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多位大陆民众两会遭严控 向大纪元呼救

人气: 388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3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萧律生采访报导)中共两会期间,大陆多地民众被软禁。无奈之下,他们向大纪元求救,希望曝光中共恶行,令正义得以伸张。

囚禁在家 有伤不让治疗

44岁的广东惠州市民郑志鹏,十年来因举报黑诊所,坚持上访维权,遭到中共当局的非法打压,被地方政府列为重点监控对象,实行365天全方位监控。因当局的多次恐吓与打压,令他的双亲患上了心脏病。

在这次中共两会期间,郑被囚禁在家,连背受伤也得不到医治。

郑志鹏表示,中共不仅在他家门外安装针孔监控器,还让邻居监视他家的一举一动,在小卖部安插“打麻将”人员跟踪监视;现如今,更是在他家门外“严守阵地”,强行软禁他。

“他们没有任何权力软禁我,却24小时‘凳守’我家。只要我不在家,不超过2天,他们就开始没日没夜地折磨我的家人,不让他们睡觉,还强行洗脑。”郑志鹏告诉大纪元记者,“去年十九大,说我在网上发照片,是捏造事实,就把我抓进北京看守所。胸肋骨被打断,最后骨头都脱落下来了,法院也不支持我,还是给我判了刑。公检法相互勾结,无法无天了。”

郑志鹏被“维稳”。
郑志鹏被“维稳”。
郑志鹏胸肋骨被打断后错位。(郑志鹏提供)
郑志鹏胸肋骨被打断后错位。(郑志鹏提供)

郑志鹏的亲人也备受惊扰。他说,舅舅不堪中共“维稳”,不得不四处躲避;老父亲需要急诊救治,当局不允许他前往陪护,只能俩老人(郑志鹏爸妈)在医院相依为命。

“现在是话都不许说了。我们都成了政府的‘阶级敌人’了,任由公检法去糟蹋。一出门(警察)就打人,拍照(警察)就打人,晚上也不许(我)睡觉。”郑志鹏说。

因遭受长期的恐吓,郑志鹏感觉心脏也出了问题,他还说,去年被警察打断的骨头已经移位了,现在需要做手术,但是他不被准许离开当地,即使离开,“他们说有人脸识别技术,很快就知道我在哪里”,“那我死都不可以走,他们还说,只要不是他们直接打死的,就不管”。

中共当局安排监控郑志鹏的人。(郑志鹏提供)
中共当局安排监控郑志鹏的人。(郑志鹏提供)

郑志鹏说:“恐吓我们,在各方面打压我们,实际上是加速谋杀我们啊。整个体制都这样,没办法躲过,只有抗争,希望媒体帮忙声援。”

软禁岛上 被推倒致粉碎性骨折

两会前,重庆地方政府为了禁止当地访民蔡邦英去北京上访维权,把她囚禁在长寿湖的一个岛上。在抗争中,蔡邦英被不明人员从二楼推倒,导致她双脚粉碎性骨折。蔡至今还躺在医院,“浑身动不了”。

10多年前,蔡邦英1000多平方米的住房遭强拆,只得到几十平方米的不公赔偿。蔡邦英强忍10多年,但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决,她于2017年到北京上访。

今年新年期间,她只是到当地火车站看去往贵州的火车票,在返家的路上就被重庆江北区花园村派出所警察崔双艳、社区街道办主任陈晓辉(音)等人抓进了派出所。

在派出所,工作人员强逼她交出身份证和购买的进京火车票。“我又没买车票,要我交什么?”蔡邦英表示,当地警察一直在监控她,并且知道她会去哪里,“你去哪条街,他们都知道,远远地跟着你。”

蔡邦英两会期间被摔成双脚粉碎性骨折。(知情人提供)
蔡邦英两会期间被摔成双脚粉碎性骨折。(知情人提供)

蔡邦英在派出所被关了整整一夜后,2月27日又被强行压到黑车上,秘密送至长寿湖的一个岛上,全天24小时,12人轮流监管。

蔡邦英表示,她曾三次拨打110救助,但是警察说找不到长寿湖;当时她又多次要求与家人联系,但是不被允许。

又过了一天,终于有机会给儿子打电话了,“我儿子说他准备到派出所报案,报人口失踪案。但是工作人员叫儿子不要报案。”

蔡邦英一直不肯屈服,在争执中,被人推倒,从二楼掉了下来,瞬时双脚不能走路。至今还在医院的蔡邦英表示,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共当局还是不让他们发声,“我都这样了,只能在网上发帖,他们说你这样不好,我们不会给你治病了。我希望媒体能帮忙伸张正义啊。房子问题没解决,人都被整成这样了。”

限制人身自由

重庆大渡口区八桥镇村民杨千志、李忠英、李朝惠、蒋邦权、胡成两会期间被软禁在家。

2004年八桥镇政府租用村民的基本农田建永久性住房,还有不少村民房屋被拆除后一直没得到安置补偿,所以他们一直在上访维权。

中共当局安排监控蒋邦权的人。(蒋邦权提供)
中共当局安排监控蒋邦权的人。(蒋邦权提供)

“强占我们的基本农田,只给了两年的租金,6000元,之后再也没拿过了。”蒋邦权告诉大纪元记者,八桥镇政府在合同未修改的情况下,把租用的土地强行变成永久性使用权,“270多亩基本农田就被霸占了”。

此后,他们不仅到区政府维权,还到北京,向国土资源部、公安部、中纪委、信访局寄信反映情况,但是问题始终没解决,反被当局监控。

2014年,李忠英、李朝惠就开始被限制人身自由,蒋邦权于2015年6月份被限制人身自由。

“24小时,轮班4个人,天天跟着你,出门把你拉着,晚上不让我出去,钢子子弹把我的双层窗户都打穿了,还打我。没法子。”蒋邦权说,镇政法委书记刘义奎(音)、镇派出所的副所长雇用他们的亲戚们来全天候地监控这些上访维权的村民。

“一人一天450元,看我们三个已经花得有1000多万了。”蒋邦权说。

他表示,村民们只是想要回租金和土地,没有别的想法,却遭到这般对待。尤其两会期间,不让他出门,连买菜都不许,当局还在离他家3公尺远的地方建了5个棚子,24小时监视。

蒋邦权披露,杨千志、李忠英、李朝惠、胡成跟他一样,均被当局软禁在家,他希望媒体能够帮忙曝光。

此外,江苏无锡环保斗士吴立红在两会期间,差点又被“旅游”,近期染上流感的他,多次被国保骚扰,不许他去北京。他家周围布满了摄像头。

“中国人一点自由都没有。 现在中共监控民众的方式比以前更多了。除了摄像头,(还有)就是委托群众举报,尤其是村干部(举报),再有就是国保时不时地过来‘看看’你。”吴立红说。#

责任编辑:李穹

评论
2018-03-15 8:2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