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字之二(中)

神传汉字看人生运道(十四)李白得道

作者:陈彦玲

仓颉像。(素惠/大纪元)

    人气: 876
【字号】    
   标签: tags: , ,

上篇说到集律诗大成的唐代,不论是否是七言诗,皆字数虽不多,但留传的许多诗作都很精练地记载了丰富奇妙的神传事迹。例如:赫赫有名的黄鹤楼,不独让唐朝崔颢留下传颂千古的《黄鹤楼》,诗仙李白也有《登敬亭山南望怀古‧赠窦主簿》的诗作传世,不同的诗人虽然有着不同的写作风格,但都提及仙人踪迹。

《登敬亭山南望怀古‧赠窦主簿》:“敬亭一回首。目尽天南端。仙者五六人。常闻此游盘。溪流琴高水。石耸麻姑坛。白龙降陵阳。黄鹤呼子安。羽化骑日月。云行翼鸳(或作鶤,音昆)鸾。下视宇宙间。四溟皆(或作空)波澜。汰绝目下事。从之复何难。百岁落半途。前期浩漫漫。强食不成味。清晨起长叹。愿随子明去。炼火烧金丹。”仔细看看这首诗,就能察觉到其中描绘了一些道家修炼方法与境界所见,黄鹤呼的子安也是传说中的道家仙人。

[南宋]马远绘李白《月下独酌》诗意,团扇。(公有领域)
李白还有一首《与史郎中钦听黄鹤楼上吹笛》是这么写的:“一为迁客去长沙, 西望长安不见家。黄鹤楼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这首诗虽然是写于流放夜郎路过黄鹤楼途中,但“五岁诵六甲、十岁通诗书、观百家、十五好剑术、十八岁在戴天山读书”的李白,哪可能会为了红尘朝中区区的官位或权谋的争斗而灰心丧志呢?因此,如果从道家修炼的高度来解读李白的这诗作,那就会知道谪仙笔下讲的不是人间悲情幽怨,而是看破世间繁盛的长安,最终也不是生命归家的假象。

再听听那玉笛在黄鹤楼中的仙音,难怪清代的沈德潜在其著作《唐诗别裁》中说:“七言绝句以语近情遥、含吐不露为贵,只眼前景,口头语,而有弦外音,使人神远,太白有焉。”所以,要能从李白诗作得到如其超凡的智慧,倘若只用凡世悲欢离合的角度来入门,那肯定是无法体会出修道人的弦外之音,如陷缘木求鱼之途了。

李白还有诗作《感兴》(八首之五)为证,诗云:“十五游神仙,仙游未曾歇。吹笙坐松风,泛瑟窥海月。西山玉童子,使我炼金骨。欲逐黄鹤飞,相呼向蓬阙。”《广仙列传》中也描述了李白与白居易之孙白龟年的奇遇。有一天,白龟年登嵩山,“遥望东岩古木,帘幕窣地,往观之,一人至前,曰:‘李翰林相招。’”龟年一看此人“褒衣博带,风姿秀发”,并向其说自己与龟年祖父白居易的现况,“吾李白也!向水解(道家的尸解之法),今为仙矣!上帝令吾掌笺奏,于此已将百年。汝祖乐天亦已为仙,现在五台掌功德所。”并给龟年一卷素书说:“读之,可辨九天禽语,九地兽言。”元代的《历世真仙体道通鉴》里更明白李白已然成为东华上清监清逸真人,送龟年的书“读之可辨九天禽语,大地兽言,更修功行,可得仙也。”

日本 相阿弥(1485–1525)绘《李白庐山观瀑图》轴,纸本水墨,美国旧金山艺术博物馆藏。(公有领域)

宋代的苏东坡在《苏轼文集》里也写下了他与李白的奇遇,“余顷在京师,有道人相访,风骨甚异,语论不凡。自云:‘常与物外诸公往还。’”并口诵上清宝鼎诗二首,称“东华上清监清逸真人李太白作也。”这二首中有“人生烛上花,光灭巧妍尽。⋯⋯既死明月魄,无彼玻璃魂。念此一脱洒,长啸登昆仑。醉著鸾凤衣,星斗俯可扪。”又云:“⋯⋯篆字若丹蛇,逸势如飞翔。归来问天姥,妙义不可量。⋯⋯燕服十二环,想见仙人房。暮跨紫鳞去,海气侵肌凉。⋯⋯”诗中尽显神仙世界的奇妙。

今人素来多说唐诗乃文人墨客不得志的愁话,但如果我们能够翻开修炼的史实,重新看待这些士人笔墨,则当有一番新天地可供神游了。果若自修当如此,教子亦可得了,也不枉前人积奠了如此锦绣的神传文明了。@#

点阅【神传汉字看人生运道】连载文章。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上篇说到北宋邵雍的高德奇才,程颢赞许邵雍不但是:“内圣外王之学也。”还能“其心虚明”。人的心静到极高层次时,身体的感知能力则超乎想像,甚至会出现修炼界称谓的宿命通功能。邵雍就是其中之高人,他将其所预知的未来写进了《梅花诗》。
  • 邵雍何许人也?先不说他的学富五车和交游广阔,单是他对自己的要求就已经值得现代父母列为家训,学校列为校训了;“平生不作皱眉事,天下应无切齿人。断送落花安用雨,装添旧物岂须春?幸逢尧舜为真主,且放巢由作外臣。六十病夫宜揣分,监司何(无)用苦开陈?”这是他不愿为官时所写的七言诗句。
  • 前篇说到元朝汉儒翁森先生在文风圮坏的情况下仍然在家乡办学的坚持。他的《四时读书乐》七言诗不但用以明志也指引了学子们一个超凡的读书之道。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