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宁开新:戎生灵被双开

人气: 59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2月28日讯】

戎生灵,副厅级。逃国外,骗亲戚。
数一数,钱数亿。被骗众,很无力。
探源由,狐虎画。生灵厅,官党国。¤1
党毁人,共产的。读九评,明终极。¤2
非正常,亡近亿。砸祖庙,传统失。
六四血,法徒迫。蛤蟆族,器活摘。¤3
天地怒,水干涸。沙尘暴,萨斯虐。
毒霾降,近邻流。感怨世,环保愁。
雾炮车,干扰测。夜喷水,降尘急。
天一亮,冰雕楼。再假点,羞不羞。¤4
上上下,腐透蚀。官官护,忙声色。
快三退,平安得。弃狐虎,新界入。

附注:

1【大纪元讯】近日中共宁夏经信委原党组副书记、副主任戎生灵(正厅级)被“双开”,但与其他贪腐官员不一样的是,其已外逃国外。大陆检方指控其骗取亲戚、朋友款项达数亿元。

2017年12月29日,中纪委官网援引宁夏回族自治区纪委消息称,戎生灵因“严重违纪问题”被立案审查。通报指,戎生灵滞留国外不归且涉嫌挪用公款犯罪在逃;利用职务便利,挪用公款进行营利活动等。

现年54岁的戎生灵曾任宁夏自治区政府办公厅秘书(正处级)、宁夏地税局副局长、区政府副秘书长、区经委副主任(正厅级)等职。2009年1月起任区政府经信委党组副书记、副主任。2015年4月起,他前往美国雪城大学、纽约市立大学访问学习。

值得关注的是,戎生灵早在在2017年1月就已被免职、批捕。同年5月,银川检方还发出《告在美华人华侨同胞书》,披露该案。

近年来,中共贪官及资金外逃日益严重。中科院的调研资料曾披露,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中共外逃官员人数高达1.6万至1.8万人,外逃携带款项达8千亿元人民币。

2【大纪元讯】在《九评共产党》发表13周年之际,《九评》编辑部发表新书《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

******

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序言

从第一个共产政权苏俄出现到今天,整整一百年过去了。在短短一个世纪的时间里,共产主义造成了上亿人的死亡。共产党从一开始就亮出了与神争夺人类的旗帜,喊出“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要把“旧世界打个落花流水”。

共产主义来自何处?为什么宇宙中会冒出个共产党?共产主义的本质究竟是什么?结局又会怎样?对这些根本问题的答案,人们众说纷纭,现在是揭开谜底的时候了。

共产主义的本质是一个“邪灵”,它由“恨”及低层宇宙中的败物所构成,它仇恨且想毁灭人类。它并不以杀死人的肉身为满足,因为人肉身的死亡并非生命的真正死亡,元神(灵魂)还会轮回转生;但当一个人道德败坏到无可救药的地步,元神就会在无尽的痛苦中被彻底销毁,那才是最可怕的、生命真正的死亡。“共产邪灵”就是要使全人类都跌入这样万劫不复的深渊中。
……

3【大纪元讯】宁夏固原市看守所强迫在押人员做有毒手工,如打锡纸、做假花,致使其身体受到严重伤害。法轮功学员张彩虹在此看守所被关押超过半年之久,每天被逼迫做奴工

据明慧网报导,由于锡纸、花的染料有毒,很多在押人员干了不长时间身上就会长红疹,双手、面部刺痒难忍,眼睛酸涩流泪。

被关押人员每天早上6点左右跑早操,吃完早饭后,便开始干奴工活。每人每天分给的定额很高,什么时候干完什么时候才准休息,一般都是从早上干到下午2点左右。看守所的早饭是稀饭,中午是馒头和水。

固原市原州区法轮功学员张彩虹被关押在固原市看守所,每天被迫打锡纸。她是2017年6月被绑架到那里的,非法关押时间已经超过了半年。

张彩红,30多岁,修炼法轮功前患有经常性头疼病、妇科病等,时常头晕目眩、四肢乏力。1998年秋天,她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不久这些毛病都消失了,感觉身体轻松,走起路来健步如飞,性格也开朗了。她按照“真、善、忍”做好人,遇事为别人着想,遇到矛盾找自己的问题。

