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行吟:家在哪里

作者:方静
亲人在的地方就是家,可以是这儿、也可以是那儿!
    人气: 27
【字号】    
   标签: tags: , ,

岁月如流、时光飞逝,表妹一家子团聚已经半年了!虽然远隔重洋,又藉由冰冷的电话,但是难掩阿姨的欢喜、欣慰之情,我也替他们感到高兴。

结婚、生子后不久,表妹为了信仰,只身远赴异国任职,阿姨协助女婿照顾两个小孩,从此,天各一方、分隔两地。长年的离别,夫妻、亲子之间,那种牵肠挂肚、寤寐不忘的思念,实在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如今“守得云开见月明”,终于,在大洋的彼岸,他们又成一个家了!

阿姨在电话那端细数从头,因感慨万千而黯然神伤;我在电话这端故作轻松,试着舒缓沉重的气氛。

先提及表妹的勇敢与坚持,为理想义无反顾、全力以赴。人妻、人母抛夫弃子、离乡背井,在异邦兢兢业业、努力不懈,若非坚如磐石的信念,怎么做得到呢?而一个人有目标、梦想,是值得欣慰的事。人生岂能事事如意,午夜梦回时,远在千山万水之外的家,就只有放在心里了。

另外,丈夫与母亲的支持是最有力的后盾。如果未获得认同与奥援,肯定是处处困窘、举步维艰;所以幕后推手功不可没。不记得是谁的体悟:“爱是接受,不是忍受;是支持,不是支配;爱是懂得牵手,也安心放手”。因为爱而谅解、等待,家,在有朝一日骨肉团圆、共享天伦的盼望中。

挂断电话前,我询问外孙女们的近况,阿姨表示:小家伙很快的适应了新环境,她们已经逐渐平息先前的执拗和叛逆,正努力的生活与学习!我想:可能是一个完整的家,让她们感到温暖和安全。对于这番说法,阿姨深深赞同。

亲人在的地方就是家,可以是这儿、也可以是那儿!那么,是否有一个永恒的家,不需要具体的形式,却让人有归属感呢?那应该是──足以安顿身心之处吧!@

责任编辑:方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如果一家人十年没见,再见面时会如何?十年未见的兄弟,再次团圆自然超级惊喜,但是等他再见另一人,他整个瘫倒在地,大哭起来。
  • 十五年前的一天,妈妈把铭慧带去公园与父亲相见,那是铭慧最后一次触碰到爸爸温暖的手,再后来就是铭慧父亲十五年的牢狱之灾。铭慧的母亲也因为修炼法轮功被判刑十一年。形同孤儿的铭慧,独自面对生活的挑战和其他种种困难,现在还保留着孩童一样的天真。
  • “天寒难锁新春意,炉暖宜烹白玉丸。”喜庆的日子总是过得飞快,元宵节热热闹闹又到了。
  • 2018年3月1日晚,神韵国际艺术团莅临台湾府城演出,潘智航再度瞻仰神韵。他盛赞神韵高妙神奇,“这是一种能量共振频率的示范,这个世界非常需要这样的正能量。”
  • 午餐时间,其他学生会你推我挤,冲到排队的人群前方。派屈克总是在后头却步。他的心思似乎永远流连在某个其它地方:用功的时候,他不时低声哼唱,经常要等到旁人戳弄他,他才会回过神来。他的文件不是丢在桌上乱成一团,就是随便折折塞在口袋。他笑的时候总是没法笑开来,仿佛他曾经努力训练自己露出完整的笑容,但后来放弃了。
  • 当船舶航行遇风难以靠岸停泊时,则船体命运皆系于锚。战船、海船所用的锚,有重达千斤的。其锻造方法是先锤成四个锚爪,再逐个接在锚身上。
  • 成吉思汗西征返还途中,王后带领诸位王子前往河西拜见大帝。成吉思汗惊讶的说:“健鹰都飞不到的地方,你一介妇人怎么来了?”
  • 博士-有一个博士分到一家研究所,成为学历最高的一个人。有一天他到单位后面的小池塘去钓鱼,正好正副所长在他的一左一右,也在钓鱼。他只是微微点了点头,这两个本科生,有啥好聊的呢?不一会儿,正所长放下钓竿,伸伸懒腰,蹭蹭蹭从水面上如飞地走到对面上厕所。博士眼睛睁得都快掉下来了。水上飘?不会吧?这可是一个池塘啊。
  •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若不幸伤害了别人,就只能努力弥补,因为人生的最后,无论是名气、钱财、亲人没有一项能带得走,唯有问心无愧,才能不留后悔与世界道别。
  • 邪淫之报的惨烈,也让后人悚然。
    邪淫之恶在中国古代被认为是非常严重的犯罪行为,把它列为万恶之首,被认为是逆天叛道、悖逆伦常之举。所以,邪淫之报的惨烈,也让后人悚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