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乾龙:人类的出路(二)

庞贝城里被火山灰掩埋的尸体。(Getty Images)

人气: 818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2月07日讯】

二、做人的标准

考察这些海底的建筑或山洞一些壁画,其反映出来的文化、文明都能证明,上万或几万年前人类社会不管是经济还是科技,政治还是社会组织形式或文化,都是相当发达的,甚至是现代社会都不如之的。而且,不同区域反映出来历史阶段也不同,都是不同文明时期遗留下来的,也就是说,人类历史的文明不止一两次,但是,不管哪一期的历史,当时至少都会织布穿衣,使用诸如耐腐剂、望远镜、刀笔等,先进时期还会驾驶飞机、诸如飞碟一样的宇航器、甚至有比现在发达的核武技术和航太技术。

那么,这么发达的社会怎么会成为化石成为毫无相关的历史过去呢?用现代科学家的话来说,怎么会成为史前文明呢?

“尽情享受生活吧,明天是捉摸不定的。”这是考古学家在挖掘2000年前的庞贝古城遗址时在出土的一只银制饮杯上发现的刻着的一句话。考古学家发现,当时的庞贝城非常繁华,非常“现代化”。这座位于维苏威火山南面的城市,人口只有两万人,大街小巷星罗棋布,道路四通八达,马车行驶在用大石板铺成的路上,邮车几天内便可抵达罗马帝国的各大城市,东到小亚细亚,西到西班牙。全城不计其数的商摊店铺鳞次栉比,商品琳琅满目,随处可见:水果摊、菜市、鱼市、肉店、乳酪店、橄榄油店、鱼子酱店……应有尽有,生意非常兴隆,甚至出现一些雏形的美酒广告,酒馆多达100余家。城内有3座大型公共澡堂,分温水池、热水池、冷水池,一次可接纳1,000人同时洗澡。有更衣间、按摩室、厕所,地板还是温的,下面有暖气,用蒸汽通过陶制管道散发热量。这一水准,即使对欧洲罗马帝国地区来说,也是过千年之后才达到的。泉水从百公里之外的山上引过来,水管有石凿的、陶烧的以及铅制的,水塔建在公共浴池边上,用大管道先将水流入公共浴池。小管道的水则流向各家各户,庞贝人也早就用上了冲水马桶!污物、粪便则从很粗的下水道排走。

这样繁荣的城市,就是今天的世界也不是哪个城市都可以达到的。但是庞贝的繁荣下,上层统治阶级的生活极其奢侈,挥霍无度、穷凶极恶。他们把加工过的牡蛎当冷盘,将沾了蜂蜜或罂粟籽的龙虾、海胆、田鼠,在油里炸过后当配菜,还吃精制的腰花、母猪的阴道、野公猪的咽喉、火烈鸟或鹳鸟的舌头、夜莺的肝,饭后点心是一种腌制过的、带甜酸味的海鳝。如果捕到海鳝后,令人惊骇的是要用奴隶肉喂养几天,贵族们认为这种吃过人肉的海鳝的味道最美,而那些肉是新宰杀的奴隶。

才2万人的庞贝竟有25家不同档次的青楼,出土的墙上至今仍充斥着各种不堪入目的春画。据悉,当时罗马帝国臣民的习俗可以随意找“野狼”(妓女)或本家女奴发泄,而自家夫妻所用之床的功能是“好好睡觉”。

庞贝城内的竞技场是现存的罗马竞技场中最为古老的一个,可以容纳12,000名的观众,而当时庞贝居民连奴隶在内只有二万人,这个竞技场却可容纳全城半数以上的居民,足见一般市民也对人兽撕杀的血腥表演异常狂热。他们竞技场并不是比赛“竞技”,而是观看不死不休的血腥格斗。当时血腥刺激成了整个城市的重要生活项目,大部分的格斗士是由战俘、罪犯或奴隶来担任。这一“斗兽场”内的浴血奋战,不但有猛兽之间的撕杀,更有奴隶与饿兽的搏杀以及奴隶和奴隶、俘虏与俘虏之间的较量,均以毁灭对方的生命为结局。

那种揪人心肺、充满血腥味的格斗,那种野兽嚎叫、奴隶哭喊,饿兽一条条撕扯吞噬角斗士时的凄惨场面,引发庞贝人的不是丝毫的同情而是狂叫和抑制不住的兴奋,包括平民观众们都以摧残他人生命为乐趣,至今在场内尚可依稀辨认如下没有人性的句子:“塞那杜斯是英雄,也是索命鬼”,“费里克斯将要与熊搏斗”。

