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激烈较量下的中共2018年“两会”

中共两会前夕,有多名重量级人物被查处的消息被密集公布。换届之年,中共的人事安排问题成焦点。(Song-Pool/Getty Images)

人气: 76194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3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古清儿综合报导)中共两会前夕,多名重量级人物相继被查处。换届之年,中共的人事安排问题成焦点;然而,中国政局仍波涛汹涌,中共高层内部博弈激烈。有分析认为,2018年两会前发生的种种奇怪现象,足以说明中共处于很不稳定的状态,内部矛盾尖锐。

两会前中共出现多个异象

2018年中共两会之前,当局在2月26日至28日先召开了三中全会。

往届三中全会一般在中共党代会后约一年召开,一般在秋天,但此次三中全会距中共十九大仅过去四个月,距二中全会只有一个多月时间,较为罕见。

从会议议程上看,此次三中全会也和往届惯例不同。以前的三中全会聚焦的大多是经济改革的议题。

独立学者、中国历史学家章立凡说,“这一次当然也谈到了党政机关和政府机构改革,但是这个好像也不是什么政治体制改革,也就是行政体制改革。”

BBC报导称,三中全会开始前,中共提出修改宪法引起各界关注,但相关问题在公报中并未有提及。有分析认为,海内外的激烈反应或许是中共三中全会公报不再明确提及修宪问题的原因。

也有观察人士认为,修宪建议以中共中央委员会致信全国人大的方式提出后,已经走完了应有的程序,不再列入三中全会公报内容。

官方罕见报道蔡奇要求北京代表“讲政治”

《北京日报》报导,2月26日,北京市的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聚集在一起开会,北京市委书记蔡奇发表“临行叮嘱”。蔡奇在会上向代表、委员介绍当前形势,提出四点希望,第一点就是要“讲政治”。

参加会议的有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北京团代表、北京市推荐的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这种地方党委召集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开会的事情过往罕有见报。

蔡奇一直被认为是习近平的亲信。

分析:中共内部矛盾尖锐

时事评论员李林一分析,2018年两会前发生的种种奇怪现象,足以说明中共处于很不稳定的状态,内部矛盾尖锐。今年的两会上,在政治高压下,是否仍然会出现一些出人意料的事情,现在看来很难说。

吴小晖杨晶等遭处理

与各类异象相对应的,是多名重量级人物被查处的消息被密集公布,其中包括安邦保险集团前董事长吴小晖、中共国务院秘书长杨晶、前网信办主任鲁炜及前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等。

2月23日,吴小晖以涉嫌集资诈骗、职务侵占的罪名被提起公诉,同时中共保监会接管安邦集团一年时间。

北京历史学者章立凡对香港《明报》表示,吴小晖案有震慑“红二代”及其形成的权贵利益集团、金融寡头、行业寡头的意味。他认为,中共“两会”召开在即,人事布局尚未完成,不排除这是一场政治博弈,以此警告政治对手。

吴小晖的身份很敏感,他的身后隐藏着一些中共权贵阶层,牵涉江派大佬曾庆红等人。

吴小晖在接任安邦董事长以前,曾经在浙江掌控联通租赁集团和旅行者汽车两家企业。而这两家企业分别在1996年和1998年成立,是上海汽车集团(下称上汽集团)最大的销售商。也就是说吴小晖和上汽集团有20多年的密切关系。

上汽集团是由上海联合投资公司控股的一家企业。而“上联投”是江泽民长子江绵恒的地盘,有数不清的董事头衔的江绵恒,曾是上汽集团的董事。

《中国经济周刊》曾报导,在安邦集团的大股东当中,除了江绵恒的上汽集团,还有一个是中石化集团。这个中石化集团是曾庆红和周永康的地盘。

接近中南海的消息人士曾向大纪元透露,安邦和曾庆红家族关系密切。吴小晖和肖建华都是曾庆红家族的“白手套”,他们透过复杂的财技,为中共江派海外走资、洗钱,同时兼具特务角色,以国际顶尖富豪身份,通过做生意,负责拉拢、收买西方海外顶尖政要。

