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大陆年轻医生过劳猝死 官方吁学习遭轰

中国大陆医生是过劳死的高危人群。然而中共官方更为残忍,竟然让剩下活着的医生向猝死的医生学习。 (CHANDAN KHANNA/AFP/Getty Images)
中国大陆医生是过劳死的高危人群。然而中共官方更为残忍,竟然让剩下活着的医生向猝死的医生学习。 (CHANDAN KHANNA/AFP/Getty Images)
人气: 369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2月07日讯】(大纪元记者萧律生采访报导)近日,安徽一年轻外科医生值班时猝死后,该地卫计委却下令让当地医疗卫生系统展开向他学习的活动,因而在医疗界引起轩然大波,甚至有医生反问,难道“是要学习怎么把自己累死吗?”

2017年12月16日,安徽省六安市裕安区丁集镇中心卫生院外科医生方培虎因过度劳累,凌晨猝死在值班室内,年仅31岁。2018年1月25日,裕安区卫计委于发布一则《关于在全区医疗卫生系统开展向方培虎同志学习活动的决定》。

此决定很快在医疗界和网络上引起极大反响,网民和医生们认为卫计委的“号召”毫无人性,如同追魂索命。有网民嘲讽:“谁号召的谁先死一下做个表率。”“让领导干部党员走在前头。”有更多医生表示:“不学,我们要好好活着。”

现旅居美国的前大陆医生唐先生告诉大纪元记者,由于医疗资源短缺,大陆很多一线医生都长期处于超时工作的状态。他表示,虽然跟医生的职业特点有关,但是主要原因在于当前这种不合理的工作制度。

“医生由于超负荷工作猝死,按理说医院及当地医疗系统首先应该检讨、修正不合理的工作制度,想办法避免类似悲剧再次发生。”唐先生说,“但在中共这种体制下,医生的过劳死不但不是医疗制度的污点,反倒成为给体制争光抹粉的工具。”

据统计,2017年见诸媒体的医生猝死案例共31起。就在上述向方培虎学习“决定”下发的前一天,青海大学附属医院急诊科医生郭庆源也因为夜班时的超负荷工作死亡。在夜班郭庆源接诊38名患者,连续工作18小时。

2017年7月26日晚,四川省德阳市第二人民医院一位年仅30岁的麻醉医生值班时猝死。2017年6月28日,浙江邵逸夫医院26岁的规培医生陈德灵猝死,猝死前曾连续通宵夜班。

时评人士唐靖远表示,中共是把医生个人在职业上的突出表现,掠夺为其组织的荣誉,“好像过劳死的医生是这个体制培养出来的模范”。医生的工作本是救死扶伤,但过量的工作使医生本人也成为了救死扶伤的对象,“体制内的官员是不会考虑这些悲惨的事情,他们只会把这些美化成自己的政绩、仕途升迁的筹码”。

他认为,裕安区卫计委的做法反映出中共对生命的一贯漠视,对死亡的不以为意。在大陆,发生过很多类似的例子,“用党性灭掉人性的残酷逻辑,把人变成非人,最终成为党的驯化奴隶与工具”。

另据中共官媒《解放日报》近日称,1月9日中国医师协会发布《中国医师执业状况白皮书》显示,“三级医院医师平均每周工作51.05小时,二级医院51.13小时,大大超过每周40小时的标准工时”;“仅有不到1/4的医师能够休完法定年假,甚至还有4.4%‘不知道自己有年假’”。“长期处于高强度、高压力工作状态,恐怕是压垮医护人员的最后一根稻草”。

旅澳学者李元华认为,在中共统治下的中国,“不允许人们说不”,医生们因各种规章制度、评定职称的要求等等的束缚,就算超负荷工作也很难讲出自己的心声,只能去适应。

“一个医务工作者,不能实现这种保护生命的原则,怎么去把这种精神传递给其他人?而这却是由中共不合理的制度所致,足以说明中共所鼓励的东西正是一种反人类的宣传。”

“更深层的是漠视生命,中共在利用你的死,去宣传,达到它的目的。”李元华说,“中共很擅长宣传死人,因为宣传死人 比较安全,可以按照它的标准,想怎么写就怎么写,活着的有些没办法宣传,他们的表现有可能不按照中共的剧本走。”

所以,才会出现众多假、大、空的“英雄人物”与“烈士”,比如雷锋、朝鲜战争中的王成、狼牙山五壮士……而“所有树立的英雄人物都经不起推敲”,关键原因是中共宣传的主要目的是“为篡夺的政权找合法性,为维持一党专制统治”。#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8-02-08 11:5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