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吉林男子身陷传销求助 警察被曝不从严处理

传销席卷大陆,从事封闭式洗脑和金融诈骗。图为陷入传销的人。(大纪元资料室)

传销席卷大陆,从事封闭式洗脑和金融诈骗。图为陷入传销的人。(大纪元资料室)

人气: 3530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3月12日讯】近日,吉林一男子被传销组织控制,直到他逃到火车上还被纠缠。他趁机向乘警求助,警方的处置却让人大跌眼镜。

据半岛都市报微信公众号3月10日报导,吉林省白山市人马健升,今年22岁,最近险涉传销组织。前些天,一位朋友给他打电话,说广西某市有个投资项目,收益可观,拉他前去一起发财。

3月4日,他乘火车来到了广西,朋友和妻子李德书带着他到处游山玩水,住宿高档酒店。3月7日,朋友夫妇把他带到了一栋居民楼,听人讲课,内容全是投资、工程等,马健升意识到自己被骗进了传销组织。

他趁人不备,偷偷打车到了南宁车站。3月8日12点42分,他坐上了K1138次广西南宁开往山东青岛的列车,想到山东淄博先投奔亲戚,然后再回老家。

不料,8日16点15分,列车到达柳州站时,李德书登上这趟列车,找到他劝他回去。两人在车厢连接处争吵,甚至一度动手撕扯,马健升的脸都被李德书抓破了,马健升坚持不回去从事传销。

李德书不依不饶,在车厢的连接处拦着他不让走。其他旅客以为是小夫妻在吵架,不愿掺和人家的家务事。

晚上11时许,列车已开到湖南永州,不少旅客开始睡觉。列车长和乘警例行巡视,马健升见状,一把拉住他们说,“我不认识她,我们不是夫妻,快救救我…”

经询问,李德书26岁,是安徽省临泉县人。她反应十分强烈,坚持说她和马健升是夫妻,两人为了家务事闹矛盾。

马健升让李德书说出他老家的详细地址,李德书顿时哑口无言,“夫妻”关系被戳破了。然而,乘警以“没有李德书从事传销的直接证据”为由,只对其提出严正警告,让她不要再纠缠马健升。

3月9日凌晨1点26分,列车到达湖南衡阳车站后,列车长悄悄地把马健升调到2号宿营车厢。李德书9日上午找不到马健升,就放弃寻找下车了。

此事曝光后引发网民热议,人们纷纷质问传销为什么没人管?上海网民“Flashtheplayer”表示,“乘警知法犯法,一个大活人都不算证据?”

@难得一醒1001:警察这么轻描淡写地处理问题,怪不得传销猖獗呢。

四川成都网民“我是陈泳君”表示,“我当年被骗广西南宁传销,打110报警了,人家也不管,反正只要传销份子不弄出大事,他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黑龙江鸡西网民“tailangle188”说,“看到了没?为什么传销如此嚣张,这就是根源,没有人愿意管。”

网民“我乐源码”指出:这是“上面”的授意。

去年7月14日,23岁的大学生毕业生李文星被骗入“蝶贝蕾”传销组织,蹊跷死于天津静海国道旁的水坑里。然而多个部门互相推脱责任,天津警方不予立案。家人对媒体表示李文星之死官方至今没有任何说法。

雷同的案例并非孤案。2017年3月,辽宁锦州24岁青年曲鹏旭身陷“蝶贝蕾”,逃跑时被追赶掉入湖中“溺水死亡”。中国裁判文书网记录,静海法院在2014年、2015年处理了两起陷入“蝶贝蕾”后“溺亡”的诉讼,传销组织成员仅以“非法拘禁罪”被判刑一年十个月到两年十个月。2017年8月,湖南女大学生林华蓉暑期打工陷入传销,失联数日后“溺亡”。

据一位反传销人士的研究,大陆传销分为南派传销和北派传销,都是异地邀约,把人封闭或者半封闭式洗脑。通过购买商品或者投资份额取得加入资格,运用几何倍增原理发展下线组成上下线层级关系,层层返利。

北派传销带有明显暴力色彩,受害者时常受到折磨和殴打;而南派传销组织大多采取温和劝诱,讲究精神控制,却是“温柔一击”。

网民“不只昨天”说,“传销就是非法拘禁、诈骗、精神控制的严重犯罪。养痈贻患,早晚变成大事。李文星式的悲剧还会不断上演。”浙江省衢州市的网民留言:“警察的不作为,放纵了传销组织的嚣张气焰。”

广东肇庆“日出东方199108”指出,“最大的黑社会组织是传销!”

数十年来,传销害人家破人亡,老百姓深恶痛绝。外界注意到,近期中共的“扫黑除恶”12类对象中,却并没有打击传销一说。相反,维护“政治安全”、“基层政权”以及打击民众维权相关的包括选举、强征及上访等全都在列。

责任编辑:孙芸

评论
2018-03-12 6:2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