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共产主义黑皮书》第一部分 苏联的暴力、镇压和恐怖(10)

《共产主义黑皮书》:恐怖手段镇压农民起义

作者:尼古拉‧韦尔特(Nicolas Werth)

大纪元获得授权翻译、发行《共产主义黑皮书》中文版。(大纪元制图)

人气: 1455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2月11日讯】(编者按:《共产主义黑皮书》依据原始档案资料,系统地详述了共产主义在世界各地制造的“罪行、恐怖和镇压”。本书1997年在法国首度出版后,震撼欧美,被誉为是对“一个世纪以来共产主义专制的真正里程碑式的总结”。大纪元和博大出版社获得本书原著出版方签约授权,翻译和发行中文全译本。大纪元网站率先连载,以飨读者。文章标题为编者所加。)

3. 红色恐怖

布尔什维克公开表示,他们已经时日无多”,德国驻莫斯科大使卡尔.赫尔弗里奇(Karl Helfferich)1918年8月3日告诉其政府。“实实在在的恐慌压倒了莫斯科……可想像得到的最疯狂的谣言正甚嚣尘上,是关于所谓‘叛徒’的。他们被认为正躲藏在城市周围。”

的确,布尔什维克从未像他们在1918年那样感受到威胁。他们控制的领土,仅仅相当于传统省份莫斯科(Muscovy)那么大,此时在三条牢固建立的战线上面临着反布尔什维克力量的反抗:第一条战线在顿河地区,该地区被阿塔曼.克拉斯诺夫(Ataman Krasnov)的哥萨克军队和邓尼金将军的白军所占领;第二条战线在乌克兰,掌握在德国人和乌克兰国民政府拉达(Rada)手中;第三条战线全线都沿着西伯利亚大铁路(Trans-Siberian Railway),那里多数大城市已落入捷克军团(Czech Legion)之手,其进攻曾得到萨马拉(Samara)省社会革命党政府的支持。

1918年夏季,在或多或少受布尔什维克控制的地区,爆发了近140起大规模起义和暴动。其中大多数涉及抵制强征粮食的农民社区。这种征用由粮食军实施,手段凶残。其它则涉及抗议对贸易和交换的限制,或抗议红军新的强制征兵。通常,愤怒的农民会一齐涌向最近的城镇,围攻苏维埃,有时甚至试图将其纵火焚烧。事件通常沦为暴力。当地民兵,越来越多的是当地契卡的小分队,向抗议者开火。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对抗变得更为频繁。布尔什维克领导人由此认为,“伪装成白军(White Guard)的富农”正在针对布尔什维克政权实施一个巨大的反革命阴谋。

“很明显,在下诺夫哥罗德(Nizhni Novgorod)正在为白军叛乱作准备”,列宁1918年8月9日在给下诺夫哥罗德苏维埃执行委员会主席的一份电报中写道。此举是为了回应一则关于农民抗议征用的报导。“你们首先的反应必须是建立一个专政的三人组(即你、马尔金和另一个人),并推行大规模恐怖,射杀或驱逐数百名导致士兵酗酒的妓女,以及所有前政府官员等。一刻也不能耽误。你们必须坚决行动,展开大规模报复。凡被抓时发现拥有枪支者,都立即处决。大规模放逐孟什维克和其他嫌疑分子。”次日,列宁给奔萨苏维埃中央执行委员会发了一封类似的电报:

“同志们!必须毫无怜悯地粉碎你们5个区的富农暴动。整个革命的利益,需要这样的行动,因为与富农的最后斗争现在已经开始。你们必须惩罚这些人,以警戒他人。(1)绞死至少100名富农、富有的混蛋和已知的吸血者。我是指公开绞死,这样人们能够看到。(2)公布他们的名字。(3)抢占他们所有的粮食。(4)按照我昨天电报中的指示,挑出人质。做这一切,是为了方圆数英里的人看到这一切,了解它,颤抖著,并告诉自己,我们正在杀死嗜血的富农,且将继续这样做。务必回复,说你们已经接到并执行了这些指示。此致,列宁。
附:找出那些敢于使用强硬手段的人。”

