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响吧!上低音号(1)

这部作品,让管乐社里某种不起眼的乐器开始备受关注,社团里的学生们开始询问“上低音号”,甚至,有同学为了它而加入管乐社…
作者:武田绫乃
铜管乐队。(摄影:马有志/大纪元)
    人气: 11
【字号】    
   标签: tags: , , ,

几百张脸全都凝望着同一个方向,充满热度的空气席卷了整个会场,将少女们的脸颊染得红通通的。久美子为了压抑不听使唤的急切心情,慢慢地深呼吸。心脏扑通扑通地狂跳,握得死紧的掌心捏著汗水,指甲深深陷进皮肤里,刻画出弦月般的痕迹。

“我可能会紧张到死掉。”

旁边的梓以快要崩溃的表情喃喃自语。

“我也是。”

久美子回答,用力地睁大双眼。

京都府管乐大赛。直立式看板上罗列著简单的文字。这是她上了国中以后,第三次来到这个音乐厅。她以关西大赛为目标,努力至今。久美子的拳头不知不觉地越握越用力。

“来了!”

所有人异口同声地发出惊呼。几个抱着巨大纸张的男子慢条斯理地往前走,众人的视线全都集中在他们身上。心脏几乎要从胸腔跳出来,脑袋也热得快要昏倒了。久美子用手摀住满是红晕的双颊,也紧盯着那张纸看。

纸张缓缓地在几名男子的手中摊开,上头写着国中校名,旁边有金、银、铜等文字。自己的学校是……
还来不及思考,就先听到梓的欢呼声。

“是金奖!”

仿佛受到传染,尖叫声此起彼落地响起。欢呼著“太好了!是金奖!”的学校、沉默不语的学校。以结果为名的残酷现实,硬生生地呈现在眼前。

看到隔壁学校的学生宛如送葬般的气氛,久美子一瞬间不晓得是不是该坦率地高兴。

“久美子!你在发什么呆啊!是金奖喔!金奖!”

久美子突然被梓一把抱住,终于露出笑容。

“……嗯,太好了。”

“我去告诉麻美。那家伙太紧张了,躲在洗手间里不肯出来。”

“好。待会儿还要收拾,别太晚回来喔!”

“收到!”

梓精神抖擞地回答完,冲进音乐厅,扎成马尾的黑发随着动作摇曳。久美子轻轻打开紧握的拳头,又看了公布结果的纸一眼,自己就读的国中校名旁边的确写着金奖二字。虽然是金奖,却是没办法参加关西大赛的无用金奖,但金奖也算是及格了。

久美子悄悄地瞥了一眼顾问的表情,只见顾问颇为满意地拍着手。太好了,是金奖!久美子心中终于开始慢慢地涌出真实感。松了一口气后,膝盖突然失去力气。她这才发现自己真的很紧张。

太好了。久美子正想这么对演奏相同乐器的伙伴说时,冷不防,视线范围的一隅有种不太对劲的感觉。她四下张望、寻找不对劲的原因时,不经意地与丽奈四目相交。丽奈紧紧地握著小号,脸上一丝笑容也没有,只是一动也不动地站在原地。

“你该不会是喜极而泣吧?”

久美子小心翼翼地问道,丽奈默不作声地摇头。她的大眼睛让人感受到坚强的意志,表面蒙着一层薄薄的泪雾。

“……心。”

“什么?”

久美子反问,于是丽奈这次口齿清晰地说了:
“不甘心。不甘心得快要死掉了。大家怎么会只拿到金奖就高兴成这样呢?我们的目标明明是要进军全国啊!”

泪水有如断了线的珍珠,从她的眼眶里滑落。为了逃离她的眼泪,久美子迅速瞥开目光,脸颊燥热得几乎要燃烧起来。只得到金奖就满足的自己,实在太丢脸了。

“……你真的以为我们能参加全国大赛吗?”

丽奈粗鲁地用手抹了抹眼角,从鼻子里冷哼一声。粉红色的唇瓣心浮气躁地上下颤抖,简直像是在责备她似地说:“你不会不甘心吗?”

丽奈咬牙切齿的声音,不偏不倚地一箭射穿久美子的心脏。

“我很不甘心,超级不甘心的。”

宛如从肺腑里挤出来的声音,深深地烙印在久美子的脑里。

***
国中最后一次比赛。

每次想到当时的事,久美子都会忆起她的眼神。每当回想起她的眼神,久美子都会下意识地想要逃离那年夏天。

*第一章 上低音号,请多关照

藏青色的裙子长度及膝,白皙的腿从裙子底下探出来,在体育馆里列队而坐。纤细的腿、粗壮的腿。穿着立领制服的少年们没一刻安静,热切地四下张望。少女们不以为意地大方露出年轻娇嫩的肌肤。