2015年下半年,张彩虹依法向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邮寄了控告江泽民的控告书,两院签收。2015年11月下旬,固原市国保大队两个员警到她家,说她控告江泽民违法。

2016年1月初,四个警察(三男一女)再次到她家,将她劫持到国保大队。一个姓马的把她拽到禁闭室,员警王一飞伙同一个年轻警察,强行给她按了手印、采了血。

……

美国《国家评论》(National Review)杂志网路版2014年12月13日报导,中国现在貌似为世界上的“经济大国”,其实是由“奴工”在背后支撑的。中国的大量产品来自于监狱、看守所等地。

大量被非法关押在那儿的法轮功学员被奴役做苦工。

一个曾被关押在马三家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在一张纸条上用英文写着:“这里的人每天工作15小时,没有周末和任何假期,否则会被酷刑折磨。很多劳教人员是法轮功学员,他们都是无辜的人,只是因为跟共产党的信仰不同(而被关押),他们比其他劳教人员承受更多惩罚。”

该纸条随出口产品出现在美国,被一俄勒冈州的妇女发现,随后在媒体上曝光,震惊了世界。

【大纪元讯】2001年8月的一天,宁夏银川监狱河东砖场。天气炎热,地面温度40多摄氏度。砖窑内的砖块烧得火红,将窑顶烤得越发炽热。

电力工程师王玉柱,被带到砖场的窑顶上刑。

“(他们)找了一根木质电线杆,把我反背吊铐了起来。”王玉柱说,“用长绳子从电线杆高处的卡子内穿出来,绳子的一头系上手铐,然后使劲拉绳子的另一头。反转的双臂被绳子高高拉起直至后脚跟离地,再把绳子拴在电线杆上。”

“(我的)双臂由剧痛到麻,到冰凉,最后失去知觉……”

仅40多分钟后,王玉柱即被铐得大汗淋漓、呼吸困难、最后晕了过去,狱警害怕,才将绳子解开。银川监狱,是宁夏唯一关押被判处有期徒刑16年以上、无期徒刑、死刑缓期两年执行的男性重刑犯监狱。中共迫害法轮功后,这里成为宁夏省最残酷的迫害秘密据点之一。王玉柱因修炼法轮功而被关押在这里。

监狱坐落在市东南郊,大门面西而开,一条自西向东的支路直对监狱大门。门前是一条臭水沟,沟两边堆满了垃圾,每到夏天,臭气熏天、蚊蝇乱舞。

按中国的风水来说,这里是个凶煞之地。

以前,监狱周围就是乱坟岗子,文革期间,被秘密处决的“反革命”以及在监狱关押的一些外地犯人去世后,因无家人认领尸首,就草草掩埋在周围。

河东砖场,是银川监狱的一个监区,很多人也称之为“河东监区”。

监区是一个长方形的院子,院子有40多间杂木土坯芦苇建成的房子,院墙四周围拉着铁丝电网。

2001年初,中共中央电视台找了几个骗子,上演“自焚”闹剧,煽动仇恨栽赃法轮功,欺骗了无数老百姓,以配合中共维持原本难以为继的迫害。也因此,宁夏政法委、专门迫害法轮功的610办公室,下令宁夏司法厅、监狱管理局加大力度迫害。610和司法厅头目经常“亲临”河东监区“指导”。

……

栾凝

栾凝,男,原法轮大法银川市辅导站副站长。

1996年1月,栾凝开始修炼法轮功,很快就体验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肝病好了,其它几种慢性病也消失了。

栾凝按照法轮功“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1997年1月,主动报名到条件艰苦的宁夏南部山区同心县扶贫,坚持与村民一同吃住和劳动,参与为当地抗旱开挖水窖和改善教学条件等方面工作。当地村民曾感叹:多少年都没有遇到像你这样的干部了。