事实上,仔细阅读契卡关于1918年夏季那些反抗的报告,就会发现,事前策划的唯一一波起义是在雅罗斯拉夫尔、雷宾斯克和穆罗姆的起义。它们由社会革命党人鲍里斯.萨文科夫(Boris Savinkov)领导的保卫祖国联盟(Union for the Defense of the Fatherland)所组织。还有在孟什维克和当地社会革命党人的鼓动下耶夫斯克(Evsk)军火厂的工人起义。其它所有暴动都是一些事件自发和直接的结果。这些事件涉及当地农民,他们面临着征用和征兵。几天之内,那些暴动就被红军或契卡信任的分队极其残酷地镇压下去。只有雅罗斯拉夫尔设法坚持了几个星期。此前,萨文科夫的分遣队将当地的布尔什维克赶了下台。这座城市陷落后,捷尔任斯基派出了一个“特别调查委员会”。从1918年7月24日至28日的5天之内,该委员会就处决了428人。

1918年8月,红色恐怖时期9月3日正式开始之前,布尔什维克领导人,特别是列宁和捷尔任斯基,向当地的契卡和党的领导人发送了大量电报,指示他们采取“预防措施”,来防止任何试图发起的暴动。捷尔任斯基解释称,在这些措施中,“最有效的是,基于你们为向资产阶级征收特别税而拟定的名单,扣留资产阶级人质……将所有人质和嫌疑人逮捕,并监禁在集中营里。”8月8日,列宁要求粮食人民委员苏如帕(Aleksandr Tsyurupa)起草一项法令,规定“在所有产粮区,从当地最富的居民中抽取25名指定人质,要他们为征用计划的失败偿命”。由于苏如帕对此听而不闻,以安排扣留人质太难为由推托,列宁又发给他一封信,说得更直白:“我不是建议真的扣留这些人质,而是建议在所有相关地区将他们明确点名。其目的是,让富人不仅必须交出自己的东西,还必须用其性命,为在他们整个区立即实施征用计划负责。”

除了采取这种劫持人质的新方法,布尔什维克领导人还在1918年8月试用了一种战争期间首现于俄国的镇压手段:集中营。8月9日,列宁向奔萨省执行委员会发了一封电报,指示他们将“富农、牧师、白军和其他可疑分子关押进集中营”。

几天前,捷尔任斯基和托洛茨基也都呼吁将人质囚禁在集中营里。这些集中营是简单的拘留营(internment camp)。“可疑分子”后来就被关进这里。此举作为一种简单、临时的行政措施,且独立于任何司法程序之外。像此时其它每个国家一样,俄国已有许多战俘营存在。

在要被逮捕的“可疑分子”中,首要对象是仍处于自由状态的反对党领导人。1918年8月15日,列宁和捷尔任斯基共同签署了逮捕孟什维克党几名主要领导人的命令。这些人中包括尤里.马尔托夫(Yuri Martov)、费多尔.丹(Fedor Dan)、亚历山大.波特列索夫(Aleksandr Potresov)和米哈伊尔.戈德曼(Mikhail Goldman)。该党的媒体长期被噤声,其代表们也被迫离开各苏维埃。

对布尔什维克领导人来说,各类型对手之间的区别已不复存在,因为正如他们所解释的,内战有其自身的法律。“战争没有任何成文法”,捷尔任斯基的主要合作者之一马丁.拉齐斯(Martin Latsis),1918年8月23日在《消息报》(Izvestiya)上写道。

“资本主义战争有成文宪法,但内战有其自身的法律……不仅要摧毁敌人的有生力量,而且要证明,任何举手抗议阶级战争的人都将死于刀剑下。这些法律是资产阶级自己在内战中为压迫无产阶级而拟定的……但我们还需要充分吸收这些法规。我们自己的人在数以十万计地被杀害,我们却只能一个一个地执行死刑,而且还得经过委员会和法院冗长的审议。在内战中,对敌人不应有任何法庭。就是战斗到死。如果你不杀人,你就会死。所以,如果你不想被杀的话,那就杀人!”#(待续)

译者:言纯均,责任编辑:张宪义

评论
2018-02-12 2:5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