久美子漫不经心地看着眼前的景象,低头审视自己的模样:穿着藏青色的水手服,身材平板的少女。自己怎么会相信上了高中胸部就会变大这种鬼话呢?她再看一眼站在旁边的少女隔着衣服都能一目了然的丰满曲线,久美子静静地叹了一口气。

京都府立北宇治高中向来以制服可爱著称,是宇治市内唯一穿水手服的学校,也因此广受其他学校好评。学校成绩中上,升学率也没特别好。久美子之所以选择这样的高中,就是这身制服。如果要就读的高中条件都大同小异,当然还是制服可爱的学校比较好。

明明是以这么不纯正的动机决定学校,一旦自己真的穿上那身制服,看起来却又不怎么可爱,真是奇妙。要是父母能把自己生得漂亮一点就好了,这是久美子最近的烦恼。

“接下来是校歌合唱,请大家站起来。”

训导主任的话令四周同时一阵骚动。久美子深怕自己跟不上大家的动作,也站起来。讲台上贴著为新生所写的校歌歌词大字报。国中时代,几乎没有学生会唱校歌,高中又如何呢?为了不让自己跟别人不一样,久美子悄悄巡视了周围一圈。只见四周的新生全都露出不安的表情,互相观察著彼此的模样。

管乐社的成员一脸认真地抱着乐器站在讲台下,负责指挥的是一脸凶恶的女学生。金色的粗管上低音号在日光灯下闪闪发光。此情此景令久美子瞬间倒抽了一口气。

指挥抬起手来的那一瞬间,所有乐器同时举起来,擦得晶亮的小号一齐直挺挺地朝着久美子的方向。社员们吸气的声音清楚地传进耳中。指挥棒瞬间笔直地向上指,随即又往下挥。

“……这真是太糟糕了。”

久美子无意识地脱口而出。撞进耳膜里的是不协调到令人听不下去的音乐。节奏不整齐、拍子乱七八糟,指挥棒的动作与乐器声音完全搭不起来。原本上了高中也想继续参加管乐社,但如果是这种水准,还是算了。别说是关西大赛,连京都大赛都别指望能拿下金奖。

无视于久美子内心的想法,音乐还在继续演奏著。但是没有任何学生开口唱歌,只能听见从靠墙的位置传来老师们的歌声。没多久,演奏告一段落,学生全部就座。开学典礼继续顺利地进行下去,但是久美子的脑海中,充满了对接下来学校生活的不安与期待。要加入哪个社团?交得到朋友吗?级任老师又是什么样的人呢?

“接下来是新生致辞。新生代表高坂丽奈。”

耳边传来熟悉的名字,久美子蓦地抬起头来。“有!”凛然的声音在体育馆响起,穿着水手服的美少女站了起来。乌黑柔亮的黑色长发、大得不成比例的双眼,伸得直挺

挺的背影充分显露出她的自信。

高坂丽奈。◇(未完,待续。)

——节录自《吹响吧!上低音号》/ 麦田出版公司

责任编辑:杨真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小超汉练完功,正要母亲教她诗经上的一首诗《无衣》,她也正得意地读著:“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 长福和珍珠妹都呆了,这么多财宝,他们是连梦中都没见过。
  • 幽灵岛,一个荒僻又充满古怪的岛子,岛子上有着最令人神往的传说------
  • 一条孤伶伶的小木船载着十个敢死队员,还有神秘的船老大父女,摇摇晃晃的往那鬼域一般的黑暗世界驶去------
  • 美国人艾尔莎•哈特(Elsa Hart)并没有学习中国历史的背景,但凭著对中国文化的好奇与喜爱,她推出自己第一本清朝推理小说《玉龙雪山》(Jade Dragon Mountain)后获得了读者们好评,日前她再在小说续集《白镜》中续写这个发生在康熙年间丽江古城的精彩故事。
  • 夜深人静时,剑龙先生看着满天的星斗,又想到小王子近日的表现,渐入佳境。心中感叹到:这颗闪亮的星星,原来是为了让每个人有一天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星星,才努力的在夜晚闪烁著。这星星意味着什么呢?或许,就是爱和责任吧。
  • 纽西兰作家埃莉诺·卡顿(Eleanor Catton)的力作、曾荣获布克奖(Man Booker Prize)的著名小说《发光体》(Luminaries),即将被英国广播公司(BBC)改编成电视连续剧搬上银幕。
  • 来自中国大陆的游客,在埃菲尔铁塔前,对这块浑然的铁物,似乎并无几多兴致。反而是不约而同地驻足在法轮功的真相展板前,静静地看着,有时又会忽然变得十分踊跃。
  • 英国《星期日快报》21日独家披露了朝鲜驻英使馆公使太勇浩近日逃往韩国的内幕,称他最初在高尔夫球场接触了英国特工,经妻子劝说,决定出逃韩国,后在英美外交官及情报机构的周密策划下飞往韩国,整个过程酷似间谍小说情节。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