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林辉:红色公主的大字报让军报少将家破人亡

图左:赵易亚;图右:坐在轮椅上的李纳。(网络合成图)
人气: 3906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2月04日讯】中共党魁毛泽东统治时期,能被称为“红色公主”的自然是毛的女儿。彼时毛有一个与江青所生的女儿李讷,一个是毛与贺子珍所生的女儿李敏,但因为毛早已与贺子珍离婚,李敏主要随母亲生活,能享受到公主待遇的惟有李讷。

李讷生于1940年,是毛的子女中在其身边生活时间最长的一个。大学时李讷上的是北大,学的是中国现代史。据她说她并不喜欢这个科目,但中共号召干部子弟带头学,她就学了。文革爆发前,李讷刚刚大学毕业。

1966年文革爆发后,江青、陈伯达在钓鱼台15号楼召见了杨成武代总长和解放军报代理总编辑胡痴,提出了让李讷去军报工作的建议,并称毛也同意。10月,李讷成为军报记者,化名肖力(小李)。她被分配到快报组。《快报》是文革初期根据的指示创办的“绝密”等级的内部刊物,专门刊登文革中的重要情况,仅供当时被称作“无产阶级司令部”的高层领导阅批。

第一次在军报夺权

刚来时肖力很谦虚,口口声声说:“爸爸要我来向叔叔阿姨学习。”然而,受文革夺权大环境影响,很快,她开始发力了,而背后应该有毛的授意。

1967年1月12日,肖力向《快报》的领导小组作汇报,称下面已经不像文革初期那样看《解放军报》了,因为军报没有一篇关于路线斗争的文章。在她看来,军报已经到了“严重关头”,要改变军报的面貌,“必须起来造反”。

当晚,肖力找人起草了大字报,并拿去向江青汇报。江青找来了当时正受重用的胡痴,要他支持肖力的造反。胡痴当即表态支持。

肖力的大字报的题目是《解放军报向何处去?》,内中罗列了军报党委的三条罪状:一是关于报纸宣传偏离方向。二是报社内部缺少运动,作为党委书记的胡痴应“负有严重责任”。三是报社包庇“一批犯有反党罪行的、有严重错误的人,把他们放在主要领导岗位上”,并点名副总编冯征,说他是“彭德怀的吹鼓手”;说总编室主任王焰是“彭德怀的忠实走狗”;副总编张秋桥则“具有严重的资产阶级新闻观点”;而主持日常工作的副总编吕梁,是“一贯右倾,软弱无力”。

随后,肖力又连着提出质问,称“如果这样下去,将被革命的群众唾弃,以至彻底垮台”。大字报的署名是“革命造反突击队”,后面排列了以肖力为首的八个人的名字。

肖力的大字报一公开,马上引发了军报的夺权风暴,即“一一三事件”。很快,在毛和林彪的批示下,“胡痴小集团阴谋夺权”的冤案被炮制出来。胡痴等人被押送至北京卫戍区关了起来,并惨遭迫害。

随着肖力的身份被公开,人们知晓肖力与李讷实为一人,肖力成为了一时的风云人物,在军报掌握实权。彼时的吴法宪还以中央军委办事组的名义,向军报下达了“指示”:“在全国反对毛××和林×××的是现行反革命,在军报反对肖力同志的也是现行反革命!”

据官媒披露,军报接着掀起了对她的个人崇拜。办公室乃至宿舍家庭都贴满了向她“学习”、“致敬”的标语,大会小会上,“谁反对肖力谁就是现行反革命”,“谁反对肖力同志就打倒谁”是必呼的口号。报社特地开辟一间“肖力丰功伟绩”展览室,展览她骑的蓝色自行车、喝水用的大白茶缸,说是表现了她“艰苦朴素的作风”。

大字报指向军报少将总编

胡痴被打倒后,1967年4月,赵易亚被调来任总编辑。在中共党员中,赵易亚也算是一个“老资历”。1917年出生的他1938年加入中共,在中共部队负责宣传工作。1949年后,任华东军区政治部宣传部部长兼文化部部长。1954年参加创办《解放军报》,先后任解放军报社副总编辑、总政治部宣传部副部长、中央马列主义研究院党委副书记、解放军报社总编辑。1961年晋升为少将。

1968年8月23日,肖力再度联合两名年轻人贴出了题为《反复僻、反保守、誓将革命进行到底》的大字报,指责赵易亚是总政治部主任肖华在军报的代理人,指责赵包庇了胡痴,破坏总政的文革,指责赵和一些人勾结,操纵“五一六兵团”,以极左的面目出现,炮打无产阶级司令部。无疑,这次的“炮轰”应该还是背后有毛的授意。

随后,中央文革小组组长陈伯达到解放军报社发表讲话,表示支持肖力的“造反”行动,称“赵易亚是一个卑鄙的资产阶级政客,我们要彻底揭露他和他的黑后台”。“三反分子”赵易亚遂被打倒,“赵易亚复辟资本主义反革命逆流案”又被炮制出来。

除了将两个总编辑打倒外,军报60%以上的人以反对肖力的罪名受到残酷迫害,其中有她的朋友,就因为在小事上对她表示过不同意见。

少将总编家破人亡

在父亲曾是中共地下情报人员的徐小棣撰写的《颠倒岁月》一书中,提到了赵易亚被打倒后的家庭情况。赵易亚的女儿小冬是徐小棣姐姐的好朋友。小冬家有五个孩子,他们的妈妈,徐小棣称之为“林阿姨”,是一位和蔼亲切的母亲。

在军报的批判大会上,林阿姨不顾一切说了她要说的话:“我了解赵易亚,他不会反党,我觉得事情不正常,我怀疑肖力,我怀疑陈伯达,我怀疑中央文革!”如此大胆之语,在当时有怎样的后果不言而喻。林阿姨当即被戴上手铐拖了出去,并被投入监狱。

父母被抓后,17岁的小冬顶起了整个家庭。她的妹妹和二弟弟到山西插队,她则领着10岁的小弟弟去内蒙古插队,而大弟弟因为曾议论过江青,被抓过一次,小冬在临走前将他送进了北京市公安局,希望可以在监狱里为他找一个容身之所。一个温馨的家庭就此四分五裂。

1972年,小冬从内蒙古回到北京,被专案组告知母亲一年前因精神分裂死于北京半步桥监狱中,衣物都被销毁,什么遗物也没有留下,而其究竟遭遇了怎样的迫害,已无从得知。至于将军仍被关在秦城监狱中。

文革后,赵易亚被中共“平反”。2002年离世。

结语

李讷在军报发动两次夺权后,离开了报社,接管了同样重要的职位:中央文革办事组组长,而此前江青已经将其几个前任全部送进了监狱。李讷在这个位子上一直待到“九大”,中央文革小组解散。

1970年李讷结婚,但婚姻并不幸福,精神上也出现了问题。毛见她的次数也更少了,对她的身体、精神状况也没有多少关心的表示。文革后,李讷重新结了婚,过上了正常人的日子。而对文革中发生的许多事,她表示“全忘了”。不过,赵易亚一家对于家破人亡的经历会忘吗?为中共一直效力的赵易亚,是否曾想明白了迫害自己的真正元凶到底是谁呢?是否这也是因果循环呢?

责任编辑:莆山

 

评论
2018-02-04 5:2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