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军机频繁失事 专家直指中共体制因素

专家认为,港媒揭露的军方内部消息,透露中共的国防科技实际所处水平,恐怕不是很多军事迷所想像的那么乐观。图为共军运8运输机。(WikiMedia Commons)

人气: 8871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2月04日讯】(大纪元记者郭曜荣台湾台北报导)中共一架军机日前坠落于中国大陆贵州,据港媒引述中共军队内部人士说法,至少有12名机员丧生。专家探究背后深沉原因,直指与中共统治下,中国人民毫无私有产权有极大关系。

香港《南华早报》报导,消息人士透露,这次坠毁的是用运8型运输机改装而成的空中加油机,飞机上12名成员全数罹难,该加油机因没有装弹射装置,故机员只能依靠降落伞逃生,但因坠落速度太快,来不及反应,造成全数罹难的悲剧。

中共野心与科技水准 存在致命鸿沟

就在此悲剧的数周前,中共空军才刚发生一架歼15战斗机坠毁的事故。

消息人士指出,频繁的事故显示中共的野心与其实际的科技水准之间,存在“致命的鸿沟”,称失事的运8与歼15在设计上都存在缺陷,但飞行员在完成更多的测试性飞行之前,就被要求去试飞这些有缺陷的战机,“因为有政治任务的压力”。

当局要求军方要“招之能战,战之能胜”,但随着往后训练强度继续加大,失事的情况可能会更多。

消息人士还说,接连发生的坠机事故已严重打击空军的士气,这些技术上有缺陷的飞机,恐怕无法完成领导布置的任务。

图为运8飞机改装而成的电侦机,从去年以来经常绕行台湾附近空域。(中华民国国防部提供)

知名中国时政评论家文昭分析,该消息人士的一番话可以解读出三层内涵,首先这是一个委婉的抱怨,对于北京给军队施加的压力,有一批人感到不以为然,认为提出的目标超出了军队能力的实际状况;其次是反映出确实给各个作战单位布置了很重的任务,施加了很大的压力,这也侧面说明了北京确实有准备打仗的打算,时间表也安排得比较紧。

第三点则透露中共国防科技实际所处的水平,恐怕不是很多军事迷所想像的那么乐观,据总部在北京的多维新闻消息,去(2017)年1~11月就发生不下10起的严重飞行事故,造成至少7名飞行员丧生。今年第一个月就发生2起严重飞行事故,外界想问,中共空军的事故率到底算不算高?

据北约国家公开资料显示,美军的F-16战斗机,平均飞行10万个小时发生3~4次的事故;最先进的F-22,平均飞行10万小时有5~6次的故障,这些资料相对透明一些,而中共的军事事故从来都是机密,透明度较低。

中共综合科技实力与目标有差距

文昭谈到,值得注意的是,这次放风的是内幕人士,他认为发生坠机事故并不是出自于人的素质与经验问题,而是装备本身就有缺陷,技术能力上达不到、不过关,“硬让飞行员去练就是危险度很高,本来是需要更先进的技术条件支持,但你不提供,他做不到,当然事故频发,这种事情靠人力很难扭转,所以对空军打击较大。”

图为共军轰炸机(上)飞经台湾附近空域,中华民国空军出动经国号战机(下)警戒。(中华民国国防部提供)

文昭说,军事科技是一国科技力量最尖端的部分,假如连内幕人士都说军事科技的现状和北京提出的目标之间有一个致命的鸿沟,“还不是一点、半点儿的差距”,也就是说国家整体的综合科技实力,和中共所标榜的目标之间,恐怕也有不小的鸿沟。

据统计,中共十九大报告中,有17次提到科技,显示当局把科技目标看得很重,而当今的电脑与讯息技术革命被称为第四次工业革命,更被中共视为赶超世界领先水准千载难逢的机会。

技术革新收益须远大于成本

不过,文昭表示,中国的企业家们,在一个关键问题上的处境,甚至还赶不上第一次工业革命时英国人的条件,而这个关键问题就是“私有产权”。

他提到,每一次的技术革新,都是一项具有高风险的投资活动,其产生的收益必须远大于投入的资源,才能弥补该风险成本,才会有人愿意去投资,“如果不能保证投资收益能安全地进到自己的口袋中,企业家为何要冒险?又不是吃饱了撑着。”

文昭说,如果企业家支持一项重大的技术创新,能够获利数十倍,结果发财后,统治者就眼红,刚好政府所欠的外债到齐了还不上,看这企业家最高调也没什么靠山,随便安上异端或是黑社会分子的罪名,就得以把其财产充公,在此环境下,企业家有什么积极性去搞技术创新呢?“把银子全埋在自家地窖就好了,或是去买土地,收购不容易变现的资产,还相对安全一些。”

中国企业家活在政府铡刀之下

他提到,英国的近代产权制度从17世纪早期开始确立,通过“光荣革命”和订定《权利法案》,从中观察到英国在保护私有产权与限制国王权力的宪政推动,其实是同一个进程,并在历史进程中逐渐沉淀为全社会的习惯,成为一种不言自明的社会潜台词,经历了大约100年,工业革命终于在英国发生,意即私有产权的牢固不可撼动,是工业革命发生的必要条件,“光有这条件是不够的,但没有它是绝对不能发生”。

文昭强调,但回头看中国,现在都第四次工业革命了,而中国企业家们在私有产权问题上的处境,还赶不上第一次工业革命时期英国人的状况,“中国企业家每一分钟都还生活在中共政府铡刀的威胁之下”。因此当谈论技术改变生活的议题时,应首先明白,技术进步并非凭空从天才头脑里迸出来的,其本身就是一种社会关系的产物。◇

责任编辑:于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