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转动台湾】景薰楼谈艺录 林振廷:人生晨露 艺术千秋

林振廷总裁。(刘沛琦/大纪元)

人气: 14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2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吴雁门台湾报导)景薰楼国际艺术集团333画廊,廊道间璀璨大气的装置艺术,是出自旅美生活艺术家蔡尔平的手笔;巨树虬根、奇花异卉,壮美而发人想像的空间,正适以烘托出雾峰林家,日治时期,被尊称为“台湾产业经营之父”林烈堂一脉嫡孙,收藏家林振廷雄放与雍容兼具的艺术人生。

景薰楼。(景薰楼国际艺术集团提供)

家族百年沧桑  “景薰楼”以艺术绍承辉煌

雾峰林家先祖林石,于1746年〈清乾隆11年〉,自福建漳州渡海来台,第三代林甲寅,从大里移居雾峰,至第四代,族系分支成“下厝”林定邦,“顶厝”林奠国二脉。

此刻起,雾峰林氏家族发迹史,便牢牢地连结上台湾的政经脐带。极盛时期,第五代林文察平定戴潮春民变事件,以军功行赏,清廷特许樟脑专卖;日治时期林烈堂与堂弟林献堂创办银行,更经营糖、盐、麻等重要民生物资,并拥有大量田地、林产,富甲一方。

“浮家黑水漳州远”,曾并列台湾五大家族之一的雾峰林家,百余年来,历经海桑,族辈星散,顶厝一系,转致力于艺术收藏、绘画与教育等文化领域。林振廷为第九代,1994年创设“景薰楼国际艺术拍卖公司”,夫人陈碧真任董事长,典藏本土早期画家与国内、外当代艺术家作品,并建构交易平台,以促进国际艺术交流为使命。

景薰楼系顶厝一楼群名,阳春三月,淑景薰风,仕绅名流出席雅宴,或是族内决策议事,均聚会于此,楼内外熙和景象,映射出雾峰林家温厚的历史光影。林振廷夫妇优游于“景薰楼”艺术堂庑中,更以此绍承家族的辉煌。

顶厝宅群之“颐圃”,始建于1906年。(景薰楼国际艺术集团提供)

雅重第一代画家  林振廷:家族参与台湾美术运动史

“栎社”系日据时期台湾三大诗社之一,雾峰林家林朝崧、林幼春、林献堂同为创社人,并以雾峰林家为活动场所,有谓“栎社三家”赓扬风雅,领袖台湾诗坛;笔者攀为诗界野老,粗谙音律及栎社诗风,冬日午后,即抱此古怀,往访景薰楼主人林振廷先生。

“科学,因进步而有价值;文化艺术,则因古老更显珍贵。”林振廷认为科学进步与文化回归是两个不同的方向,两者结合则更是完美。他将茶席上小蛋糕略推向客方,冲和的道:台湾第一代美术家陈澄波、廖继春、杨启东、李石樵、郭柏川……是家中常客;长辈们亦喜收藏艺术品,自己从小耳濡目染,得以熏陶出艺术的鉴赏力与收藏自信。

李石樵、郭柏川等赴日就读东京美术学校,颜水龙留日后转法,当时均为穷困学生,林家惜才,斯时,以高于月薪数倍的薪酬,聘至家中画祖先肖像并购入作品,此赞助意味较浓的作为,纾解画家生活困境,更鼓舞了创作的动力;其他画家或多或少也接受过赞助,此善举因缘,收藏画家未成名前的画作,至今俱价值非凡。林家保存了台湾艺术启蒙年代的作品,也同时见证台湾“美术运动史”上重要的一页。

清朝乾隆年间,天才诗人黄仲则举家流落京城,将雏寒禽,无枝可栖,所作“都门秋思”四律,其中有句“全家都在风声里,九月衣裳未剪裁”,读之恻然;时陕西巡抚毕沅,览后叹说:“此诗值千金,姑先寄五百金”,并委以县丞职务。两则雅爱人才佳话,异代互为辉映。