1997年,栾凝被评为宁夏回族自治区扶贫先进工作者,并被任命为教育中心副主任(副处级),次年又被评为劳动人事厅的先进工作者。

中共迫害后,1999年,栾凝被非法判刑3年;2000年3月,关入银川监狱;数月后,转至河东监区砖场。

一开始,栾凝被迫做的奴工是从制砖坯车间往出运送砖坯。每天劳动十个小时以上,拉着架子车累计要跑数十公里的路,他们想以这种强体力的形式来迫使他妥协,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

后来,监区看栾凝不“转化”(即放弃修炼),便加大劳动强度、延长劳动时间,强迫他做“出窑”。

砖厂的出窑和装窑是高温、高粉尘和高劳动强度的劳役,除非刮大风下大雨,否则没有休息日。所有奴工者几乎没有什么劳动防护措施,常常发生安全事故。

烧好的砖温度一二百摄氏度,窑里的温度高达五六十摄氏度,热得使人透不过气来,在里面呆一两分钟就会汗流浃背。

几天下来,栾凝手上打满血泡;甲沟全部裂开;腿上、身上不断地被砖块砸伤、划伤、烧伤、烫伤。“没干多长时间,我的两只手都变形了,十个手指不能伸直,指关节、腕关节、肘关节钻心地痛,晚上睡觉常常被疼醒。”栾凝在一份自述中说。

一次下完雨,栾凝从窑里拉了一车砖出来,脚下一滑跪倒在地、车往前倾,一车砖(几千斤)就倾倒在他身上。

“我的脚被压在车把下面。在场劳动的犯人看到后赶快跑过来将砖刨开把我拉出来。脚踝当时就肿得和面包一样,几个犯人找到狱警伍美辉请求让我休息,却被(河东监区的)教导员李永欣拒绝。我被继续强迫出工。”

一天中午,栾凝去上厕所,狱警指定监控他的“包夹”嫌麻烦,没有跟随,有个犯人马上以“脱离互监”为名向李永欣诬告。栾凝从厕所出来后便被犯人头目拉去“顶墙”。

“顶墙”是一种酷刑,即将人双手反(转)或用绳索捆绑,头抵距地面80~90公分的墙面或墙拐角处,身体与地面墙面呈三角形。普通刑事犯顶墙一般半小时,对法轮功学员常常被罚顶墙两小时,甚至三四小时。

李永欣还给栾凝“扎绳子”。“晚上收工后,他又命张强军给我‘扎绳子’,并召集全体犯人对我进行大会“批斗”。两个人将我摁着(仍被‘扎绳子’)示众,管我的五六个“包夹”也被叫出来罚站。”

“扎绳子”,即用十毫米粗的细麻绳,(有时沾上水,)由两个膀大腰圆的员警用膝盖狠劲的往上顶被反转的双臂。

由于力量很大,绳子深入皮肉里,仅四十多分钟,双臂由剧痛到麻到冰凉最后失去知觉。松开绳子后一小时以上,双臂才能完全恢复知觉。

李永欣大肆地诽谤法轮功,并指使犯人宣读诬蔑法轮功的文章、呼喊口号。这种“文革”式的制造仇恨、挑动群众斗群众的运动,仿佛使人又回到了三十多年前那场浩劫的红色恐怖之中。

和栾凝一起被奴工、“顶墙、“扎绳子”的法轮功学员中,就有王玉柱。

王玉柱

王玉柱,男,52岁,宁夏电力修造厂工程师。

1996年7月,王玉柱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后,我明白了做人要以真善忍宇宙特性做一个好人,做了坏事要损德,1996年12月,我退还了几年来借出差和工作之便占单位的便宜,折合人民币1,500元给原单位银川电力修造厂财务科,在利益上也不去争了,工作兢兢业业,改掉了我以前工作懒散、不负责的坏习惯。”

