一次被人发现,关了禁闭;被放出后,他谈笑自如,毫无怨言。”

其他一部分法轮功学员也开始冲破障碍炼功了,监狱十分恐慌,采取了关禁闭等折磨手段,法轮功学员照样坚持炼功。

后来包夹犯人也不干扰炼功了,只做如实记录:某某几点几分站着炼功,几点几分坐着炼功。

浴火重生

“经历了银川等监狱的各种迫害后,我再见别人凶恶基本不害怕,有时还生出慈悲心,为他们可怜。” 史缘说。

“他们打我,我正视他们,不卑不亢;他们骂我,对我说粗话、脏话、下流话,一次,十次,一百次,我以宽容对待,对他们语气和善,礼貌客气,十次,百次,一千次。”

“久而久之,大多数人对我很客气,少数凶恶的人也转变了态度。我不失时机地讲法轮功真相。我平常话不多,讲起真相来无所畏惧,对狱警、对犯人,我能根据他的接受能力智慧地讲。随着我一个个向大家讲真相,越来越多的人对大法生出了敬意。”

犯人学炼法轮功 狱警看《转法轮》

不仅仅史缘,其他法轮功学员的言行也让犯人心生敬意。

王德生,原宁夏法轮大法义务辅导站站长,一次在银川监狱的监区干活时捡到了500元现金,立即交给了犯人头。这笔钱最终还给了丢钱的犯人,那位犯人感动得不知说什么好。

在监狱里那种物资极度匮乏的环境中,法轮功学员依然拾金不昧,令很多犯人称奇。

一些犯人在感到神奇之余,也开始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标准做好人。

短时间内,这些人和以往判若两人:脏活累活抢著干,对待其他犯人态度和善了、不说脏话了,还常做好人好事。

监区狱警看到他们的变化后,就问:“你们以前可不是这样啊,现在变了个人,究竟是什么原因?”

他们告诉狱警,是法轮大法改变了他们。

这个狱警觉得不可思议,说也要看法轮功创始人所著、指导修炼的《转法轮》一书。看完《转法轮》后,他觉得这本书讲得真好,还打算组织监区的犯人一起都学《转法轮》。

监狱领导得知消息,吓得赶快来阻拦。

不放弃修炼的犯人

犯人叶晓军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巨变,知道消息的服刑人员有十多个也开始悄悄修炼。

后来狱警知道了,既害怕又恼火,将叶晓军先后三次关禁闭迫害两个多月,扣了减刑分。但他仍不放弃修炼。

2008年,银川监狱将叶晓军转到石嘴山监狱。银川监狱在转移档案过程中故意将他的减刑分抹掉,谎称资料丢失了。这样他前后总计三百多分的减刑分“被丢失”,三次减刑机会被无辜剥夺,不得不在监狱中又多呆了三四年。

换监

因在银川监狱公开炼功,史缘被送到银北的监狱。

还没走进银北的监区,他们首先开会,说法轮功要来他们监区,把史缘说得比恐怖分子还可怕。

“所有人不许跟我说话,但是可以骂我;不许跟我打交道,但是可以监视我的一切活动。报告有功者奖,违者罚。”

一到这个人群中,史缘就像钻进了马蜂窝,一举一动,甚至一个眼神都会招来一场侮辱、一顿辱骂。

“(他们)煽足了仇恨,要让你在恐怖中、被仇恨中、饱受虐待的绝望中向他们妥协。”

但是,在这里,史缘继续坚持炼功。

“开始也是关禁闭,让犯人打我,当我真正继续坚持炼下去的时候,也就没人干扰了。”

这种迫害是反反复复的。“过了一段时间,一个狱警让犯人头儿看见我炼功就打我,那个犯人头儿没听他的。”

又过了一段时间,一个狱警安排另一个犯人头儿看着,“他干扰了我几次,也就不管了。”

“我问他原因,他说:‘大家跟你都很好,我打了你,别人会抱怨我。’”

几年里,狱警换了多少个,值班犯人换了多少个,史缘的监室也换了多少次,但是“我的炼功一直坚持到出狱。(他们)看到我炼功认为很正常,也有人悄悄跟我学”。

伙食风波

监狱由于一直克扣伙食,犯人怨气很大。有一次,监狱破天荒地把犯人召集起来,让大家选出一位大家信得过的人,授权给他,让他监督伙房,核算并管理伙食。

这一消息让大家很激动,认为改善伙食有希望了。主要是选谁,先是三五个、七八个开小会,最后一致表决:让法轮功史缘来代表他们管理伙食。

狱警一听马上变脸了:不行,炼法轮功的不能选,再选。

这一回大家都不干了,很多人马上就质问:“你不是让我们选信得过的人吗?就法轮功我们信得过;再选了谁,自己吃好就不管别人了。”

他的失眠症好了

一个犯人开始对史缘态度很差,后来变好了。

“他告诉我,他有失眠症,十几年了没法治,很苦恼。”

“我告诉他,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个字。”

“第二天一大早,他高兴地找我说,因为念了这九个字,晚上睡得很香,十几年来第一次没有失眠,太神奇了。”

“一个月后他又高兴地说,因为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睡得好了,这一个月他的体重增加了十几斤。”

史缘把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个字告诉了监狱里的大多数人,反馈很好:有的说戒掉了烟,有的说病好了。

他也把法轮功创始人所著的《洪吟》中的诗句教给一些犯人,过了几天再问时,他们还背得很熟。

春雨润万物

春雨滋润万物,阳光照亮心灵。十九年来,大陆法轮功学员在中共疯狂的迫害中走过艰难的路,即使是在狱中,也留下了辉煌。

史缘说,是“真、善、忍”的力量让他挺了过来,“感谢师尊传给我‘真、善、忍’大法,使我每个细胞直至更微观粒子都充满了超常能量,所以我没有倒下。”

“我不仅没有倒下,还要改变别人,因为我带有大法的能量场,这个场能纠正一切不正确状态,使别人受益。”(未完待续)#

(资料来源:明慧网)

文字整理:叶枫,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8-03-07 4:2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