除了吴小晖,在2月24日,中共国务委员兼国务院秘书长杨晶因“严重违纪问题”被立案审查及被降为正部级。

此前港媒披露,杨晶被指与前中共统战部长令计划有瓜葛;同时,杨晶与肖建华案有关。去年初肖建华被带回北京后,对其涉及的案件作了彻底交代,其中涉及到杨晶。

时政评论员崔士方表示,吴小晖和肖建华都是与中共权贵勾连甚深的金融大鳄,擒吴囚肖,势必拔出萝卜带出泥,在金融领域触发大震荡。

2月13日,前中宣部副部长鲁炜被立案审查,官方通报措辞罕见严厉。江派前常委刘云山被指是鲁炜的后台。

同日,前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涉嫌受贿案被提起公诉。被视为中共江派接班人的孙政才,是江派大员贾庆林、刘淇、曾庆红等人提拔、培植的人马。他与周永康、孙政才、令计划等6虎被习当局点名“阴谋篡党夺权”。

此外,在2月23日,中共福建前省长苏树林、司法部前政治部主任卢恩光、人保集团总裁王银成也被起诉。

与江派有关的人纷纷出局

每年中共两会,文艺和体育界的明星委员成了媒体记者围追堵截的对象,但今年很多人都没有再出现。如江泽民的情妇宋祖英及江泽民的妹妹江泽慧,均不在1月25日公布的中共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名单上。

为何这些人会落选呢?大陆官媒在披露这份名单时指,“选任过程中严把政治关、廉洁关、形象关”,对政治上、廉洁上有问题和社会形象不佳、履职情况不好的人选,坚决不安排,而且采取“谁推荐、谁负责”,实行连带责任。

中共十八大后,随着江泽民的失势,宋祖英也时常遭党媒明损暗贬。

有海外中文媒体多次报导,宋祖英因涉嫌在2002、2003和2006年违规动用军费和中共文化部经费,在悉尼、维也纳、华盛顿举办个人演唱会,曾被中纪委、军纪委双重调查。但上述消息未得到官方证实。

除了与江泽民亲近的人之外,还有多名江派高官可能在今年两会上确认到人大和政协任闲职。

未到退休年龄的张春贤在去年中共“十九大”上不再是政治局委员。今年1月29日,张春贤当选湖北人大代表,似乎坐实了将去人大任闲职的传闻。

张春贤被指是周永康的心腹。

同在中共十九大上被提前踢出局的前中宣部部长刘奇葆,今年1月25日被贬任为新一届全国政协委员。

刘奇葆被指是横跨团派、江派两大派系。刘奇葆主政中宣部后,与江派主管文宣系统的刘云山沆瀣一气,不断利用“笔杆子”与习近平对着干,对习“高级黑”、“捧杀”等。

此外,今年2月初,北京内部流传的一份中共最高人事安排名单中,中共最高法院院长周强、最高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将转任中共人大副委员长。

在外界看来,人大、政协均为“高危职位”。中共十八大后,人大政协落马的高官包括:王珉、苏荣、令政策、李崇禧、童名谦、李达球等人。

分析:内部较量见分晓 王岐山与两会人大主席团

与江派高层纷纷退位或被抓相对应的是王岐山的仕途。1月29日,已不再是中共政治局常委的王岐山,罕见在湖南当选全国人大代表。舆论普遍认为,这显示王岐山将在今年两会上出任国家副主席的传言或成定局。

那么王岐山会否在下个月召开的中共全国人大会议主席团的名单中?

海外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高新的文章说,王岐山已当选为人大代表,当然不能被安排进和刘云山一样的“老同志”之列,但无论他未来做什么职务,以他目前的身份,还不能与目前还在任的俞正声等常委及十九届新常委并列而坐。所以,唯一可行的办法就是让王岐山继续隐身,直到下月中共全国人大开幕式上以大会主席团成员身份,名正言顺地出现在开幕式的主席台上。

王岐山一直被认为是习反腐的大将。

中共意识形态领域内部斗争激烈

种种迹象表明,中共内部不仅权力斗争激烈,在意识形态领域也已公然分裂。

今年1月,北京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博士生导师周新城在中共党刊《求是》杂志上发表文章,提出“消灭私有制”,并点名批评张五常、吴敬琏等经济学者主张私有化。

文中称张五常为“赤裸裸的反党反社会主义新自由主义分子”,同时也对吴敬琏进行人身攻击。周新城大段引用马恩列邓语录和共产主义原教旨主义理论,得出逻辑结论说:消灭私有制是社会发展的客观必然趋势。