30家面包烘房,100多家酒吧,3座公共浴场,用于交易的步行街,可容纳5,000人的剧院;而在街道边的小酒馆里,墙上画的酒神浑身挂满葡萄,每一颗果实都饱满得仿佛就要胀破。但在这儿,都是供人纵情享欲的地方。羊毛作坊、商店、印染店、客栈的墙壁上,到处都留有庞贝人纵情情感的印记:“啊,杰斯,愿你的脓包再次裂开,比上次疼得还要厉害。”“无疑,我心爱的人曾在此与她的情人幽会”,“我们,用整个身体活着。”

公元79年8月24日,离城约10公里的沉睡800年的维苏威火山突然爆发,滚滚浓烟和无数火星从山顶爆发成蘑菇云,顷刻之间,天昏地暗,大地摇撼,大量的石块和火山灰堵住了城市的每一扇门窗,24小时内,100亿吨的浮石、岩石和火山灰,把庞贝城和城里居民淹没在地下,最深处竟达19米!整个庞贝城在地下窒息而死,从此消失。

在一个被石块隔开的空间,还有一个活着的人,死前的匆忙中,用石头在墙上潦草地刻上了一句话:“这个该死的罪恶城市!”怎么想得到,“明天”来的如此之快!

那些被毁灭的城市、社会、人类,因为当时人们的行为超出了人的道德规范,在神的眼里,他们已如同禽兽,他们已不配做人。因为,人之所以是人,有神造人时规定的生存标准。他们的挥霍、腐化、淫乱、极欲的自私和纵恶,已使心灵的善念、正义、关爱和神性荡然无存,在上帝或神的眼里,他们没有资格在地球上做作为最高的统治者了。如果是一个朝代,国王的奢侈、纵恶无度,可以让朝代更替,但当全体人们都被中毒,跟著作恶,只有毁掉整个社会。

在出土的史前希腊文化中,有同性恋的东西,在古罗马毁灭的考证中,有火烧信徒以供国君取乐的事件,在沙漠下的楼兰古国,人们推测有极严重的淫乱……很多被毁掉人文明中,都有吸毒、杀人取乐、淫乱等道德极其堕落的现象……也就是说,人的道德堕落到不是人状态了,就被毁掉了。

那么,人的道德标准到底是什么样的呢?怎么样才能兴旺生存呢?

东西方都有神话传说,人是神造的。比如西方的耶和华、东方的女娲抟土造人,当然,这个土肯定不是地球上的土,也许是宇宙中的一种有量,我们姑且不说传说是否真实。但是,人确实是地球上高于任何生物的高贵生命。因为人不单有物质身体,包括血液流动、心跳肺张胃濡及其它各器官的分工又有机运作,复杂、精妙,而且,人有情感、理智、道德、爱心、利欲、色情、思想观念、记忆等各种能力,又有真诚、善良、智慧、勇敢、邪恶、自私、胆小等禀性,而能力和禀性组成的人在世上又是独一无二的。这些特点之所以能寄于物质身体,证明人的肉身是有能量的,至少有热能、生物能、电磁能等,动能势能又保障了人的机体有机、有序、自然的运作,在不同观念支配下才会创造出五花八门的行为后果或文化,组成社会。人又会产生处理人际关系和适应社会的这些思想、行为和能力,这些都注定人的不同寻常与高贵。那么,人的精神的载体,这个肉身,必须是因为符合这些精神要素才得以存活。

也就是说,自从有了人,自从有了社会,就规定人需要有一个规矩框架,根据关系亲而不狎,近而不犯。那这个“度”就需要人的道德标准或观念行为来自我约束,高尚、无私、低贱、自私,只要在标准范围内,任从所欲,一旦极端变异或堕落底线,就不能叫人。

还不只这些。人体的结构复杂也不是现代科学能认知的。比如中国中医讲的阴阳、穴位和脉络,西医解剖就认为没有。那有没有呢?中国古代的伟大的中医大师,比如华佗、扁鹊、张仲景等,他们的治病事迹留传的不少,他们的行医方法和医学著作也留下了不少。当然,由于现代社会继承了中医表面的东西而丢失了其内理精华,甚至与西医结合,当然见不到功效。而中医对人体的穴位的标示被运用到传统的一些方士或气功练习者上,穴位竖连,脉络打通,相传有功能的历史高人也不少。

