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宁夏银川监狱的“生活”(4)用生命作证

图为画家李园的写实油画作品《囹圄中的大法徒》。(明慧网)

人气: 5626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3月01日讯】(接上文)

2013年2月的一天,银川监狱严管区。他想,自己是不是离死不远了。

他的脸上见不到一点血色,一年多了,他没见过阳光。他被关的那间小屋窗户挂着厚重的帘布,捂得严严实实的,不知窗外是白天还是黑夜。

“每天,我都在生不如死的煎熬中度日。”

马智武在这里被残忍折磨了两年多,没有“转化”,狱警陆伟百思不得其解。快出狱时,陆伟侮辱他:“把一条狗拴住,对着狗一直骂,狗都会被活活气死的。(这样整你) 你居然没有事,真是不可思议!”

马智武说:“好在我心中牢记着师父讲的:自杀是有罪的,才熬了过来。”

回首往事就像往伤口撒盐,他说:“尽管痛苦无比,我还是要写出这些,因为我真心希望每个善良的人都能看清楚,到底是谁在说谎?为什么讲真话反遭折磨?法轮大法在全世界洪传,为什么在中国受到迫害?”

关入银川监狱

马智武,原宁夏银川铁路分局监察室司机,小时候练过武功,1988年入伍,1992年参加工作,1998年开始修炼法轮功。2011年3月,他被判刑3年半,同年6月28日,被关押到银川监狱入监队三监区。

从外表看,银川监狱各监区干净整洁、监舍通铺收拾得整整齐齐、床上被子叠得方方正正,其它物品摆放有序,各处的卫生也都打扫得非常干净,可谓一尘不染。

可这“干净文明”的外表另有故事。

凡被关到银川监狱者,先到入监队接受这样的“训练”:白天站队列、走正步,超过8小时。其余时间除吃饭外就罚站。基本所有人的腿都站肿,多数腿肿得像大象腿。

监队规定每个人要将被子叠得像豆腐块一样方正。隔三差五,狱警会突然检查卫生,包括叠被子。

如被子叠得不合格,狱警就指使犯人头辱骂、殴打,将被子顶头上处罚。就这一个损招,所有人都吓得战战兢兢。每天早上4点多钟就有人起床在楼道里叠被子,踏、踩、压,一整好几个小时。有人晚上睡觉都不敢拉开被子,怕第二天早上起来整不好,挨打。

所有人只能在规定的时间里上厕所。有人憋不住,大、小便就拉在裤裆里了,有人无奈被迫将小便拉到自己的喝水杯子里。

多人因为偷偷上厕所被犯人头打骂、逼背三十八条行为规范。背不会,不让睡觉。

马智武入监后被单独关押,24小时有人专门看守,不许和其他人接触。

2011年9月23日下午,来了四五个武警还有几个警察给马智武戴上手铐、脚镣、黑头套,将他拉到一辆面包车上。

狱警陆伟

马智武被关到严管监区的六号监舍。

刚到监舍,主管迫害法轮功的狱警陆伟就指使犯人给马智武一个15公分高的塑料小凳子,让1米8的他坐到上面。犯人三班六个人轮流看管马智武,不让动,上厕所也要打报告。

陆伟,男,个子不高,脸色黝黑,脸上疙里疙瘩,一副小鬼转世的模样。他直接受宁夏省专门迫害法轮功的“610”办公室控制。

“610”办公室成立于1999年6月10日,是中共党魁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而设的。2011年美国知名智库詹姆斯顿基金会在其《中国简报》上发表一篇题为“610办公室:监禁中国精神”的报告,文章说,“610”办公室,是未通过立法程序、凌驾于宪法和法律之上的、超越公检法运行的一个非法恐怖特务组织。

陆伟因迫害法轮功学员,被授予“转化专家”的称号,并被记功,颁发奖金、奖状。

每到陆伟值班时他都要和马智武谈话。他说:“谁谁谁、谁谁谁都转化了,你还坚持啥?”

马智武总是给他讲法轮功真相,劝告他:迫害好人要遭报应,要给自己留后路。

陆伟不爱听,授意犯人加重打骂、折磨马智武。

陆伟操控“包夹”犯人时间长了,只要使个眼色或者脸色一变,“包夹”立即会意,甚至陆伟心里怎么想的,“包夹”都能心领神会。犯人就像是被陆伟训练有素的鹰犬。

“故意当着我的面把肉倒到厕所里”

每次开饭,都是犯人给马智武打饭。他的饭,犯人会故意加盐,死咸死咸的。为了活下去,他只能强忍着恶心往下咽。

遇到所谓“改善生活”吃肉时,马智武也只有一盆油汤,膻腥油腻无法入口。

“偶尔打次肉,他们故意当着我的面把肉倒到厕所里,还说一些挑衅侮辱的话。只要我抗议,他们就开始辱骂、拳打脚踢。”他说。

六号监舍的事对外保密

据说,禁闭室里长期“坐小凳子”、“熬鹰”,能把人“坐死”、“熬死”。

这里保密工作做得非常到位,六号监舍的事只有值班的六个犯人知道。

“我所在的六号监舍,严管监区的其他犯人、监狱其它部门的狱警都不允许进。有时其他狱警往里走,看管我的犯人会立即拦阻。”马智武说。

“坐小凳子”、“熬鹰”几天后,他坐着坐着就能睡着。

“犯人为了不让我闭眼就用拳头打、用脚踢、用冷水泼、用针头到处乱扎(犯人说,针头是扎过爱滋病病人的)、用烟头乱烫、往眼睛里抹清凉油……”