去岁,偕同友人参访顶厝宅群之“颐圃”,户外大型的朱铭铜雕“十字手”,及多项装置艺术,同为林振廷投入巨资设置,当询及是否有祖辈扶持艺师、奖掖后学遗意时,他却笑而不答。

“颐圃”户外朱铭铜雕“十字手”。(景薰楼国际艺术集团提供)

重视艺术家师承  收藏大量欧洲学院派画作

景薰楼国际艺术集团333画廊,重点收藏欧洲19世纪学院派油画,这条收藏主线链接上1930年代前后,中国美术运动史上,东西交会的美学观与社会思潮启蒙。

中国当代蜚声国际的艺术家徐悲鸿、林风眠、赵无极、吴作人、吴冠中、李可染或留学、或旅居法国,直接亲炙欧洲学院派画家,并接受体系化完整的理念与技法训练,此经过古典主义风格洗礼的中国艺术家们,汲取并引入西方绘画艺术的精神,对中国艺术发展影响极为深远。

此影响包括自由主义的思潮,林振廷数度提及Andre Claudot(1892-1982)安德烈‧克罗多,他是个自由主义者,1926年在北京艺术学院、之后于杭州美术学院授课,李可染即是他的学生之一。

Andre Claudot之外,尚有多位被认定为学院画派指标性人物,当时于欧洲艺坛上拥有崇高地位,如Fernand Cormon(1845-1924)、Lucien Simon(1861-1945)、Arthur Kampf(1864-1950)、Alfred Bastien(1873-1955)、Andre Lhote(1885-1962),均为前述艺术家的重要师承。多年来,林振廷飞行数万里路,收藏了他们大量的作品。

“别人看不到,但我看到了非凡的意义!”这批画作于中国美术运动史上,是项关键的史料,不仅可以窥见中、欧艺术交流的脉络,更重要的是自由与社会主义的思潮,对中国画家和其生活圈的人们,起了微妙的串连与催化。

信守正道  相信上天自有安排

“祖辈曾经拥有制糖、制麻、银行等27个企业,至今仅剩下教育与文化艺术!”近10年来,林振廷变卖近百笔土地与家产,远赴欧洲购藏大批影响中国艺术发展史的重要画作,倾谈至此,眸光转为苍茫,他黯然的补充道:“土地、产业等会因政治时空背景而改变,人生有如晨露,相信艺术会是千秋!”

德川家康在日本混乱的战国时代,荡平群雄,开启近300年的辉煌政局,其遇事坚忍的特质,对林振廷深有启发;雾峰林家下厝、顶厝二支,260余年来虽由盛而衰,唯先人留下的文化艺术根柢与承传使命,成为他人生中的主要价值粒子,也同样坚忍地等待以艺术文化,重现家族荣光的机缘。

“相较于祖先,自己是微不足道的!”林振廷动容的又说,“圆仔切”是汤圆的前身,“景薰楼”为雾峰林家艺术传承与发扬的“圆仔切”,尝一杓而知鼎味,他深知景薰楼之艺术使命,任重而道远。景薰楼三字,“景”有远景意,“薰”取意为熏陶,而后务实的拾级而登,攀上艺术事业巅峰。

林振廷是位拍卖官,定槌无悔,主持景薰楼国际拍卖平台,一直信守艺术交流为上的至理。有次,议妥一件单价3千万台币的木雕作品,准备签约付款时,卖方将价位提高至5千万;该艺品运至香港展出,进入佳士得拍卖流程,被发现裂痕,终致流标。见利忘义,卖方信用尽失,但自己却避开了重大损失。“坚持正道,上天自有安排的!”他肃然续道,天必佑正道以行!

景薰楼拍卖会场图。(景薰楼国际艺术集团提供)
廖继春“淡水远眺”成交价1千8百万。(景薰楼国际艺术集团提供)

杨东启大师所题“人生晨露,艺术千秋”,将会是什么样的深层领悟?瀛海世家,繁华已然落尽;而艺术千秋,林振廷与景薰楼,这人与楼,却也让人生出无穷的想望来!

责任编辑:黄郁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