那中医就是从更微观上看人体了,或者说穴位、脉络是存在于人体的另外空间中的。比如说,实证科学最微观的从细胞、分子结构上看人体,认为人的病是发炎或细胞病变,而物质最小的微粒不只是分子,往下还有原子、质子、原子核……那中医也许从更微小的层面去看人体,而很多奥妙就存在更微观层面。

那有没有另外空间?人说没见过,但至少你会做梦,那梦中的你在哪里呢?梦是意识的一种作用,那你听说过海市蜃楼或世界上如“百慕大”之类的不解之谜吧。你说这是光线折射或自然现象,那为什么海市蜃楼中的景物在地面上找不到原貌呢?为什么消失的船只或飞机能在几十年后依然如新的出现呢?这个你还不能相信,那好,你总听说或遇到过这样的事吧,你明明是第一次到一个地方或见到一个人,但总好像曾经来过或见过,周边环境、人物、言行都有点熟悉?或者你的亲人、家里要出什么大事,你提前会心烦不安?等等,如果你认为这些随着科技的进步,人类总有一天能解开答案。那好,我们来看看中国古代关于人体穿越时空的记载。远的如《山海经》、《搜神记》、《阅微草堂笔记》等这些就不说了,单是近些时期的如关于张三丰、法海或济公等传记或影视作品中,我们还可以看到人的特异功能,比如,意念一动,人体起空了,消失了,忽然又在另外地方出现了;近几年媒体报导的尼伯尔高僧起空或者美国大卫‧科波非尔的人体穿越魔术,这是不是能理解他们穿越了呢?至于中国传统文化或民间记载中,这类特异功能更多了。

讲到这些特异功能,就不能不讲到人体的另一奥妙结构,就是大脑的神经系统,我们不从医学上去讲他的组织结构,而是讲人的意念。比如:人的思维能力是怎么来的呢?为什么要讲话或行动,那么快速那么准确而不乱,抓起食物肯定会放进嘴巴而不是捈到鼻子里去?为什么有思考选择言行能力,或真诚或撒谎,有智慧?到底是心想还是脑想?意识有无能量?现代科学研究发现人的双眉间的大脑内部有一只退化了的眼睛,叫松果体,而它的组织结构和肉眼完全一样,绝不能进化而来的,为什么高僧会有预知或卜算等特异功能,甚至有的高僧圆寂时有舍利子,还有虹化、肉身不腐现象?而不管是高僧、老道或其他正教修炼,都特别强调德字?

可见,人是有道德品性的高贵生命,人之所以与动物有区别,就是因为人有提升道德的能力。

因此,中国传统文化或祖辈训诫中,也非常讲“德”字,讲敬天畏命,讲天人合一。“道德”、“知道”、“道理”、“道路”、“舍得”……等等这些常见的词语,都体现了一种文化内涵与做人哲理、规矩。孔子讲道、德、仁、义、礼、智、信,或者儒学讲“温、良、恭、俭、让”都是落实到做人层面的品性。在西方,基督文明下讲“做好人”、“爱”,讲普世价值、人权至上,这和东方的博爱有着异曲同腔的涵义。西方文明孕育出了绅士礼仪、规矩文明,也与东方的君子行为不谋而合。当然,人的品性境界不一,君子行为表现的更是对一切正的因素的内涵,比如孝、悌、忠、信、礼、义、廉、耻等等人应有的状态。而一般人,至少要做到信、让、耻,这是最基本的标准。

落实到家庭和个人,就非常复杂了。比如说父严母慈子教;比如说丈夫爱妻子妻子敬丈夫,阴阳互补,男女在人格与生命意义上平等而绝不是社会分工与利益地位上平等,更不能阴阳巅倒,男主外,从事劳作、社会建设,女主内,侍老养幼,三从四德。其实女人贤慧内秀,正是自我对肉身约束的表现,并不是共产党宣传的歧视和封建压迫。比如说个人做到淡欲宁静、男女授受不亲、君子之交淡如水、真诚守信、非礼勿视勿听勿动勿言、敬长友兄爱弟……

因此,在中国传统文化中,非常强调家庭建设,家教家训是十分重视的,而且祖训中都非常讲究淡泊修身养德。如:诸葛亮在《诫子书》中说:“夫君子之行,静以修身,俭以养德。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淫慢则不能励精,险躁则不能冶性……”

《颜氏家训》中,颜之推尊尊告诫子孙:“巧伪不如拙诚;父不慈则子不孝;父母威严而有慧,则子女畏慎而生孝矣;千载一圣,犹旦暮也;五百年一贤,犹比髆也。”另外,朱子家训、曾国潘家训等等,都强调“养德、爱他、无私”这些品性。