周新城的“消灭私有制”言论,遭到大批网民的炮轰。华南师范大学张立建说,周不了解社会现实,是能力问题。“但一味拿大帽子吓人,这是文革遗风。”

海外知名经济学者何清涟的文章表示,对于《求是》消灭私有制一文,官媒放话了,《“消灭私有制”发酵中国亟待解放思想大讨论》,以及《别再在对马克思主义的教条化认识中撒泼打滚》,指称周教授的文章是给“十九大”添乱,对周挖苦讽刺,连《求是》的编辑也被批为“把关不严”。

在周新城的消灭私有制的言论后,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许章润发出《保卫改革开放》的文章指,中国现处在第三波改革开放的浪潮中,本应实现宪政民主的政治转型,融入世界文明社会,但现在却出现了大的挫折,逆历史潮流而行。

文章提到,目前的外向型政策,伴随着民资外逃、民企投资断崖式下降、国企效率不振、国民经济信心低落等等,坐吃山空,是早晚的事……时不时的,“打土豪分田地”之嚣嚷震天而风声鹤唳,以及更为不堪之“彻底消灭私有制”云云。

《北京之春》主编陈维健的文章表示,两名教授,二篇文章针锋相对,大有来头。

全球加紧反共 西方各国开始对中共警觉

在国际上,中共不断渗透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等西方国家,正引起这些国家的警觉和愤怒,由于中共把手伸得太远,搞僵了与许多西方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关系,一场全球范围的反共的情绪正在酝酿。

继美国与澳大利亚对中共在这些国家扩展政治影响力的企图提出警告并正在采取应对措施后,欧洲的研究机构也警告说,中共在欧洲迅速加大的扩展其政治影响力以及推广其威权主义理念的做法对自由民主以及欧洲的价值观和利益构成重大挑战。

柏林的研究机构全球公共政策研究所(GPPI)与墨卡托中国研究所(MERICS)在最新一份联合报告中表示,中共施加影响力的手段从公开到隐蔽,主要针对政治与经济精英、媒体与公共舆论、公民社会与学术界这三个领域采取行动。

这份报告说,“中共不只是在敲欧洲的大门,它其实早已经走进来了。”中共主要是透过希腊、匈牙利等对中国资金有需求的国家,对欧盟决策施加影响。

据了解,美国、日本、澳洲和印度在大约10年前,已就制衡中共,展开安全对话和合作,四国去年在东盟会议和东亚峰会期间再度会谈。

今年2月中旬,澳洲传媒引述美国高层官员的话报导,澳洲、美国、印度和日本四国正商讨设立一个联合地区基建计划,作为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替代方案,试图以此抗衡中共日益扩大的影响力。

美国亚洲国防政策的最高官员薛瑞福(Randy Schriver)近期向费尔法克斯媒体表示,澳洲遏制中共隐秘干预他国政治的行动已经让世界“觉醒”。他说:“我认为澳洲唤醒了很多国家的人们,去重新审视在他们国家边境内中共的活动。”

此外,近几年,俄罗斯因为面临西方国家的制裁,加强了同中共的战略伙伴关系。但看似“如胶似漆”的亲密关系背后如何?

据美国之音2月18日报导,俄罗斯中亚与近东国家研究中心主任巴格达萨罗夫几天前表示,中共正在推动对外军事扩张,中共更不是俄罗斯的盟友。

时事评论人士尼科里斯基说,俄罗斯与中共的实际关系与两国官方渲染的完全是两样。他说:“俄中两国关系其实并不很好。”

海外著名政论家陈破空撰文表示,在国际上,接连有澳大利亚、新西兰、加拿大、德国等国指控中共渗透这些国家,无计不施,无孔不入,干涉他国内政、损害他国主权。

文章最后说,“十九大”之后,中共再次面临两条道路的抉择:独裁?还是民主?如果说,“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就是要把一党专政进行到底,那么,这条道路,都只有一个结论:此路不通。

时事评论员石久天说,中共的外交危机会越来越严重,因世界已对中共越来越担忧。在西方遏制的情况下,中国要真正崛起,就只能抛弃中共,改变现在的政治制度,重构中国的文化和价值观才是出路。#

责任编辑:林锐

评论
2018-03-01 1:3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