修炼后由于工作出色,王玉柱主导的《PT二次回路补偿器》新产品项目,荣获宁夏电力局1997年度科技进步二等奖。

2000年4月,王玉柱因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被非法关押在银川市看守所;2001年7月,被送到了银川监狱河东监区(砖场)。

“我被要求每天出窑五千五百块多孔砖,完不成任务,就要遭受‘顶墙’、弓腰、罚站、电击、殴打、‘扎绳子’、吊铐等酷刑。”

狱警规定其他犯人到砖窑干活可以有一个月的“适应期”,在“适应期”内,不定劳动量。但是,对法轮功学员没有“适应期”,刚去就要求完成和熟练犯人一样的劳动量,每天每人出窑五千五百块,如果完不成便进行“惩罚”。

从2001年7月底到9月上旬,王玉柱几乎天天晚上被拉去“顶墙”受罚,时间1小时到3个多小时不等。“顶墙”时,脚要离墙一米多远,弓着腰,头顶着墙,身体的重量大部分压在头顶,头顶剧烈疼痛。时间长了,头顶的头皮由于肿胀充血而变厚,头发变得稀疏。如果“顶墙”的姿势不规范,看管的犯人就拳打脚踢。

2001年8月,监狱教导员李永欣指使指导员岳怀甯,以王玉柱完不成任务为由,又对他多次施行“扎绳子”。有一次,李永欣亲自上阵,伙同另一名警察对王玉柱施以“三紧绳”。

“三紧绳”是酷刑“扎绳子”中最残酷的一种:扎绳子过一会儿,绳子勒到肉里去了;待肩部、双臂完全麻木冰凉、手已青紫再解开绳索;等血液回圈正常了再扎上,这样反复三次,让人生不如死。一般人轻则皮开肉绽,重则筋断骨折。

“松开绳子后,双臂马上就肿了,整个刑罚持续了一个多小时。”王玉柱说。(资料来源:明慧网)

4【大纪元讯】大陆频爆空气品质造假事件。近日,宁夏石嘴山环保局被曝用“雾炮车”干扰环境监测资料,却将该局大楼喷成“冰雕”。

据知情线民透露,此事发生时间在2017年12月初,因该楼设有国家环境监测网空气品质自动监测站点,雾炮车喷水雾以求改善环境监测资料。没料到那几天夜间气温已达零下10度左右,雾炮车作业人员没掌握好“火候”,“用力过猛”就把大楼喷成了“冰雕”。

1月20日,陆媒记者分别致电石嘴山市环保局和宁夏环保厅求证此事。石嘴山市环保局值班人员称“大楼变冰雕”是因为“水管坏了”;但宁夏环保厅则表示,“大楼变冰雕”确因雾炮车喷水改善监测资料。
……

网民跟帖称:喷水雾炮车,每个城市环境污染监控点附近都有几台,钜款买雾炮车专用于环境质量数据造假的;掩耳盗铃,自欺欺人,政府的脸都给丢光了。

此前,陆媒多次报导地方此类空气品质造假事件。

据澎湃新闻1月14日报导,近日,中共环保部通报称,2017年9至10月期间,江西省新余市飞宇、河南省信阳市南湾水厂两个国控网站附近有雾炮车喷雾作业,水雾直接喷淋空气质量监测采样口及周围局部环境,干扰了环境空气品质监测活动正常进行。

去年12月2日早上,西安气温零下2度,洒水车依旧洒水致道路结冰,导致38车连环相撞事故。当地环保局称,洒水为减霾。

去年5月4日,有北京市民微博爆料称,“北京奥体中心,一辆空气净化车(雾炮车)对着一个空气监测站一直喷。这是资料造假么?”该市民配发的图片显示,该空气监测站未被“净化”前,空气灰濛濛的,被该车“净化”后,空气品质明显“改善”。

陆媒还曾披露,河北邢台政府、福建福州鼓楼区环保局,专门用雾炮车在空气监测点附近进行喷雾,降低空气污染资料。

责任编辑:任慧夫

评论
2018-02-28 12:0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