有人曾经总结过流传很广的家训三十条,其中包括:不许不称长辈为您;不许抖落腿儿;不许不叫尊称或名字就说话儿;不许当众喳呼;不许说瞎话儿;主人动筷子客人才能动;回家要跟长辈打招呼等等。中国古人重视人的仪表,让人“站如松、坐如钟、行如风、卧如弓”,还有很多儒学教训,如: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首孝悌、次谨信、泛爱众、而亲仁等等。虽然看似琐碎细小,但对于规范个人行为,融洽人际关系,却非常重要。

西方家教特别强调独立人格、规则、爱他、守信诚实、文明礼仪等,其精神也都与中国教训不谋而合的。

《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一文说:“而东西方传统宗教和文化中都认为,人是神的子民,人伦价值来源于神,一方面,人的外在形体、内赋秉性是神按照自己的特点造的。中国传统文化更是强调人应当修德敬天,顺天意而行以报天恩;另一方面,人体是个小宇宙,《黄帝内经》中论述了人体内以五脏为核心的五大系统,通过五行和外部世界各方各面的宇宙对应,即“人之合于天道也”。人顺天道修炼可以养生,甚至得道回归神的天国。在中国文化中,特别强调天人合一,认为文化的各个方面都是通天的,人体、阴阳、五行、八卦、太极、河图、洛书、中医、文字、音乐……都是和宇宙全方位的构成相对应的,人称“全息”。懂的人就能看懂内在的关联,其中有宇宙范围、有天象、有阴阳、有否泰、有善恶、魔要捣乱、恶运降至、神要救人、人要选择等等。

也可以说,传统文化中的信仰系统、语言文字、修炼文化、王者之道、人伦典范、艺术审美等等,都是在造就人能够听懂神传的法的能力。人具有神传文化的理解力,就能得到天上地下的资讯,宇宙万象包含其中,是非善恶蕴含在内;人就能读懂天象,明白宇宙天理、天道之标准要求。这使人类社会的道德维系在一定水准,不至于过快下滑;同时也在最后的乱世之中,让有善念者尚有参照,以慧眼明辨正邪,不失得救机缘。

这也就是可以说明,历史上帝王将相、佳人才子基本全信神,有的帝王甚至本来就是修道者的原因。包括商纣王及四次灭佛的主导者,都不是通道就是信其他神。这可以从家族宗祠或全国各地庙宇道观以及王家、宫殿的祭祀遗址得到印证,古代皇帝叫天子,真龙,也说明了这点。当然,他的生命如果不是他信仰的神的世界来的,他信仰的神可能不会管他。这是另一回事。更不是现代中共宣传和教育中统统说成是封建迷信,给中国人感觉好像历史上那些帝王将相都是无神论者,都是愚昧落后的。

人除了物质生活的追求之外,人还有精神生活的自然需求。不管什么样的人,活在人世中免不了探寻我为什么活着,乃至生死福祸等等终极问题的答案。在自由社会的人,即使没有宗教信仰,通过“自由”、“正义”等正常的世俗价值的追求,也能部分满足人的精神需要。而在传统断绝、政治高压的社会里,人们满眼见到的是假的、虚的、恶的横行,只能把精神需求转向颓废堕落。于是很多人成了徒具人形的物质空壳,不具有丝毫的人的思想行为、伦理道德。这样的人,只能被称为“行尸走肉”现在中国人,言谈举止随心所欲、没有规矩、行为低下,很多弯腰驼背,走姿站姿奇形怪状,姿态不雅,气质不佳,形象庸俗丑陋,不修边幅,油腻猥琐,穿衣服花里胡哨,睡衣出街成了社会常态。

现在很多男孩子无阳刚之气,说起话来嗲声嗲气,娘娘腔,以身材纤细为美,染着头发,眼神飘忽迷离,扭捏作态,不男不女。衣服窄窄的,半截裤子,头发剃得要么像茶壶盖,要么像鸟窝,或者留很大一团像假发套在头上。女孩子穿着中性,发式奇怪,面无表情,眼神阴冷,受斗争哲学影响,传统的温柔贤慧被强悍刚尖替代,越来越没“女人味”。社会上流行“卖萌”“装嫩”“装酷”,成年人的行为向低幼发展,不分场合地撒娇和打情骂俏。而在家里却经常家暴,为一点私利父子、兄妹反目。男女经常出轨、离婚,可以说古今中外屈指可数。当社会细胞出问题,人人互为敌人,人还有哪里可有安全感?#

责任编辑:朱颖

评论
2018-02-07 8:0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