贩毒犯马志兴一连几天每天都用胶皮锤子,乱敲他的头、脸、手、脚,将他的手指、手背打得瘀血红肿。

马志兴,外号“马二狼”,从小混社会,经常打群架、吸毒、贩毒、倒卖文物、多次坐过监狱、有精神病史。

他被关押在宁夏惠农监狱时,陆伟当队长,马志兴是值勤员,是陆伟的打手红人。在陆伟的怂恿下,他毒打一个犯人,犯人差点儿被打死,被送到医院抢救。事后,陆伟不但没处理马志兴,而且给他减刑提前回家。陆伟后来调到银川监狱,马志兴再次因贩毒坐牢,两人狼狈为奸,迫害法轮功学员。

天冷了,他们晚上把门、窗打开,“我坐在15公分高的凳子上。虽穿着棉衣,但刺骨的冷风吹得我直打哆嗦”。

“几个月后,我的屁股就起了像核桃大的疙瘩,接着就开始流脓血,身体非常虚弱、浑身无力,血压也高了,心跳加快、心律不齐、头晕眼花,动一下感觉随时要晕倒。”

“爆炒腰花”

2012年4月,马智武在严管监区六号监舍被关了半年多。陆伟看他不转化,实施更加疯狂的手段。

他们故意往他要害部位打。“犯人多次趁我不注意,用重拳猛击我双肾部位,用脚狠踢腰、腿等部位。有时一拳打来,我疼得倒在地上打滚。”他们说,这叫“爆炒腰花”。

他们用针头在他腿上、胳膊上、腰上乱扎,“有时一针扎下去,血就冒出来了”。

犯人头芦明亮,还用脏脏的苍蝇拍子捣马智武的眼睛,他的眼珠子被捣得红红的,眼眶青紫。“几天后,我眼睛好了一点,他再次用同样的方法折磨我,这样好多次。好几次用拳头打我鼻子,鼻子、嘴都流血,身上、地上都是血。”

芦明亮,宁夏固原人,因犯盗窃罪被判17年有期徒刑。此人十几岁开始吸毒、盗窃、抢劫、诈骗,心黑手辣无恶不作。

有一次,芦明亮在宁夏平罗县正开大车朝前走,一辆摩托车超了他的车,他不高兴了,追上摩托车甩了一把方向,把摩托车连人带车挂倒在地,摩托车压在人身上。他看骑摩托车的人当时还活着,就又往后倒车,将骑摩托车的人当场压死。这样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成了陆伟眼中的红人。马智武在严管监区遭受的迫害大多是他实施的。

一连好几个月,马智武的腰被连打带踢,疼得他站不起来,他的左肾被打坏,小便有血,肋骨被踢坏,两腿肿得像大象腿,腿上青紫瘀血。

监舍里没有镜子,马智武偶尔在室内厕所隔墙的不銹钢卡子上照一下,发现自己完全脱像。

“死了才往出拉”

2013年2月,在严管的监舍里遭受各种折磨后,马智武感觉自己真是离死不远了。

“在我几次挺不住的时候,他们把我放到床上平躺着。”

监狱怕担责任,将他送到监狱的医院检查,做了个B超,医生说他左肾长了东西。

马智武要求到宁夏附属医院做进一步检查。狱警说:“你的事必须得‘610’同意!”

好些天没消息,马智武见到狱警再问:“为什么不带我到附属医院看?”

狱警说:“要求看病的人多了,必须得排队等着。”

又过了几天,马智武再问,狱警说:“别做梦了,还想到附属医院去看?你知道吗?银川监狱的犯人死了才打120往出拉,活人你别想了。不信你去问问,只要120来拉出去的都是死人,没有一个人能活着回来的。”

马智武听明白了,又问:“原来监狱不给看病,谁熬不住死了,给120个电话,说是抢救,其实是为了要医院的死亡证明,应付死者家属?”

狱警答:“你算说对了。就你马智武还想美事,别想了。你知道什么叫无产阶级专政吗?这就是无产阶级专政的监狱,监狱让人死太随便了,还是正常死亡,与监狱没有任何责任。”

弄明白监狱的潜规则后,马智武再也不提去附属医院的事了。

用生命证实“真、善、忍”

马智武那时肾被打坏、高血压严重、心律超过110,各种迹象表明,他已有生命危险。

在这期间,狱警陆伟因病在宁夏附属医院住院两个多月,他对外谎称是出差去了。此后,陆伟可能有所顾忌,怕遭报应,不得不适当给马智武延长睡觉的时间、给了一个高一点的凳子坐着。这样马智武勉强熬到出狱,活着回家。

马被关押到银川监狱之初,监狱曾派人到他原单位、邻居家、亲人家走访调查,结果这些人个个说他是难得的好人。

回顾往事,马智武常常想,“如果没修炼法轮功,我在监狱可能就会以恶制恶、以暴制暴。”

“依我1米8的个头,练过武功,在部队几年也练过擒拿格斗,又身强体壮,收拾三五个人,易如反掌。但我没有暴力反抗,这让那些看守所、劳教所、监狱的人非常不解。”

“因为我是法轮功学员,我们始终都按照师父的教导‘真、善、忍’做人。”他说。#

(资料来源:明慧网)

文字整理:叶枫,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8-03-05 1:4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